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什麼是伊斯蘭教,以及我們該關注穆斯林的兩大理由

陳子琳
2016/11/04

文字/ 陳子琳
攝影/ Kenny Mori

綿長悠揚的喚拜聲劃破了清晨的寧靜,一句句「阿拉至大」 (Allahu -akbarالله أكبر ) 喚醒了還在睡夢中的人們。這時才清晨四五點,但全世界的穆斯林 (muslim) 都已俐落起身、洗淨身體,在家裡或是前往清真寺朝麥加的方向禮拜,這是穆斯林的日常。在台灣,我們可能會對這些現象感到陌生。的確,信奉伊斯蘭教的台灣人據統計只有兩萬到六萬左右。但你知道嗎?如果我們把合法居留的外籍穆斯林計入,那麼在台灣的穆斯林可高達 30 萬人,而其中大部分都是來自印尼的移工。

什麼是伊斯蘭教

伊斯蘭教 (Islam) 在阿拉伯文的原意為「歸順」與「和平」,而順服真主阿拉旨意的人就是穆斯林。他們認為平安就是最好的事情,所以如每個穆斯林都懂的招呼語「Assalamu alaykum」(السلام عليكم) 就有「和平在你們之上」的意思。穆斯林生活中除了我們熟知的不能吃豬肉、不能飲酒之外,更需要遵守「五功」。

「五功」就是「唸、禮、齋、課、朝」等五項功課。「唸」是作證,穆斯林常常口誦「萬物非主,唯有阿拉。穆罕默德是阿拉的使者」以提醒自己不忘伊斯蘭的要義。「禮」則是穆斯林一天須朝麥加的天房方向禮拜五次,並在星期五 (主麻日) 到清真寺聽伊瑪目 (教長) 講道,每日禮拜時間依序為:晨禮 (清晨) 、晌禮 (中午) 、晡禮 (下午) 、昏禮 (黃昏) 以及宵禮 (晚上) ,禮拜是伊斯蘭教最基本的功課,也是穆斯林直接向真主阿拉懺悔的方式。「齋」是齋戒,在伊斯蘭曆的第九個月 (Ramadan) 中,穆斯林從日出到日落之間禁絕飲食、吸菸、性事等行為,但若是孕婦、旅行者、生病的人等則可待身體狀況允許後再補行齋戒。「課」則希望有能力的穆斯林每年捐出一定比例的所得幫助窮人,提升彼此的良善關係。「朝」是希望健康狀況許可、具有足夠財力的穆斯林一生至少要有一次到聖城麥加敬拜阿拉。

在伊斯蘭國家,前述對於穆斯林的要求很容易被實現。因為他們國內廣設清真寺,穆斯林舉凡一天的五次禮拜或是兒童的讀經教育都可以在鄰近的清真寺之中完成;且生活周遭也多有清真飲食餐廳可供穆斯林抉擇。以印尼為例,除了隨處可見的清真寺外,各大購物商場也設有祈禱室,讓在外的穆斯林可以在正確的時段進行禮拜。有趣的是,在齋戒月的時候,雅加達當地的麥當勞甚至會降下窗簾擋住櫥窗、以減少對齋戒中穆斯林的誘惑。

muslim prayer room

關注來台穆斯林朋友的兩大理由

一、在台灣,超過 9 成穆斯林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

穆斯林在台灣絕對不算多數,但是我們和他們的生活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第一個理由,就是為了在台灣廣大的東南亞穆斯林朋友的需求。據勞動部統計,截至 2016 年 9 月,在台灣的 60 萬外籍移工有近 24 萬人來自印尼 (註1) ,而他們當中超過九成都是穆斯林、也是在台灣穆斯林的最大來源。當他們從印尼來到以民間信仰為主的台灣,我們不禁好奇:他們的宗教需求能否受到滿足?

首先,讓我們一起了解在台灣有哪些乘載著穆斯林心靈寄託的清真寺吧。現在台灣北、中、南已經建設的清真寺共計七座,分別為:台北清真寺、高雄清真寺、台北文化清真寺、台中清真寺、桃園龍岡清真寺、以及大園清真寺,而屏東的東港清真寺仍在建設中。主要聚集在六大都會區的穆斯林移工要到達這些清真寺其實並不難,但是他們大多放假不定、工時又長,事實上,能夠規律前往清真寺禮拜和聽講道的移工可說是寥寥無幾。

