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之後】我家的看護逃跑了,我希望妳好好生活

陳凱翔
2017/06/12

文字/陳凱翔
攝影/Kenny Mori

逃跑移工議題,近年來愈受重視。自四方報專欄將逃跑移工的真實投書故事集結成《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一書出版後,讓讀者能有一方藉由移工自述,理解移工逃跑的原因以及移工在台面臨的勞動環境;而 2017 年由阮金紅導演所拍攝的紀錄片《再見,可愛陌生人》藉由第一人稱視角,將鏡頭直接對準這群非法外勞的迫隘處境,直擊其逃跑後的生存境遇,讓鏡頭發聲。

而今年,One-Forty 團隊籌備了此專題。這次,我們將目光聚焦在移工逃跑後的各種可能,藉由與移工逃跑後相關關係人的親身接觸、實際走訪庇護中心、訪問雇主和移工,描繪出一個更全面且真實的境遇觀照。帶領讀者以更開闊的視角,端詳移工議題的各個樣貌。

在網路上輸入「外勞逃跑」這個關鍵字,按下搜尋鍵,不到一秒就蹦出數十個相關頁面,仔細一看,大致可以分成兩大類:

第一類文章,作者以專業的分析來探討移工逃跑背後的結構性因素,包含工作環境、仲介制度、法規限制、申訴管道等,這些文章試圖告訴我們,移工逃跑的原因摻雜太多自願和非自願因素,如果要減少移工逃跑,從體制環境來逐一改善,才能根本解決問題。

第二類文章,是眾多的移工雇主分享他們「被逃跑」的經歷,許多人不能理解,為什麼我家裡好好的請了一個看護,而她要不告而別?有雇主分享防止逃跑守則,也有雇主單純的抱怨與情緒抒發,畢竟看護逃跑對家裡真的造成很大麻煩,空窗期怎麼辦?重新申請看護又費時費力,唉,只能怪自己真倒楣。

這兩類中間,能不能有對話?能不能互相理解?帶著這樣的問題意識,我們踏進了一個雇主女兒、雇主媽媽與逃跑看護之間的故事。


蒂亞和媽媽,個性契合的兩人

我家是一個北部大家庭,和阿公阿嬤還有親戚一起住,在這樣的家庭裡,煮菜燒飯是一件麻煩事,每個人的口味不同,希望的煮法也不同。我媽媽每天負責煮飯,壓力越來越大,於是有了聘請看護的念頭,後來向仲介提出申請,用年邁的阿嬤名義,順利請到家中的第一個看護,來自印尼東爪哇的蒂亞。

蒂亞不像一般的年輕看護,她已經37歲,早已是孩子的媽,在東爪哇的家鄉原本務農,20 幾歲決定先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打拼,後來再到新加坡工作,最後才輾轉來到台灣。印象很深刻的是,在蒂亞來之前我媽列了一張超詳細的工作表,畢竟過去沒有請看護的經驗,心裡總是多些準備,也帶了些緊張。「蒂亞喔,很內斂也很細心啦,把家裡的衣服摺的很整齊,房間也打掃的很乾淨,常常上午就把事情做好了,下午還會自己去花園剪樹,我沒有要求她剪阿,都是她主動做的!」媽媽和我談起對蒂亞的第一印象,言詞裡大多是讚美,儘管她們倆語言不能順暢溝通,常常加上肢體比手畫腳,但我總覺得她們氣場相同,很幸運的遇見彼此。

從沒想到有天蒂亞會逃跑

蒂亞來台灣一年後,她的老公也來到屏東潮州當漁工,從那之後每隔兩三個月,媽媽就會讓蒂亞放假一次去屏東找老公。「她都搭最早的一班火車下去,我看她每次放假前一晚都忙東忙西,在廚房做一大堆吃的,又是辣椒醬,又是蔬菜餅,還有蝦餅、米餅,弄的一堆盒子又一堆袋子,要帶去給老公吃,後來我乾脆送她一個大袋子要她全部裝一起好帶點。」媽媽唸歸唸,看得出來她還是默默貼心的幫蒂亞想。

escape1

有次過農曆新年,蒂亞又放假去屏東找老公,沒想到三天後去火車站準備接她回家時,就等不到人了。那時我記得媽媽非常擔心,沒有馬上聯想到蒂亞逃跑,還以為她出了什麼事,一直到後來發現家中衣櫃裡蒂亞的衣服都不見了,才確定她是逃跑。媽媽告訴我,她當下沒有真的很生氣,知道蒂亞是逃跑而不是出事了,心裡反而安心一點。

只是媽媽心裡始終不解,明明對蒂亞這麼好,相處起來很有默契也沒出什麼問題,她怎麼忍心就這樣走了?

