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日記】Pupu:我們來自 One-Forty!

One-Forty team
2016/08/08

文字/張言浦 PuPu
攝影/Kenny Mori

你是誰,來自哪裡,又帶著什麼樣的故事呢?

半年前,某次的因緣際會下,參加了One-Forty重新設計開齋節的活動,因而認識了One-Forty,雖然對於移工議題一點都不孰悉,也從報章媒體累積了不少刻板印象,但當聽見了 Sophia 說他們相信,每個移工所擁有的夢想都是平等的,我就想,一個重視、願意傾聽的組織,對於剛接觸社會議題的我,或許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三個月前,我很幸運的成為了 One-Forty 的杯麵實習生。其實一開始接觸移工的機會並沒有想像的多,隨著第三期課程開始,才有越來越多的時間能夠跟移工接觸。「你從哪裡來」成為了我每次問候移工時一定會出現的問題,雖然多半的回答都是一連串我聽不懂的印尼單詞,但我總是會牙牙學語的跟著覆誦一次,因為那是他們故事的起點。

互動的過程中我總是不斷提醒自己,不要只用國籍這麼大的分類作為認識一個人的方式,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也都擁有專屬於自己的故事。

baymaxintern

聽見移工的聲音

進入 One-Forty 之前,我總是用自己覺得最簡單的方式來認識他們,例如他是印尼人、她是菲律賓人、他是泰國人等等,有時也用穿著、或是他們身上的香味。我常常在第一時間,就急著區分出不同族群的人,除了好奇他們是不是真的就像是媒體所說的那樣之外,在不知不覺中也用這些分類,決定了對待他們的方式。我想,對於許多人而言,很少人真的會在乎他們來自哪裡、去過哪些城市,在他們背後又是有著什麼樣的故事。

真正與移工接觸後,才發現許多我們對於移工的認知,往往是以「自己」為出發點所建構出來的,就像小時候,區分你的東西、我的東西一般,主觀的劃出了好多不真實的想像,其中最深刻的例子便是在勞動關係中,資方執著於自我,經常把不屬於自己的誤以為是自己的東西,正如所簽訂的契約、綁定的自由以及夢想的可能。好多時候,儘管他們背負著照顧我們家人的角色,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卻往往只被當作讓這個「家」持續運作的背景。

baymaxintern

我不斷思索的是,One-Forty 之於移工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

走進 One-Forty 的世界,對我而言是全新的體驗,三大主軸計畫,五大精神指標,建立了一個不互相比較的環境,在這裡,我們讚頌失敗、努力讓夥伴發光,在 One-Forty School 的第一堂課,我們設計了特別的儀式,讓所有的印尼移工學員們,重新認識了自己,也重新定義他們與台灣人之間的關係,因為 One-Forty 相信,每個人都是值得閱讀的一本書,也用最單純的方式,串聯起異鄉裡移工和台灣人的情感,讓每一次的課堂,都是家人與家人的對話。

每場東南亞星期天,我們除了會邀請台灣人與移工一起坐下來好好聊天,更在每次的小旅行中試著加入不同的元素,讓移工與台灣人能夠一起重新認識台灣,移工之於台灣人,有如移動之於靜止,將移動與靜止放在同一片土地、同一個視野裡,是種動態的平衡,聚焦移工多一點,台灣人就模糊些;聚焦台灣人多一點,移工就模糊些。然而聚焦在這片土地上,兩者就不再有距離。連結彼此的是那些共同的經驗。

baymaxintern

因為相信與傾聽,在 One-Forty 裡,每一位移工不只能卸下平日「移工」的這個角色,更在課程學習中,發現原來自己的每個故事都值得被傾聽、也能成為支持別人的動力。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來上課的 Bii,在課堂分享中邊哭邊笑地說她真的很開心能在這裡學習。每一次 One-Forty 都在實作的過程中學習,並試著讓每個參與的人都能更認識自己,也更有勇氣做自己!

baymaxintern

還記得 One-Forty 杯麵實習生的宣言,是成為永遠對人類友善的實戰超人,而在成為杯麵的這些日子中,我也成了那個被世界中的友善所感動的人。這三個多月,從關注到參與,我與 One-Forty 一起創造了好多好多的故事,也學會了放下成見與立場,而這群移工朋友也成了我認識東南亞的老師,讓我在台灣就能看見他們家鄉的美麗。

我來自 One-Forty,與所有來自 One-Forty 的移工一樣,這裡,是我心靈的家,這裡,讓我重新擁抱自己!

【工作日誌】Irene:在這裡,我學習看見並接受自己的渺小
【工作日誌】Irene:在這裡,我學習看見並接受自己的渺小
淨山,是這群在台工作的印尼移工假日日常
淨山,是這群在台工作的印尼移工假日日常
捐款人 Angela:One-Forty 的溫柔革命或許緩慢,卻很堅定
捐款人 Angela:One-Forty 的溫柔革命或許緩慢,卻很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