讀到這裡你或許想問:「不能前往清真寺,至少還能在家裡禮拜吧?」但每當我試著問穆斯朋友的時候,「阿嬤不允許我在家裡禮拜,她覺得我披著戒衣的樣子很像在做奇怪的儀式,所以我都是晚上在房間拜」、「還沒來台灣的時候,印尼的仲介就跟我們說除非雇主同意,不然在台灣不可以拜拜、不可以帶頭巾。」類似的情況總不斷被提及。有些移工的雇主尊重他們的信仰,對於穆斯林一天五次禮拜並未多加限制。但大部分的人選擇累積到晚上才拜、一次拜久一點。台北清真寺前教長馬孝棋先生也曾透露,他都跟在台灣的移工說這樣的禮拜方式是被允許的。

當全球化下流動成為常態,東南亞移工們跨越城鄉甚至國界來到台灣,支撐他們的往往是家庭和宗教的力量。他們成了我們生活中重要的臂膀,如果我們可以給予他們一定的尊重、嘗試去理解不同的文化、傾聽他們的聲音,那麼,我們一定可以提升彼此的友好關係,讓善意不斷循環。

muslim prayer room

二、全世界掀起了穆斯林旅遊潮,台灣也該加把勁

根據旅遊諮詢公司 Crescentrating 與萬事達卡 (MasterCard) 共同發表的研究指出, 2015 年全球穆斯林的旅遊人數高達 1.2 億人, 在 2020 年更估計會超過 1.7 億人,所佔旅遊經濟市值將超過 2000 億美元。因此,無論伊斯蘭或非伊斯蘭國家都想盡辦法積極吸引穆斯林遊客。而台灣也不例外,為吸引更多穆斯林旅客,我國觀光局偕同交通部在台灣主要交通樞紐如台北車站、高雄車站、花蓮車站、桃園機場、高雄機場以及高鐵台中站、十三個國家風景區、國道清水服務區都設有穆斯林祈禱室,也開始考量穆斯林飲食與朝拜等生活習慣,彙整出穆斯林友善旅遊資訊。除此之外,因應印尼籍家庭看護可能長時間待在醫院而無法禮拜的需求,林口長庚醫院率先成為全台第一個設立「伊斯蘭祈禱室」的醫院。許多大學校園內如成功大學、東華大學也紛紛設立了祈禱室以便信奉伊斯蘭信仰學生禮拜,再再都是為了營造對穆斯林朋友友善的環境。

政府的努力似乎有了成效,根據 2016 年全球穆斯林旅遊指數 (GMTI,Global Muslim Travel Index ) (註2) 的統計數據,台灣被評為穆斯林造訪非伊斯蘭國家旅遊人數的第 10 名,甚至超越了日本 (註3) 。

muslim prayer room2016 GMTI 統計數據來源

友善穆斯林,我們能做得更好!

曾經有一次,我實際走訪位於台北車站 B1 一隅的穆斯林祈禱室,但繞了好久才走到。原因是車站大廳並沒有相關指示,直到我乘著手扶梯往地下一樓後,才在柱子上看到指標。但是指標只以中文和英文寫成「穆斯林祈禱室 Muslim Prayer Room」,那時我著實納悶:在台灣穆斯林多為印尼籍移工,假如不諳中文和英文,他們會找得到嗎?走進祈禱室內,室內備有禮拜毯、也有麥加方向的註記,但裡頭並沒有可以清洗手腳的設備、兩坪大的空間大概只能同時容納兩個人做禮拜。一整天下來沒看見什麼人使用這間祈禱室,最後是沒有空調的悶熱使我匆匆結束這趟祈禱室之旅。

我不禁想起今年暑假前往印尼做田野調查時,在當地結識Heni 和她的丈夫 Adi。有一天 Adi 帶我們參觀位於 Bogor 市內 Botani Square 百貨公司的祈禱室。在祈禱室入口處有著金色的花紋勾勒出阿拉 (االله) 和先知穆罕默德 (محمد) 的阿拉伯文字樣,提醒人們這裡就是祈禱室。祈禱時刻人們魚貫進入,他們將鞋子和襪子都脫好放在鞋櫃中、排隊的同時一邊捲起褲管,因為待會兒就得洗手洗腳。盥洗後他們再往裡頭走,並以一種與房間呈 45-30 度角的傾斜方式排列禮拜。而室內地板上擺放著強力的風扇,吹散酷暑的燥熱。在最前頭的,是這次祈禱的主祭。Adi 說:「每個成齡男子都可以主祭,能夠完整背誦古蘭經的男子通常會自願擔任,有的時候我也會在前面不認識的人一起做禮拜。」那時人們虔誠地跪拜,將頭、將鼻緊緊貼在地上、讚頌著真主阿拉,偌大的空間讓人有種堅定和舒適的感覺;但在台北車站的這間祈禱室中,我卻感受不到。

