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秋姮:我是越南人,我想帶你認識我的家

莊凱慈
2017/02/07

文字/ 莊凱慈
攝影/ Kenny Mori

Humans Of Migrant -阮秋姮 Nguyễn Thu Hằng -2017/01/17 -台北

我是越南人,我媽媽在台灣也是當移工,負責照顧阿嬤。

我在越南的高中畢業考完大學後,那時候沒有想要繼續唸書,所以休息了一年,一年後想說來台灣找媽媽,也想要來看看,所以就來到這裡念大學。我先在台大學中文九個月後,再到德明科技大學唸書。

大學的時候,我有去餐廳打工,一開始的時候我完全看不懂菜單在寫什麼,也聽不懂台語。我就在旁邊偷聽台灣人講話,想要聽他們怎麼講中文,我就偷偷記下來,後來趁老闆在忙的時候,偷偷跑去點餐,因為我也很愛講話。

了解彼此,就是溝通和交流的起點

那時候,我正在華視錄製關於新住民的節目。在節目上面認識了哥哥(男朋友),他的工作是拍片,那天因為導播請假,他來代班。和哥哥在一起後,我就想到我在教越南文的過程中,發現我的學生對越南文的發音比較有障礙,就想說,那我們來把學過的詞彙,編成一首歌,就兩個人唱歌,拍成影片,後來就有了我們的頻道 Hang T-V。

我覺得在教的過程當中,學生也給我很多回饋。我覺得只要讓學生輕鬆上課就好了,其實他們來上課,很多是上班族,他們覺得來上課是一種紓壓,當然還是有學到越南文,只是我會用輕鬆聊天的方式。他們學越南文,有的是為了工作,有的是男生娶了越南老婆,就想要學越文,也有人是沒什麼目的就來上課。他們都跟我分享經歷啊,男生跟老婆沒辦法溝通,女生就覺得不敢講話,也會被老公笑。

有些人都覺得,越南女生嫁過來就是要自己適應這邊的生活,要學會中文和大家溝通,我覺得這個想法很奇怪,那為什麼男生不用試著去學越南文,去更了解彼此。

台灣和越南,地理位置很近,心理上距離卻很遠

我發現在台灣教越南語的老師也已經很多了,但好像沒有一個頻道讓大家自己看,本來是想說好玩,再來也就是我想要跟哥哥一起打造一個頻道,可以分享跨國戀愛的事情,因為一般大家刻板印象都會覺得,好像是台灣的男生找不到女生,才會娶越南老婆。我在越南也有聽人家說,大家都覺得,好像是越南女生來台灣都是有目的性的,是為了錢才來。

migrantstory_thuhang

可是其實我們兩個就是因為緣分、這麼自然地相遇、相愛,跨國婚姻也有很美好的一部分。

因為我現在中文已經講得很不錯了,所以大家一開始都以為我是台灣人或是中國人,但當我說我是越南人的時候,他們就會用很驚訝很驚訝的表情說:越南人也有這麼白的喔?我覺得台灣跟越南人之間都有刻板印象,那是因為不了解對方。

我覺得我們要先彼此互相了解啊,再來談其他的東西啊。

學習語言之外,還有更重要的東西

一開始我去高中教書的時候,有學生就會很誠實地說,我不想學越南文,就是學校逼的,為什麼要學越南文啊?但我都會跟他們說:你們如果不想學,我就不教。因為我想讓他們知道,越南文和文化是有價值的,後來他們也瞭解,和我處得很好。

上課的時候,我會讓他們學習除了越南文以外的能力,讓他們自己練習上網找資訊、做簡報,而不是我在台上講,我會讓他們彼此分享。後來這學期結束之後,有學生跟我說:以前爸爸說要去越南的時候,他都會很不想去,覺得有什麼好去的,但上了我的課之後,現在他就很想去越南玩,或是有學生說他家樓下就有一家越南餐廳,但他從來沒有想要去吃過,因為上課之後,他去吃了,還跟老闆變成好朋友。想到這裡,我就會覺得很感動,很想哭。(推薦你讀:八福商店:隱身在台北角落的印尼移工秘密基地

只要相信自己,你也能發揮影響力

前幾天去參加越南在台辦事處的尾牙的時候,有一個越南新移民媽媽牽著孩子跑來跟我們說:以前我叫孩子學越南文他都不想學,但因為看了你們唱歌的影片,他就開始想學了。那時候我就覺得,好像跟平常教越南語的方式比起來,又接觸了更多社會中某個角落的人,那是事先沒有想到的,好像真的發揮了一些影響力。

因為我現在還是研究所學生,課業給我的壓力很大,但我對教學很有興趣,所以就算很忙很累,也會繼續努力。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發揮自己的影響力,也都可以去教別人。我和哥哥想要用錄製影片的方式,在自己的 YouTube 頻道上,不只是教越南文,而是用更多有趣好玩的方式,去介紹彼此的文化。(推薦你讀:我們打造了一所為移工而生的學校,現在你有機會加入!

明明台灣和越南只要坐三個小時的飛機,但大多數的人卻不知道彼此長的是什麼樣子,我們想要讓大家都可以更了解。因爲了解彼此是很重要的啊。

期許有天,我們能更欣賞彼此,喜歡彼此

除此之外,其實移工他們來台灣工作真的很辛苦,受到很多法律的限制,而且大多臺灣人好像也不太了解移工的家鄉是什麼樣子,會對彼此有所誤解,也有很多不好的事情傳回去越南。我有聽越南的朋友說,其實現在越南人會說不想到台灣工作,反而比較想要到韓國或是香港工作,所以我覺得人是互相的啊,我們應該也要更懂的去了解他們、尊重他們,讓他們也能真的喜歡台灣這個地方,像我一樣,喜歡這裡,也喜歡上這裡的人。(推薦你讀:回國移工 Liena:杜拜兩年、台灣九年,這就是我的青春


關於【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如果你也認為我們可以為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做點事,不僅讓他們透過教育培力有更好的生活,也透過文化交流讓我們拓展東南亞視野,請加入我們的定期定額「火箭俱樂部」社群,用行動創造改變,上船吧!


【想了解更多移工在台奮鬥的故事嗎?推薦你更多:】

上大學是我的夢,而我在台灣工作,讓弟弟幫我實現這個夢
Erin:寫作得獎之後雇主看我就不一樣了,而這是個禮物
Siti:我替妹妹感到驕傲,但多希望有她在身邊

One-Forty 第一屆移工同學會:那些在印尼的台灣故事
One-Forty 第一屆移工同學會:那些在印尼的台灣故事
【轉機人物專訪】從廠工到藝術家,那一場改變 Mark 的意外
【轉機人物專訪】從廠工到藝術家,那一場改變 Mark 的意外
【轉機人物專訪】從外傭到攝影師,Joan Pabona 用自身經歷告訴你「不要受限於身份」
【轉機人物專訪】從外傭到攝影師,Joan Pabona 用自身經歷告訴你「不要受限於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