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n:寫作得獎之後雇主看我就不一樣了,而這是個禮物

吳致寧
2016/10/06

編輯/吳致寧
攝影/Kenny Mori

Humans Of Migrant -Erin -2016/8/6 -Cilacap, Indonesia

Erin

我叫 Erin,37 歲,有兩個女兒。之前在台灣工作三年,照顧阿公,2015 年回來印尼,到現在已經一年了。

在台灣就算不開心,我還是想辦法從中找到快樂,像是閱讀與寫作。從以前我就喜歡寫作,寫作帶給我自由。在印尼我住的社區,女生比男生低一等,但在寫作時,我可以寫任何東西,有些話我不能用說的,但是我可以寫。我大部分是寫女性議題,因為我希望為女權發聲,女生應該跟男生一樣。

2014 年我拿到台灣第一屆移工文學獎冠軍。在台灣前兩年我完全沒放假,就算出去也都是跟老闆一起。但是拿到文學獎之後,我知道我可以做的更多,我看見不一樣的自己、看見自己的價值。而且從得獎之後,我的雇主看我就不一樣了。我很常給老闆看我的文章,翻譯成中文的,當他看到我的名字和照片出現在雜誌上,我的老闆會很開心拿給其他朋友看。這對我來說就是個禮物。

回到印尼後,我感覺更有自信了,在家中我的聲音被聽到了,因為我有了一些成就,我可以幫助家人解決問題。我現在家中有一個公益圖書館,還有教小朋友畫畫,因為我自己喜歡畫畫,我想要讓我的朋友享受到和我一樣的快樂,是一個分享快樂的概念。 每個星期五我也教英文,大約有 10-12 個小朋友來學英文,也是免費的。不過我的房子有時候很熱,所以我會帶小孩到戶外,一邊野餐一邊上課。

Erin

如果再來一次,我希望花更多時間陪在女兒身邊,因為我在女兒生命中的一段時間消失了。現在的目標是要扶養我的女兒長大,我想要我的女兒過比我更好的生活,送他們去最好的大學,讓他們學想學的東西,而不是像我的處境一樣,因為經濟壓力被迫出國工作遠離家庭。

我覺得成功的人生,是能 empower 自己,然後 empower 別人。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自己,我會說我是「a mother with curiosity」,我總是想要學更多,對很多事情感到好奇。

我想要跟在台灣的移工說,如果有任何時間能學東西,就趕快去學。不只是賺錢,你需要去打開你的心,去學習。當然賺錢是必須的,但你必須累積你的知識、技能,才能讓你回來的時候可以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


關於【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你也喜歡聽故事嗎?你也相信故事能串起人與人的連結嗎?我們相信每個故事都值得被好好傾聽和收藏、讓更多平凡卻真實地動人的故事能被聽見,邀請你以小額捐款的方式支持 One-Forty ,讓我們一起建造一座屬於這座島嶼上的「我們」的圖書館,一磚一瓦在這裡


【想告訴你更多,關於他們在異地奮鬥的故事】

Dewi:奶奶讓我學到「對每個人都要是一樣的。
Lani – 不曾缺席的母愛
Keyla 專訪:我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一直相信世界的人

白晝之夜裡,讓大家看見我們不只是移工!
白晝之夜裡,讓大家看見我們不只是移工!
Pupu:我想幫助印尼小朋友的生活和未來
Pupu:我想幫助印尼小朋友的生活和未來
Toto:我愛我的家,他們是我最甜蜜的負擔
Toto:我愛我的家,他們是我最甜蜜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