【實習日記】鏡頭中你不知道的移工故事

One-Forty team
2016/02/16

文字、攝影/楊惟中

【實習日記】鏡頭中你不知道的移工故事

Voice of Migrants 計畫的初衷在於藉由創作,建立一個讓東南亞移工向臺灣人分享、發聲的管道,並且傳達「即使我們的外表不同,但不影響我們身而為人」的概念,藉由真實的互動來讓臺灣人與移工們更瞭解彼此。

首先為了收集移工們的作品,我們利用幾個禮拜天(移工的休假日)在臺北車站大廳邀請他們來創作心目中的臺灣。起初我們自己感到有點害羞,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跟陌生的印尼人開口聊天攀談,只好先拉著認識的印尼人Yusni幫我們打頭陣,先用印尼話介紹我們的計畫,印尼人在聽到熟悉的語言後,原本臉上僵硬的線條逐漸軟化成一抹微笑,與我們分享他/她可能一個月只有一天的休假日其中的一段時間。在畫畫的同時,也問問他們在臺灣的日子過得怎麼樣?

印象很深的經驗是當我們在跟一名穆斯林移工一邊畫畫、一邊聊天時,她拿出了手機給我們看她在印尼的五歲兒子,接著說她已經幾年沒有見到她的小孩了,講到這見她臉色頓時一沈,當下我們一時也擠不出任何適合安慰她的話,只好靜靜繼續坐在她身邊,看著她用彩色筆將她腦中的樣子畫在圖紙上。最後,他將她印尼家鄉的樣子畫在臺灣圖紙上,她說:

雖然現在她在臺灣生活、工作,但家鄉、家人的樣子在心中從來未曾消失,總有一天她會回去的。

【實習日記】鏡頭中你不知道的移工故事

另外,有幾位印尼人在畫紙上用中文寫下「謝謝臺灣」的字,看到的當下感到有種很複雜的感覺,當下還無法判斷這個感覺從何而來。也許移工們來到臺灣賺取相對較高的薪資得以改善家中的經濟狀況,所以他們對於臺灣感到感激,但是另一方面,卻非常少臺灣人來感謝移工們,至少在社會媒體中是幾乎看不見的,臺灣政府政策決定讓許多東南亞移工補足了臺灣的老人照顧與勞動力缺口,但也因此將東南亞移工僅僅是為勞動力。

也許勞動力可以藉由機器完成,但是移工卻是真實、完整的人,「我們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 (出自瑞士作家Max Frisch)」,真實地反映出了社會中有許多移工卻沒有被同等視而為人的現象。

我在一旁用相機記錄下了許多時刻,我想跟大家分享這些故事,我沒有下任何評論,只想讓大家想想背後可以引伸出什麼樣的問題?關於社會中的平等關係、自我認同或是族群關係……等等,很值得討論。

在 Voice of Migrants 的展覽中,我負責了八幅攝影作品,其中拍攝內容是移工作畫的過程與在臺北車站大廳與移工們互動的過程,拍攝地點都是在臺北車站大廳、外圍拍攝。其實當初有先訂了一個拍攝的主題,但是到了現場後覺得怎麼拍都感覺不太對,所以最後索性就很隨興地看到覺得相關、能引起我感受的畫面就盡量拍。之後在整理拍的照片,反而抓出了一個脈絡:移工們跟我們一樣有相同的生活需求,需要學習閱讀、友誼、信仰、打扮自己與抒發管道。他們跟我一樣是人,這就呼應了最初的概念「即使我們的外表不同,但不影響我們身而為人的事實」,所以這些照片就這樣成為最後呈現在大家眼前的樣子。

【實習日記】鏡頭中你不知道的移工故事

去年十月來面試 One-forty 實習的時候,那時候就抱著想多瞭解一點移工議題並且用我的力量可以做點什麼的想法,就說不如來辦一個展覽吧!所以這也促成了之後 Voice of Migrants 展覽的誕生。直到1/31,是一月的東南亞星期天也是展覽的那天,因為場地的關係,有許多東西只能當天早上才能進去佈置,所以當時心情還挺緊張的,很怕會來不及佈置完,所幸最後一切都在預計時間中完成了。

當看到所有照片都掛上去的那刻心中鬆了一大口氣,也覺得這將近兩個月的準備期間的付出最終化為具體的感覺很奇妙,同時覺得可以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去影響更多人是很棒的一件事,不管是運用在什麼議題上,我想如果彼此有多一點設身處地、多一些互相了解,我們又成更理想的世界靠近了一點。

【圖輯】在台北車站大廳,那 100 個美麗的瞬間
【圖輯】在台北車站大廳,那 100 個美麗的瞬間
【轉機:台灣】年度攝影展之後:One-Forty 團隊想和你分享…
【轉機:台灣】年度攝影展之後:One-Forty 團隊想和你分享…
2020 One-Forty 年度徵才季,正式開始!
2020 One-Forty 年度徵才季,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