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日記】翔霆:因連結而無私

曾翔霆
2016/08/02

文字 / 曾翔霆
攝影 / Kenny Mori

還記得杯麵們上工的第一天,我和另外兩位實習夥伴坐在一起,我在中間,很平凡地訴說我的冒險經驗;左邊的 Amber ,則以昨日鄰居的搬家經驗開啟一段細膩的自我介紹,像是在妝點一篇美麗散文似地以「01、02 ……」 為每一段故事別上優雅的髻;右邊的 Pupu ,則隨著話語拿出了三樣人生重要禮物:燈泡、山羊鬚玩偶、能量飲料。本身也有帥氣山羊鬚的 Pupu,期許自己有永遠用不完的動能和創新力。無論如何,在那個還不甚熟悉的當下,只感覺一段偉大的旅程要開始了,有點期待,也有點害怕。

baymaxintern

透過書寫與互動,我更加貼近移工的生活

文字實習生上工,首先要做的便是了解 One-Forty 的文化,如此對外宣傳的FB發文、部落格文章,甚至是活動帶隊時,才能和諧展現我們的品牌文化。

回憶起我的第一篇 FB 發文,點閱與迴響寥寥無幾,正難過的時候,團隊夥伴馬上就為我慶祝:「嘿,恭喜你失敗了耶!One-Forty 又可以更進步囉!」那個當下心裡只想著:「WOW,這裡根本是幸福的桃花源!」之後,便越寫越上手,也越來越像把 One-Forty 當成一個「人」,有自己喜怒哀樂的敘事口吻。在開始撰寫印尼田野調查的文章後,聽著來自印尼的聲音,我總試想自己也身處一室,用五官細心體會,設想自己是受訪移工,真實經歷了他的故事,再寫成一篇文章。

接著是第一次和印尼人一起上課,雖然語言未必相通,但透過比手畫腳總是能心領神會。我這也才明白:語言只是溝通的千百種方法之一,只要有心,在克服障礙時便能無往不利。在課程中,儘管和移工們只是一周一次的見面,卻早已默默把彼此當成重要的朋友。最後,是一個月一次的東南亞星期天,每一次擔任領隊、與台灣人在移工方城市一起探險,最希望的就是把我的樂觀帶給每一位參加者、每一位夥伴。漸漸地,彼此的歧見就能消除,世界早不是以地理界線作為劃分,何況,我們與東南亞人們都是熱情的南島嶼民族。

從日日的工作到每周一次的課程,然後是一個月一次的活動,時間如水,靜靜流淌而過。

baymaxintern

「連結」使我從漠不關心,轉變為與移工們建立起深刻友誼

當然也是從這些流水般的時間旅程中,明白自己的生活再也與 One-Forty 還有移工脫不了關係了:上班時想、讀書時想、睡覺時想,這一些溢彩流金的日子於我,體會最深的是「連結」。從前,自己內心也對於移工存有偏見,經過假日的車站,會自然而然選擇繞道而行,能離多遠,就離多遠。直到爸爸也請了一位移工照顧奶奶,替我們分擔一半的「孝心」,照顧我親愛的家人,我才漸漸放下刻板印象。人總是自私的,因連結才能放下漠不關心。從此,我與移工的世界疊合,會煮印尼菜、會唱他們的生日快樂歌。在因緣際會下,我加入 One-Forty,與移工的連結又更深了,才發現「以前看不見的,並不表示不存在。」

移工制度與台灣社會的問題,一直存在,只是刻板印象蒙蔽我們的雙眼,使我們自動忽略。成為朋友之後,也才漸漸學會試著站在他們的角度思考,一同交流彼此的文化、一同解決長遠的社會問題。

baymaxintern

結束實習,但與移工間的善意連結將繼續傳遞下去

若無連結,依恃專業,公司的公關長可能會說:「移工的問題就是自我封閉,找一些台灣朋友不就可以了?」;醫師可能說:「他們之所以看來骯髒,改變一下母國的醫療制度不就可以了?」;經濟部官員可能說:「移工為台灣創造不少 GDP,他們再少休一些假,不就能趕快賺到夢想基金回家了?」大家都會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卻忽略社會的結構性問題,就在於刻板印象所致的不理不睬。只有自己的雙眼,所能看見的範圍有限,但透過 One-Forty 的眼睛,我開始用不一樣的觀點去看待移工、關心移工,未來,我也期望自己持續將這段連結傳遞出去,以點連線致面。

baymaxintern

我們都是移工,漂泊動盪的過程終會帶領我們至美好之處

實習至今的日子,One-Forty 也搬過幾次基地:從和平東路,到復興南路,最後定居圓山的共同工作空間。如今這裡有和緩透入的陽光以及綠草地,形成一片溫和的暖色調。但回憶搬遷的踉蹌,會有多少人知道呢?這過程中我們也成了移動的工作者,正如移工在爭取自己權利的過程,動盪而終能致美好。

杯麵上工,有始無終,因為 One-Forty 已讓我成為永遠對世界善良的超人。而我相信「超人總會一直付出,直到自己受傷為止。」

2017 夏季【小小兵實習/志工計畫】來了!來了!
2017 夏季【小小兵實習/志工計畫】來了!來了!
2017 One-Forty 年度特展,一切從哪裡開始?
2017 One-Forty 年度特展,一切從哪裡開始?
2017 One-Forty 首次年度特展:志工招募搶先開跑!
2017 One-Forty 首次年度特展:志工招募搶先開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