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之後】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自己離開台灣

陳子琳
2017/06/13

文字/陳子琳
攝影/Kenny Mori

當我們把「行方不明」的外籍勞工,套上「逃跑」、「逃逸」這些名詞的時候,是否意味著他們自始被假定沒有行動自由,如同受刑的犯人、服役的軍人一般?而他們之中,有些人都曾在其他國家「待好待滿」,但為何到了台灣,他們卻寧願選擇逃跑一途?

今年,One-Forty 團隊籌備了此專題。這次,我們將目光聚焦在移工逃跑後的各種可能。藉由與移工逃跑後相關關係人的親身接觸、實際走訪庇護中心、訪問雇主和移工,描繪出一個更全面且真實的境遇觀照。帶領讀者以更開闊的視角,端詳移工議題的各個樣貌。


夜晚的車站大廳靜悄悄的,兩側店家生意闌珊,店員也乾脆省了叫賣聲、手指無意識地敲著櫃檯,仿佛這樣做,下班的光景能早點到來。褪去白天的擁擠和雜沓,整個車站懶洋洋的,一切靜謐而美好,但有些人卻是這個時候才開始走動,譬如 Rita。

我是單親媽媽,也是逃跑移工

第一次見到 Rita,她頂著一頭俐落的銀髮、穿著不退流行的黑與白,像極了要坐車趕攤、享受假期的年輕人。只是定睛一看,掛在蒼白臉上兩個大大的黑眼圈露了餡,打過招呼後,她無法抑止地打了個呵欠,說道:「抱歉!我太累了,剛剛才下班。」

Rita 的流行穿搭和娃娃臉,很難想像她已屆 40、還有一個在印尼讀高中的女兒。怕我不相信她似的,Rita 從口袋中掏出手機、解鎖、登入臉書、找到女兒的照片,動作一氣呵成。但能像這樣自在滑手機的習慣,卻是逃跑後才養成的。

「結婚不久後,我老公就因為心臟病過世了、我母親過不久也走了。家裡的經濟重擔都壓在我身上,我沒辦法,只好在女兒三歲的時候就離開印尼。我先在香港待了十年,工作期滿後再去馬來西亞工作兩年,現在來台灣滿三年了,但只有前六個月是合法的。」

香港十年、馬來西亞兩年,但是台灣,我真的待不下去了

「我到台中照顧阿嬤,我沒有自己的房間、只能睡在客廳,可是阿嬤一咳嗽我就要立刻起來,每天都睡不飽。老闆說我兩個月才能放假一次,但一次只有三個小時,連去銀行存錢的時間都不夠!老闆不喜歡我拜拜,所以每天我都只能在心裡默默跟阿拉懺悔。我最受不了的是,我不能用手機。可是我非常思念女兒,也很擔心印尼的狀況,所以每天都只能一直哭阿。後來,趁下一次放假的時候,我跟老闆說我要去銀行開戶,然後就沒再回去了。」

問起她和女兒的關係,她難掩失落地說:「畢竟我在她三歲的時候就離開她,到現在十幾年了,她青春期最需要媽媽的時候我都不在,我們的關係一直滿疏離的。但現在,我有自己的手機,每天可以跟她視訊、問她在學校好不好,我覺得我們的關係正慢慢在修補了,而且等我回去印尼後,我們就會更像母女了。」

illegalmigrant照片為示意圖,非本人

離境倒數,再撐一下就好了

照片中的女孩笑得很甜,Rita 說女兒現在讀高中二年級,成績很不錯,以後應該可以順利讀大學。「我不想要我的女兒和我一樣,只有國中畢業。所以我要她放心讀書,錢的事我來擔心就好。」她眼裡散發出為人母的堅毅。

看著 Rita 瘦削的身材,我問她現在都在哪裡工作?「我們這些逃跑的人有一個 LINE 的群組,有什麼工作機會都會 po 在裡面。我自己比較喜歡在醫院照顧病人,賺得比較多而且又是每天領錢。但我現在阿,自從有手機後,就和朋友開始做網路商店的生意,我希望我回到印尼後可以繼續這個事業,這樣我不用出國就可以養活全家人、也能更常陪伴女兒了。」

「即使現在很辛苦,但我不會後悔來台灣工作,畢竟在這裡賺得比較多、也認識了和我一起打拼的好朋友。我會回去印尼的,今年底或是明年,但希望是賺足夠的錢再被抓到,再撐一陣子就好了。」

為何移工要用「逃跑」的?

在台灣,家事勞工 (如家庭看護、家庭幫傭) 仍不受《勞動基準法》的保障。查明原因,是政府認為家庭為非營利單位,與其他工作廠場不同,而且工作形態、工作時間與休息時間難以界定,若將家事勞工納入《勞動基準法》有困難之處。然而,勞動部數年前研擬的《家事勞工保障法》草案,部分內容到現在仍引發勞工團體質疑,施行之日似乎遙遙無期。

在沒有強制規定下,這些家事勞工的勞動條件幾乎全仰賴勞雇雙方間的協議,然而外籍移工通常沒有合理平等的地位與雇主締約,因此雇主開出的條件,移工往往只能照單全收。如果移工無法負荷,依現行法制,他們要換工作的話還得經雇主同意 (就業服務法第 53 條參照);而工時長、無休假、沒有加班費,也並沒有辦法滿足同法第 59 條關於轉換雇主的條件。

法律上求助無門,許多移工選擇逃跑。他們四散在台灣的邊陲角落,潛藏於社會的底層,無聲勞動。據勞動部 2017 年 4 月統計,目前在台灣被登記為「行方不明」的移工總數超過 5 萬人。國家不惜祭出「外勞獎金」,鼓勵警察、人民揪出這些沒有「待好待滿」、「非法居留工作」的外國人。但是,是什麼樣的勞動條件迫使他們逃跑,在一片喊打聲中,卻少有人問。


關於【Migration Spotlight】

數篇文章集結成專題的形式,內容涵蓋不同面向的移工議題,試圖以更多元的角度深度理解各個議題。One-Forty 相信唯有一一撕下標籤,再慢慢找出重新貼上的路徑,才有機會穿過重重隔離,將焦點聚焦在這群「移動的人」身上,藉由專題,爬梳出更完整的議題樣貌。

邀請你以小額捐款的方式支持 One-Forty,除了移工培力課程,我們也將定期製作相關專題探討。如果你也認同我們在做的事情,歡迎加入火箭俱樂部,讓改變成真!

專訪回國移工 Warti:為了在家鄉開間衣服店,我逃跑了,然後被抓
專訪回國移工 Warti:為了在家鄉開間衣服店,我逃跑了,然後被抓
專訪回國移工 Liena:卸下移工的身份,11年海外旅程後的生活
專訪回國移工 Liena:卸下移工的身份,11年海外旅程後的生活
啟程之前,仲介訓練所的實地觀察
啟程之前,仲介訓練所的實地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