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wi:奶奶讓我學到「對每個人都要是一樣的。」

曾翔霆
2016/07/22

文字/曾翔霆
攝影/Kenny Mori

她的音樂盒

窗邊偶爾會傳來卡車聲,行走緩慢,一波一波地震著外面的空氣。車一過,這個家裡顯得格外安靜。眼前,一排深橘色沙發、一方書櫥,就靜靜地立在那裡。然後是 Dewi ,臉上爬梳著過去的青春,但卻有一彎向上的淺紅,把我帶向她的慈眉善目。這個小空間,對她而言,是真正的家。像是一個巨大的盒子,不很富麗,卻足以遮風避雨,罩起她跟她的家人。而她曾經就這樣背著它,從印尼來到台灣。打開盒子,我聽見其中的音樂。

Dewi

老闆讓我知道,人的風景最美

十五年前,一個高中甫畢業的女孩子,就這樣到了台南,展開新的生活。她的家境並沒有顯著的窘困,家人當初甚至是反對她出國工作的。對她而言,這是一場壯遊。回想起那兩年,Dewi 說:「其實可以認識很多朋友,就是跟阿婆出去散步的時候啊,還有倒垃圾的時候。然後老闆跟阿婆,大家都對我很好捏!」奶奶總是待 Dewi 如家人般:「來 Dewi,認識一下鄰居,講中文,不用怕的拉。」、「ㄟ,Dewi 阿,挖ㄟ眼鏡 didowi 阿?」、「唉呦,不用掃了,來一起看電視嘛。」炙熱豔陽照著巷弄的磚瓦,洋溢著風也吹不走的熱情。這一些她口中的台南,同時也讓我明白中國文字是如何一磚一瓦地砌起她心中的長城了。

目前在台灣的外籍勞工以男性居大多數,大部分從事體力工、技術工,跟一般基層勞動的服務。而家庭幫傭及監護工,則以女性居大多數。由於工作性質的不同,較多人際互動機會的移工們,中文也會比較好。「那所以你最喜歡台灣的什麼呀?」「我喜歡什麼喔?台灣的話,台灣是,那個喔,台灣是,哎呀我不會講,意思就是說我們去海島就是一定工作,一定不能停的。可是我老闆讓我知道,人的風景很美。」儘管對我們而言,對話的原汁原味或許是支吾的文字拼湊,但我們都知道她想表達的,就是彼此心中第一個想到的那一句吧。台灣動人的風景。

現年33歲的 Dewi,回想起當初的旅程,直呼幸運。「在台灣沒有不開心的事呀。」她這樣開心地說著。聽著她的台灣故事,話語間,飄散出濃濃的感謝。可見當初的雇主真的對她很好:要求的不多,只是希望她能幫自己多陪伴媽媽一些,挽住更多的時間。「他們待我就像家人阿,沒有不一樣。所以我很感謝。還每個月給我零用錢去買東西耶。」那時候每個月,仲介會強迫儲蓄2000元,工作兩年結束才能領回去。但等到工作期滿, Dewi 不領了,說要留給奶奶:「因為很感謝老闆,所以把這些錢留了下來,奶奶已經給我很多了。」

18歲的女孩,在這裡掙到的,不是金錢,而是帶得走卻回憶不盡,滿溢的台灣溫情。

Dewi

返鄉後,我最想做的事就是陪伴家人

「那你還會想回台灣嗎?」「會阿,但是不是現在。有點想多陪我媽媽。」

媽媽,這簡單的兩個疊字,頓時把我的呼吸提得好高好高,再輕輕放下。短短來印尼的兩周,如兩年,總難放下異地牽掛。「那當初,你媽媽看到你回來,有說什麼嗎?」我問著。她搖搖頭,像是想甩開年少輕狂的怨尤。然後哽咽地說:「沒有。她不會說,就是一直哭。我們一起哭。」

Dewi

這時候 Dewi 的小兒子跑出來了,手裡握著探索世界的手電筒,然後一直在我們四周繞圈,這個小超人,最後幸福地窩進媽媽的懷裡了,那似乎是所有旅人的終點吧,就像當初的Dewi 一樣。她用清澈的眼眸愛著自己的孩子,然後用雙臂環構一個圈,把小英雄推向心的位置。愛家的 Dewi,現在育有4個男孩,同時也是個孝順的孩子,她把所有掙來的錢,都存進媽媽的帳戶。雖然媽媽和再婚老公與 Dewi 住在不同的地方,一周只能見一次,但「我看我媽媽快樂就好了吧。我們可以見面,那就好了吧。只要 My family happy,那就好了吧。」她輕輕說。

全家的早餐店:待員工就像家人。

回到印尼之後,Dewi 和現在的老公結婚,至今也有十幾年了。原本她的先生是在車子公司工作,月薪約 7500,但為了陪伴彼此,夫妻倆決定一起經營早餐店,賣著飯糰、tempe,跟豆腐。坐落在都市的這兩家店,隔了幾個路口,但是吃得到同樣幸福的人情味道。

「其實當初在台灣的老闆真的影響我很多。」「是喔,那你印象最深的是什麼呢?」「same 吧,就是老闆對每一個人都是 same ,不會因為我來工作,就不是家人。」訪談那個當下並不燠熱,但卻覺得心理更溫暖了。這也正是現在夫妻早餐店的經營之道,他們總共請了四個員工,但是 Dewi 待他們,都像家人,same。

Dewi

「那這間早餐店還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有啦!特別好吃!」也就是這一句話響起了此起彼落的歡笑聲。看看她此時的眼神,亮亮的眼睛裡住著孩子的自然單純,也難怪賣的印尼早餐特別好吃了。小小的兩家店,還有另一個吸引顧客的地方在於待客之道。除了店裡的興然氣氛,有誰不喜歡微笑的老闆呢?另外,他們也邀請大家一起愛護自然:「我們包飯糰的紙,其實有改用香蕉葉拉!因為比較環保,也更能襯托飯的香氣喔!」夫妻兩人雖然因為這樣的工作,需要每天凌晨三點起來準備,從六點賣到十點之後才能休息,但是工作的成就感讓他們的幸福指數直線上升呢!

在醫院與眾多辦公室附近,這兩家開在都市區的小花,芬芳遠播,甚至常有 office boy 來外帶讓公司的大家都能吃到呢。每日每間,加總能有1200元的收入。夫妻同心,他們一家人的目標,是從印尼出發,帶著這一股家鄉的人情味,到日本旅行。可以的話,也想安排一家人飛回台灣,走訪台南巷弄間的歷史。細數往日的磚瓦,細看曾經散步的地方,感受這15年來,變了卻可能也沒變的台灣風景。


關於【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我願意用每月小額贊助支持非營利組織 One-Forty,讓他們能夠記錄更多移工勇敢真實的故事;讓台灣真正成為友善可愛的國家。【我要支持】

Toto:我愛我的家,他們是我最甜蜜的負擔
Toto:我愛我的家,他們是我最甜蜜的負擔
Ainy:那些在台灣許的願,現在回印尼努力實踐
Ainy:那些在台灣許的願,現在回印尼努力實踐
Halim:我想要證明,我在台灣也能夠有一番成果
Halim:我想要證明,我在台灣也能夠有一番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