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上大學是我的夢,而我在台灣工作,讓弟弟幫我實現這個夢

陳凱翔
2016/11/08

文字/陳凱翔
攝影/Kenny Mori

我叫做 Alin,今年 35 歲,2008 年的時候我決定到台灣工作,花了三年的時間在台中照顧阿嬤,2011 年我回到了印尼的家,一直待到現在,沒有再出過國。當初決定出國,完全是我自己下的決定,那個時候我只有高中畢業,家裡面沒有錢給我讀大學,我真的很想讀大學,但家裡又有三個弟弟,怕爸爸的負擔太重了,所以才想說自己出國賺,除了幫自己存學費,如果也能賺錢讓弟弟們讀大學,那就太好了。

你知道嗎,雖然我回來以後還是沒有讀大學,但是我的一個弟弟現在已經拿到獎學金在泰國念碩士了,另外一個弟弟準備要當老師。

Alin

在台灣,老闆把我當成女兒看待

以前在台中工作,我照顧的阿嬤一百歲了,一百歲耶,真的很老了耶,所以我都完全沒有放假,因為老闆在做生意很忙,我不會讓阿嬤一個人待在家的,所以有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出去玩,在台灣也沒有認識朋友,覺得有點孤單。後來阿嬤過世了,有比較多的時間可以出去走走,老闆對我滿好的,他常常帶我出去玩,晚上還會特別花時間教我講中文,我覺得可能是因為老闆沒有生小孩,他年紀也五十幾歲,就把我當做他的女兒了。還記得有一次老闆帶我去南投看櫻花,我從小就超想看櫻花的,因為日本的電影裡面常常看到,但是印尼都沒有。

在台中一待就是三年,原本想待更久的,但是我的媽媽在印尼得癌症了,需要開刀,我就決定要回印尼陪她。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啦,就是媽媽一直叫我要回印尼結婚,因為我的弟弟都要結婚了,我卻還沒有,所以想說好吧也該回去了。我把大部分在台灣存的錢都給媽媽開刀花掉了,剩下一點錢拿去買地,而我回來後很快也就結婚了,老公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算是關係很遠的親戚吧,覺得他滿可靠應該是個好老公吧(笑)。

Alin

開店,是回家鄉後最努力的事

回印尼一年以後,我決定要開店,一開始想開衣服店,因為這邊很多人是伊斯蘭教,喜歡穿長長的衣服,我就從認識的朋友工廠批發回來賣。後來才發現一直賠錢,因為我家這裡是鄉下大家都種田,很多人都先買了衣服不付錢,等到農作物收割了再賣錢來還,也滿多人就拿了衣服不還了。現在決定不賣衣服了,改賣炸雞,還是有些人會賒帳,但比較少了。

雖然現在自己有開店,但錢賺的還是不夠多,很多次我都想要再回台灣工作,因為想存更多錢在大馬路旁邊買房子,自己的店也可以跟房子一起,這樣馬路旁邊來的客人一定比較多。但每次只要一想到我的小孩還很小,離開小孩這麼長時間我覺得不忍心,而且媽媽身體也還是不好,我才打消再回台灣的念頭。

Alin

讓弟弟幫我完成上大學的夢

如果你問我說,我滿不滿意現在的生活?我其實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幸福,因為有家庭了阿,家人都對我很好,我也變得比以前更外向了,常常跟不認識的鄰居打招呼,然後就交了很多新朋友。

當然,自己還是有很後悔的事,就是沒有能夠上大學,這是我從小就一直放在心裡的夢想耶。但我很以我弟弟為榮,看著他因為我辛苦在台灣賺的錢而能夠去上大學,而且還很聰明在大學拿到最好的分數,申請到獎學金去泰國留學就研究所,這是我做夢都沒有想到的事!突然覺得自己的努力好值得阿,小時候的夢想,就交給弟弟幫我實現吧。


關於【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我願意用每月小額贊助支持非營利組織 One-Forty,讓他們能夠記錄更多移工勇敢真實的故事;讓台灣真正成為友善可愛的國家。【我要支持】

【當移工走進菜市場】專訪 Tiny、Risca(下):飛來台灣那天,擔心家人沒飯吃
【當移工走進菜市場】專訪 Tiny、Risca(下):飛來台灣那天,擔心家人沒飯吃
【當移工走進菜市場】專訪 Tiny、Risca(上):曾經,我買不到一盒番茄
【當移工走進菜市場】專訪 Tiny、Risca(上):曾經,我買不到一盒番茄
視訊裡的笑容,帶給移工的力量——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圖輯(上)
視訊裡的笑容,帶給移工的力量——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圖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