戶頭裡剩下的六千塊,成了心中的疙瘩

蒂亞逃跑後,有個空窗期,媽媽必須扛起蒂亞原本的工作,這段時間比以前更累負擔更大,但我卻很少聽到媽媽抱怨累。反而有另一件事,不斷聽她提起:「一開始蒂亞剛來,仲介跟我說要幫蒂亞開一個戶頭,每個月把一些薪水存進去,郵局的印章存摺都要保管在我這,讓蒂亞不能隨便動這筆錢,我也就照做了。」媽媽提起這件事時眉頭皺了皺,「有時候蒂亞家裡要花錢,我會從帳戶裡面領錢給她。一直到後來她跑掉,我去查了帳戶,裡頭還有六千塊台幣,這讓我很不舒服,我覺得這就是蒂亞的錢,好像我拿了她的東西佔為己有,但我現在聯絡不到她了,我什麼都做不了。」媽媽告訴我這一直是她心裡的一塊石頭,卻不知如何是好。

逃跑需要被理解

我問媽媽,妳覺得為什麼蒂亞會逃跑?她說她也不斷在回想,「之前我在網路上看到有『直聘』這個東西,覺得不錯,就跟蒂亞講好她合約到期回國以後,要用直聘再把她請來,連印尼來回機票都講好要幫她出。」但後來媽媽感覺到不對勁,「後來我問仲介直聘的事,仲介一直不回,我自己也很忙就忘了。又過了好幾個月,仲介還是在拖,到最後突然說來不及申請直聘了,要重新招人。」

escape1

後來媽媽似乎想通了什麼,她說有沒有直聘對雇主來說,其實價錢沒差多少,但對蒂亞來說,等於要再多付五萬多塊仲介貸款費再來台灣一次。

「如果是因為這樣所以蒂亞逃跑了,說起來也合理。我覺得其實就是緣份一場,蒂亞37歲了,老公也在台灣,如果跑掉後可以跟老公一起工作,也沒什麼後顧之憂。與其要再繳一次五萬塊的來台費用,還不如就去其他地方好好賺錢,就算被發現了,也只是被遣返,兩夫妻一起回去,也沒什麼不好。」媽媽甚至拿起書架上的一本冊子秀給我看,「當初都是我沒搞懂直聘在幹嘛,才讓蒂亞走掉了,妳看我已經拿了勞動部的直聘說明會簡章,下次有活動我就要去報名!」

被逃跑後,選擇當一個更好的雇主

幾個月後,第二任接手的看護阿蘇來了,她的個性比蒂亞更開朗些,常常在家裡笑的很大聲,媽媽和她的互動有點像是對待小朋友。「我現在就把每個月阿蘇的薪水全部現金給她,我不想管她的錢,那是她的自由。以前很多事沒有經驗,沒有學會要怎麼信任一個陌生人,所以仲介怎麼教我,我就怎麼做,現在我有我自己的做法。」看著媽媽有了明顯的改變,我也很感動,不管是對媽媽或是對阿蘇來說,都有了更成熟的互動。

escape1

又有一次,媽媽再次提起蒂亞,就像是思念一個很久沒見的老朋友。

「如果現在我在路上,又遇到蒂亞的話,我會跟她說,妳不要怕,我會把戶頭裡的六千塊交還給你,希望妳好好的生活。」


關於【Migration Spotlight】

數篇文章集結成專題的形式,內容涵蓋不同面向的移工議題,試圖以更多元的角度深度理解各個議題。One-Forty 相信唯有一一撕下標籤,再慢慢找出重新貼上的路徑,才有機會穿過重重隔離,將焦點聚焦在這群「移動的人」身上,藉由專題,爬梳出更完整的議題樣貌。

邀請你以小額捐款的方式支持 One-Forty,除了移工培力課程,我們也將定期製作相關專題探討。如果你也認同我們在做的事情,歡迎加入火箭俱樂部,讓改變成真!

移工 Evi 的夢想藍圖:透過開店,我要讓家鄉失業的年輕人有一份工作
移工 Evi 的夢想藍圖:透過開店,我要讓家鄉失業的年輕人有一份工作
移工 Adi 的夢想藍圖:一座擁有 600 隻羊的「打領帶的羊牧場」
移工 Adi 的夢想藍圖:一座擁有 600 隻羊的「打領帶的羊牧場」
穿越繽紛罩袍,走入台北清真寺的齋戒月
穿越繽紛罩袍,走入台北清真寺的齋戒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