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回國移工 Aya:直覺告訴我台灣可以給我想要的未來

張正儀
2017/08/10

文字/張正儀
攝影/Chace Lim

細數在台灣五年半的時光,Aya 曾經遇到挑戰和文化衝擊,也曾經遇過溫暖友善的對待。Aya 總是用「要忍耐」,作為每一個挫折和不適應的結論,當年那個對於海外工作生活恐懼的 21 歲少女,在台灣工作經驗的洗禮下,成長成一個能在課堂上有自信發表自己想法,在放假時和印尼同鄉一同為弱勢募款的堅強女子。現在的 Aya 回到印尼,有一個疼愛自己的老公,肚子裡孕育著一個小生命,期待新的未來。


aya

我是 Aya,我在台灣工作了五年半,剛結婚半年的時間,現在和我老公住在 Bekasi。

我小的時候家裡很窮、很困難,媽媽沒有錢給我上學。國中的時候,我就早上帶東西去學校賣賺錢,自己付學費讀書。我的爸爸本來在雅加達工作,我媽媽在別人的的店幫忙,工作不是很穩定,但之後爸爸生病媽媽就在家裡照顧他。高中畢業之後,我很想要念大學,但是媽媽跟我說我們家的錢只夠讓全家人吃飽,沒有多的錢讓我去念大學。我就跟媽媽說:「好了,媽媽你不要哭,我自己會想辦法。」

aya

我先到 Bekasi (離 Aya 老家 3 小時車程的城市)的衣服工廠當女工,工作一年之後我發現薪水真的不夠用。那個時候聽到有朋友去台灣工作,可以賺比較多錢。因為我會怕,我就問了朋友很多關於台灣工作的事情,但是看到爸爸媽媽生活這麼辛苦,我告訴我自己不要怕,我要加油,只要堅持自己的夢想,一定可以克服全部的恐懼。

學會忍耐,是讓我能夠在台灣堅持下去的方式

2011 年 5 月 5 號我離開印尼到台灣,那個時候我 21 歲。在去台灣工作前我在 Bekasi 的仲介訓練所待了五個月,學中文跟照顧老人家,我身邊的同伴,訓練兩三個月,很快就去台灣了,我心裡想為什麼只有我這麼久。

但是我告訴我自己,因為比較久,所以未來我會比較幸福。

我第一次來台灣照顧心臟不好的阿公,我要幫他洗澡、餵他吃飯、幫他按摩。他很重,我都抱不太起來。我的老闆住在阿公的樓上,那時候很辛苦,除了要照顧阿公和整理阿公的家,早上要去老闆家打掃煮早餐跟午餐。剛到台灣的時候,我不會說中文,也不會煮飯,我的老闆那時候很有耐心的慢慢教我,教我煮飯、教我中文,我都一邊燙衣服一邊練習聽中文的DVD(笑)。

aya

我記得我剛來台灣的時候,有一次,我老闆買了一盒很貴很大的水梨,我不知道水梨要放到冰箱,結果放在桌上的水梨就壞掉了,老闆很生氣,把水梨一顆一顆拿出來摔在桌上說:「你看,這個很貴的水梨,被你弄的都壞掉不能吃了!」那時候我一直哭,我覺得我不會說話也不會工作了,很想要回印尼。但之後我的老闆一直安慰我,跟我說不要怕,Aya 你慢慢學,你的爸爸媽媽都希望你在台灣可以好好工作。所以我就下定決心好好學中文,好好工作。

我在台灣賺的錢全都寄回家,我沒有跟他們算這麼多,因為我爸爸生病啊,沒辦法工作,我是最小的小孩,我覺得我要賺錢給我爸爸媽媽,讓他們好好生活。

我相信台灣能夠給我好的未來

打算要出國工作的時候,我沒有想要去馬來西亞或是香港阿拉伯,我就想去台灣,哇姆災(台語),我心裡就是有一個直覺,在那邊我可以好好工作,還可以上大學,可以蓋一個新的家。

但是我在去之前覺得台灣的人好像都很兇,我們在印尼也會看到新聞說有外勞在那邊工作死掉。現在不會,我覺得台灣人很有禮貌,我們迷路台灣人都會幫忙。參加 One-Forty 的時候也交到很多台灣朋友,一起煮菜,一起上課。

aya

在台灣印象很深的就是,2016 年一月的時候有一個很大的寒流啊,陽明山下雪了,我老闆的家在陽明山上,早上要起來拜拜的時候,就看到外面全部都白白的,我起床連臉都還沒洗,我就好開心,是我第一次看到雪。這次我要回印尼結婚的時候,我的老闆全家人請我吃火鍋,親戚小孩都出現了,很捨不得我,我的老闆一直叫我回印尼趕快生小孩傳照片給他看。

在印尼很難找工作,除非你有大學學歷,所以我希望之後我可以去念大學,我的老公就是有大學畢業,所以可以在日本的工廠工作,拿很不錯的薪水。我的老公人很負責任,我在台灣的時候他就很努力工作存錢要買我們的家,全部的錢都是他準備的喔,真的很辛苦。他對我很好,我之前生病他幫我按摩、餵我吃飯,是一個很溫柔的人。現在我希望可以趕快生小孩,有小孩陪著我會比較開心。


關於【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我願意用每月小額贊助支持非營利組織 One-Forty,讓他們能夠記錄更多移工勇敢真實的故事;讓台灣真正成為友善可愛的國家。【我要支持】


【推薦你更多:移工回到家鄉後的故事】

Liena:卸下移工的身份,11年海外旅程後的生活
安娜:我想再次回台灣,不是做看護而是成為研究生
Nanik:我的水果冰、肯德基炸雞、烤雞店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