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ik:我的水果冰 + 肯德基炸雞 + 烤雞店

吳致寧
2016/10/18

編輯/ 吳致寧
攝影/ Kenny Mori

Humans of Migrant- Nanik- 2016/8/4- Cilacap, Indonesia

我叫 Nanik,31 歲,在中爪哇,結婚有兩個小孩,大女兒 11 歲,小兒子 8 歲。 在台灣工作七年,從 2008 到 2015 ,現在回印尼一年了。

我從國中就在做生意,切芋頭、蒜頭拿去學校賣。我很喜歡做生意,因為爸媽都在市場賣東西。長大後想要有一間自己的店,但在印尼很難,因為錢不夠。所以去台灣工作,在三重照顧老人。一開始有一點怕,因為聽說台灣的女生都很兇。第一個老闆很防範我,因為老闆之前請的幫傭有偷錢等不好的經驗,所以一開始都不讓我放假,後來才同意讓我到 UT (印尼政府開設給印尼移工的大學課程) 上課。

Nanik

我的中文都是跟阿公學,他很愛講話,所以我就慢慢學,也會看韓劇學。那時候到台灣的目標是想回來做生意,可以回來好好照顧小孩。在台灣的時候小孩還很小,我們每個禮拜打一次電話,我的兒子一直叫我回去,他說:「賺錢應該是爸爸,媽媽應該要照顧小孩。」

在台灣時間長了,老闆感覺變成家人了。我看網路有英文不懂,問老闆他們會教我。每個禮拜一禮拜四晚上老闆都會教我英文,因為老闆是英文老師。老闆家裡的人都對我很好,還買國小中文課本,教我說和寫。他也會幫我買牙膏、洗面乳,我們的東西都一起用。到現在回來印尼了,老闆每個月還是會打一次電話來印尼,保持聯絡。

Nanik

回來印尼時候的心情有點複雜,想開店但不知道要開什麼,或是不知道錢夠不夠。 一開始老公覺得家裡附近比較少人在賣水果冰 (如上圖),所以我們就開始在網路學怎麼做,自己一直嘗試。 我也嘗試教英文,禮拜天教免費的,一到五則是收費的,一次十幾個人。 但發現這樣錢還是不夠,因為小孩要上學付學費,所以又開始想怎麼賺錢。 最後發現賣炸雞好像不錯,就開始在網路上學,一直試怎麼樣最好吃,用比較好的油。後來又加賣了烤雞,才有現在的水果冰加炸雞烤雞店。現在開店有用到之前在台灣學的東西,我覺得在台灣讓我想法變多,比如之後要做傳單,更多宣傳方法。

Nanik

一天最開心的時候,是看到小孩有進步,就會很開心。像是女兒以前音樂課分數很低,現在慢慢進步,兒子以前功課都做不好,現在也慢慢變好。 開店也很開心,看到客人把雞肉吃光光。以前我每天營業前都會自己先試吃,看看水果冰好不好吃,我很想把產品做好,讓客人感覺到我有用心。

我的脾氣不是很好,有時候很容易生氣。我還在學習,學習跟別人道歉,控制情緒。 有時候也覺得自己有一點自私,覺得自己是對的,想要別人照我的做。我希望自己更努力工作,覺得自己的努力還不夠,有時候有點懶。努力工作才能讓小孩念書念更高,成就比我更好。

Nanik

我覺得學習是最重要的事。

如果現在學一個東西覺得沒用到,以後一定有機會用到,這是我的觀念。那時我還去考英文 TOEIC,考 520 分。我覺得有機會可以在台灣學東西,就多學一點,在印尼就沒什麼機會。另外我覺得如果可以學一些實際的 skill 也很棒,比如說怎麼做台灣食物、怎麼管理店面、管理時間等。 很希望那時候自己在台灣還可以學更多東西。


關於【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我願意用每月小額贊助支持非營利組織 One-Forty,讓他們能夠記錄更多移工勇敢真實的故事;讓台灣真正成為友善可愛的國家。【我要支持】

平日我是為別人工作的外勞,這天我是為自己認真的學生
平日我是為別人工作的外勞,這天我是為自己認真的學生
Suwarni:每個人的命運不同,只要不怕跌倒就好了
Suwarni:每個人的命運不同,只要不怕跌倒就好了
用看一場電影,支持台灣的每一位移工
用看一場電影,支持台灣的每一位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