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i & Nopi:為了結婚去日本工作,分手後卻才是成長的開始

曾翔霆
2016/08/17

文字/曾翔霆
攝影/Kenny Mori

在中國大陸,過年期間的人潮、車潮總是難消化完畢的,拉著行李箱你推我擠,也只是為了老家的籬口。也曾聽聞,有些沒買到車票的遠地勞工,從大雪紛飛的國北,走到炙熱的艷陽地,花了三天三夜,只為打開家門,回應殷殷等候的呼喚。這樣的思念是雙向的,不只是遠地工作的人,守候的地方,也是長有盼望的種子,落地成纏綿的思念。過年的團圓桌,儘管今年能到場的人都到了,也依然會留著給遠方家人的位子。那失落的一角。

以他的勇敢為榮

看著 Nevi 跟 Nopi 此刻的眼神,正注視著某個空蕩的地方,是否正陷在某種思念迴圈?當初她們的弟弟為了理想一個人跑到日本工作,姐妹倆心中既掛念又擔心,這讓人不禁想問:弟弟遠赴日本,那些下雪的日子、默默在工廠的日子、下了班後形單影隻的日子,是為了什麼?「他為了那時候的女朋友啊,想要存錢買房子,所以跑去工作。很心疼他。」Nevi 說。

「我們和他女朋友感情很好,一起在印尼這裡等他。」Nopi 也說,她是另一個姐姐。她們倆話語間透露的,除了心疼之外,還帶有一點驕傲 ─ 以弟弟為傲。因為十年前要去日本工作並不容易,雖然薪水優渥,卻必須先通過語言考試。為了理想而奮力打拼,弟弟最後成功達成目標,通過考試、前往日本工作。儘管最後,和女友共組家庭的夢沒有實現,做姐姐的,依然為他感到光榮。

NeviNopi

文化背景相異,但同為「女人」讓彼此的心更加靠近

Nevi 是這個家的大姐,大學畢業的她育有一兒一女,她曾因為生育而暫停工作,孩子出生後,才又重回印尼當地的日本工廠擔任 finance,而丈夫則在政府經營的電廠工作,為了家庭,兩人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努力打拼,因為對家鄉的一切充滿感情,同時珍惜著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光,夫妻倆並沒有考慮成為移工,對 Nevi 夫婦而言,腳下這塊土地串連著同在土地上生活的親人及朋友,也緊緊串連著他們的心,或許正因為如此,兩人才會篤定的選擇在家鄉待下吧。

Nopi,小 Nevi 整整1歲,同樣有著大學學歷的她,孩子出生前和姐姐在同一家日本進出口貿易公司工作了10年,閒暇之餘,她喜歡煮飯,也喜歡閱讀。目前 Nevi 請假在家照顧女兒,老公則繼續在同一間公司當 maintenance。因為不熟悉申請流程,Nevi 曾對成為海外移工充滿擔憂和焦慮,但現在如果要出國,她最想去澳洲,因為可以一邊旅行、一邊學習另種民族的文化。

「印尼的婦女常常因為育兒問題而暫停工作嗎?」好奇於姐妹倆都曾因育兒而暫停職涯的經驗,我問。畢竟在台灣,許多職業婦女也會遇到相同的抉擇。「沒有一定耶,就是看各個家庭了,夫妻兩人誰比較適合就誰來帶孩子。」Nopi 說。語畢,連同擔任翻譯的 Yani,房間裡的四個女人同時點頭表示同意,像是一種小默契。這是一場女人的下午茶聚,我們的話題包山包海:小孩教育、家庭、購物……無邊無際,或許是因為同是女人,儘管彼此有著不同的國族、相異的成長背景,在聊天時所產生情感共鳴,仍悠揚於午後輕鬆悠閒的空氣裡。