muslim prayer room

我們或許可以參考學習 2016 年全球穆斯林旅遊指數列居第一名和第二名的新加坡及泰國的經驗。新加坡雖非伊斯蘭國家,但因國內有 15% 的穆斯林,使新加坡得以建構完善清真飲食系統;國內除了有 70 間清真寺,在各大百貨公司中也都設有祈禱室;在齋戒月時,許多飯店也會在黃昏時提供餐點予整個白天未進食的穆斯林;加上便利的交通和高度安全性等優勢,使新加坡連續四年被評選為第一的非伊斯蘭國家。而泰國也不遑多讓,在 2015 年的時候,他們曾邀請一百多間來自中東和東南亞地區的旅遊業者到泰國境內參觀,以期促進企業間 (B2B) 的合作、振興穆斯林的觀光潮;同年也推出一款手機 APP ,使得穆斯林可以在泰國境內找到最近的清真寺以及清真餐廳 (註4) 。

台灣開始注意到穆斯林的聲音,廣設祈禱室、清真認證食品也越來越多,不一樣的文化開始溝通和交流,這點我們從不否認。只是我們認為「好還要更好」,真正的體貼是將別人的需求放在心裡,而後去設計和思考如何讓他們在異鄉也有在家的感覺,我們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嘿,讓我們把不同的文化看作風景,好好欣賞吧!

你有在假日的時候經過台北車站嗎?在南二門外每個月都會有一次大型的伊斯蘭教活動,每到這個時候,臨時搭起的大帳棚內總擠滿了穿戴整齊的穆斯林,從印尼飛來台灣的教長會帶領這些穆斯林移工進行禮拜。沒能佔到位子的人也在外圍墊著腳、豎起耳朵虔誠地聽著。這樣的活動這都是穆斯林移工自發舉辦的,再再都是為了讓這些在異鄉的家人即使在台灣,也能受到信仰的眷顧,讓躁動的心歸於平靜。

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從來不是異同使我們疏離,而是我們無法識別、接受和擁抱那些不同。」( “It is not our differences that divide us. It is our inability to recognize, accept, and celebrate those differences.” ) 來到台灣工作或旅行的穆斯林朋友,和你、我可能很不一樣,但不同的文化就像如畫的風景,是值得用心體會並放在心底。如果我們懂得彼此交流與傾聽,知道他們在宗教上的需求,那麼我們將會大大減少因不同而造成的疏離與摩擦,我們的世界和視野都將變得更深更廣、成為更有溫度和厚度的人。

支持 One-Forty 說更多移工故事

每年,有超過三萬名海外工作者離開家鄉,獨自抵達一個不熟悉的環境,為了實踐夢想,努力工作著。他們就和我們每個人一樣,除了工作之外,還有自己感興趣的領域、熱衷的志業。

因為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One-Forty 希望提供一個平台,讓在台灣的移工們利用影像訴說自己的故事,真實呈現他們在這片土地的感受、生活與工作。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他們拍攝的視角,拼湊出他們更完整的面貌。

One-Forty 一直相信故事的力量,也希望透過每一則溫暖、有深度的移工人物故事,撕下他們身上的標籤,看見「移工之外」的多元面貌。你也是喜歡聽故事的人嗎?如果你也相信故事的力量,現在,就加入我們,支持我們訴說更多真實而溫暖的移工故事。


  • (註1) 截至 2016 年 9 月底,在台灣 609,272 位的產業及社福外籍勞工中,有 239,257 位來自印尼。
  • (註2) 全球穆斯林旅遊指數(GMTI)為現金最全面的穆斯林旅遊調查報告,其深入全球 130 個旅遊目的地,針對各項指標如是否適合做為家庭旅遊地點、服務與設施的提供、住宿選項、促銷活動、到訪遊客人次、空中交通運輸與簽證限制等進行評分,對迅速成長的穆斯林旅遊市場做出透徹的研究分析。
  • (註3) 2016 年非伊斯蘭國家 GMTI 前十名的國家依序為:新加坡、泰國、英國、南非、法國、比利時、香港、美國、西班牙、台灣。
  • (註4) 欲知悉各國吸引穆斯林的策略分析,請參閱 “Muslim Friendly Tourism in the OIC Member Countries”。
等待一起吃飯那一天——疫情之下,三位移工的牽掛與夢想
等待一起吃飯那一天——疫情之下,三位移工的牽掛與夢想
【轉機人物專訪】從廠工到藝術家,那一場改變 Mark 的意外
【轉機人物專訪】從廠工到藝術家,那一場改變 Mark 的意外
【轉機人物專訪】從外傭到攝影師,Joan Pabona 用自身經歷告訴你「不要受限於身份」
【轉機人物專訪】從外傭到攝影師,Joan Pabona 用自身經歷告訴你「不要受限於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