NeviNopi

「姐弟」是即使長大了,都還為對方繼續守候

無論聊到哪裡,話題總會繞回 Nevi 和 Nope 曾歷遠方的弟弟 Wahyu。

十七歲是個把夢想裝進行李箱,提著就走的瀟灑年紀,但在冒險的同時,家人總是擔憂的。我想起自己每一次離家前,爸爸總會拍拍我,說聲:「加油啊,照顧好身體。」短短一句話,裏頭卻有著父親對我長長的牽掛,我想 Nevi 和 Nopi 也是一樣的吧,她們也用著自己的方式,掛念著弟弟、為他守候。兩人提到有一次,弟弟因和女友分手深受打擊,在工廠工作時一不小心竟撞傷了頭。「他也是之後才跟我們講,等我們 facetime 看到頭上有包紮的時候。」Nopi 講起這段往事,仍然心有餘悸。「那個時候非常想哭阿,弟弟一個人孤單的在那裡。」Nevi 說。

看著 Nevi 和 Nopi 你一句我一句,話題總是離不開弟弟,我忽然覺得 Wahyu 好幸福,雖然無法完成當初與女友結婚的夢想,但還有兩個姐姐,是無論他行至多遠處,都會守護著他。

NeviNopi

我問起弟弟從日本回到印尼後有什麼轉變,兩人不約而同地說著,弟弟變白、變帥,也變得更紳士了。相對於外型的改變,也有些東西是未曾變過的,例如,在姐姐們心中,Wahyu 永遠是那個被愛著、疼著的弟弟。移工經驗為弟弟帶來的成長,是兩人有目共睹的,「以前他很愛亂花錢,那時候為了結婚、給家人更好的生活,他知道該存錢了。也因為這樣,他回國之後比較能找到更適合他的人。」Nevi 說。說到理財,Nevi 補充道:「錢就是要用來買『應該買』的東西。」「對,當然還有『想買』的東西。」Nopi 接著說,懂得平衡必須支出與非必須支出,不愧是精打細算的家庭主婦。「那現在弟弟的薪資 (wage) 怎麼樣?有比較擅長存錢了嗎?」我好奇地問。

「Weight?我的 weight?Are you serious?」聽錯了我的問題,Nopi 又好笑又生氣地笑著。「是 wage。」我回應。「喔喔喔,天啊,現在喔,他做領班的薪水應該有 12,500 NTD 吧。剛剛好。」「對了,他從日本回來之後,真的有變帥了喔!」Nopi 向我大力稱讚,從她的語氣和笑瞇的眼,能感受到她深深以弟弟為榮。「那,假如弟弟現在想再回去日本,你們會支持嗎?」我問。

「這個你要問他的老婆!!!」姊妹倆異口同聲地說。這次換我邊笑邊氣了,四個女人的午茶時間,總少不了笑聲。

NeviNopi

用思念陪伴日子裡的分離與相聚

與 Nevi、Nopi 姊妹談話時,比起「訪問」,感覺更像是與朋友自在的聊天,從小夢想著能出國到處旅行的我,總是期待著旅程中所見所聞帶來的驚奇,像是,在這兩個素昧平生的女人身上看見了某部分的自己,例如我也曾思考過生小孩之後就失去自由的問題,因此她們的人生,透過彼此交流對同件事情的看法,而與我的人生有了連結。

我相信在田野調查的過程中,與每一位受訪者的相遇都是成長,訪談移工的家人,也同時讓我看見樣貌各異、質地卻同一的情感,那是對於遠行的家人,最深刻的想念。

我想會有那麼一天,離家的移工歸鄉,於是當新年的炮竹聲再度響起時,圓桌那失落的一席就圓滿了。隔著佳餚,他們會面對著面,談論過去一年各自的生活,並給彼此再次出發的力量,就像 Nevi 和 Nopi,用她們的愛和思念,無形中陪伴了弟弟在海外的移工旅程,在弟弟回國後的日子裡,也會繼續伴著他,走過更多美好的光景。


關於【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我願意用每月小額贊助支持非營利組織 One-Forty,讓他們能夠記錄更多移工勇敢真實的故事;讓台灣真正成為友善可愛的國家。【我要支持】

白晝之夜裡,讓大家看見我們不只是移工!
白晝之夜裡,讓大家看見我們不只是移工!
Pupu:我想幫助印尼小朋友的生活和未來
Pupu:我想幫助印尼小朋友的生活和未來
Toto:我愛我的家,他們是我最甜蜜的負擔
Toto:我愛我的家,他們是我最甜蜜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