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程之前,仲介訓練所的實地觀察

陳凱翔
2017/08/11

文字/陳凱翔
攝影/Chace Lim

轉開把手推門而入,整齊劃一的打招呼聲讓人嚇了一跳。

「老師你好,歡迎你!」清一色的女聲,帶著少許的腔調,一看到外頭有人進來教室,學生們全部從座位上彈起,立正站好有禮貌的打招呼。教室內坐著滿滿的學生,正在上著中文基本會話課,這裡像是印象中的高中教室,但是更乾淨整齊些,只見木桌椅一一排列好,桌上沒有任何雜物,每個人桌上都放著相同的課本,翻到同一頁數。

「我想要到台灣努力工作,賺錢以後要幫忙家裡,還有幫小孩付學費。」我隨口問了一個女學生,得到這樣的回答。教室裡頭坐著的每個人,都準備要前往台灣工作,她們大多來自印尼鄉村,從來沒有出過國。另外一位女學生,也回答了一模一樣的答案,再問一個,又是一模一樣!

原來,這是課本裡的照樣照句和標準答案,她們也許誤會了,以為我正在考試。令人驚訝的是,教室裡看似年紀輕輕的她們,居然有超過八成都結婚了,很多人也已經有了小孩,原本以為有點不切實際的標準回答,或許確實是眼前大部分少女們出國的目的。

trainingcenter

把培訓中心當成家,出國前的最後一哩路

這裡是雅加達機場近郊的仲介訓練所,從外頭喇叭聲不間斷又塞車的混亂馬路上,轉個彎進入巷子裡,就到了這處規模完整的培訓中心,像是與外界區隔的另一塊小天地。與原本想像的冷冰冰教室不同,走進這個培訓中心,迎面而來的是一個充滿植物的中庭,陽光灑下來,把四周乳黃色的牆壁照的發亮,散發出希望的感覺。每一個從印尼各地來到這裡的準移工們,都將在這個訓練所中待上三個月左右的時間,一面學習出國後需要用到的技能,也一面透過仲介的協助備妥出國申請文件,與遠在台灣的雇主面試和媒合。

「我自己也有請看護,在台灣家裡照顧老人家,所以我很知道她們該學些什麼。」仲介訓練所負責人吳董一邊帶我們參觀,一邊說起他的經營理念。每一個學生踏進這裡,三個月的停留時間是馬不停蹄的學習,從中文的聽說讀寫、烹飪、看護技能、居家整理等。學生們脖子上都會掛著學生證,護套裡夾著一張張屬於自己的學習地圖,一共有四十個項目要學習,每一項有專門的老師,學完馬上階段測驗,及格了就打勾進行下一階段,不及格就需要重考,或是重修。

trainingcenter

每天很努力,只希望能好好適應台灣生活

「出國工作一點都不簡單,會遇到一大堆問題,我要她們在這裡盡可能的做好準備,辛苦一點也值得。」過去曾經創業開過工廠的吳董,特別注重訓練所的流程管理與SOP,光是中文課教室就依照不同級別能力分班,每一間除了課桌椅外也搭配學習輔助道具,例如利用實際的物品來認識生活單字。除此之外,還有一大間的實務操作型教室,模擬了在台灣家庭裡的場景,有廚房、有客廳、有照護病床、有浴室、還有學習用熨斗燙衣服。

「這裡的擺設是依照一些台灣家庭當做模版,完全仿照的,有些設備甚至從台灣運過來,就是要做到越像越好,實際到台灣才會習慣!」介紹到一半,正好瞧見有學生躺在病床上模擬病人,另一個學生幫忙換尿布,看到我們直直盯著看,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

trainingcenter

印尼海外勞工主要來自五大地區,分別是蘇門答臘楠梆省、西爪哇以萬隆為中心的區域、中爪哇以三寶瓏為中心的區域、東爪哇泗水(印尼最早輸出勞工的地區)、還有 Mataram 島(峇里島上方的島嶼)。「有些印尼人真的是從很鄉下的地方來,出國對她來說是沒有辦法想像的,我不只要教她上課考試的東西,還需要更多。」吳董特別提到了儲蓄理財的重要,他希望每一個準備出國的勞工,都能清楚知道自己如何賺錢、如何管錢、每個月該寄多少錢回家、又該留多少給自己。

「不過我再怎麼努力,總有一塊是很難教的,那就是真的飛到台灣後的心理建設。」這裡的學生將來會投入到不同的家庭和工廠,每個環境都獨一無二,會遇到不同問題,面對困難時內心要如何適應、如何堅持,是最困難的事。「這種東西,是 SOP 不了的。」

trainingcenter

把人當人,而不是產品或勞動力

常常在新聞和分析報導中,聽聞移工如何被仲介層層剝削,包含過高的牛頭費、超收的仲介費、高利率的貸款費,甚至有不實的工作說明和勞務合約,也總是聽到移工來台灣後從零開始學習,在訓練所什麼都沒學到。「很多同業看的短,盡量要 Cost Down,能擠出多少利潤就擠,訓練也都馬虎。我願意多做一些,賺的稍微少一點,但是長久永續經營,客戶端自然會了解從我這出去的勞工品質好,訂單會自己跑過來。」

訓練所內還附設一個小福利站,賣賣簡單的零嘴和飲料,收入拿來做勞工照護。「我有一個勞工在台灣生病了,需要緊急救護金,就從這個福利站的收入裡來支應。」

trainingcenter

仲介訓練所有沒有可能轉型?

訓練所的下一步,更要挑戰現有勞雇關係的結構。吳董開始與印尼各地區的護校合作,招募護校畢業的看護專業人才,給予更高階完整的培訓。「市場是這樣的,我相信消費者願意付更高的價錢,換來品質更好的服務。這樣的邏輯在其他產業都能成立,仲介業為何不能試一試?」

吳董目前正在與台灣仲介合作,推動雇主付費專案,讓雇主負擔勞工原本的部分仲介費和服務費,甚至每個月給勞工的薪水高於平均。或許有人會說,雇主請外勞就是要壓低成本的,會有人願意付更多錢嗎?但是換另一個角度想,當我們把自己最重要的親人 24 小時交由看護照顧,會不會希望自己的親人得到更妥善的對待?

trainingcenter

「老師,台灣見了喔!」打開 Facebook,和坐在教室的學生們加了新好友,她們馬上就準備飛了。前方等著她們的,是一段希望和挫折交織而成的漫漫長路。

但無論如何,總要啟程。


誰是 One-Forty

One-Forty (社團法人台灣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 是一個關注東南亞移工議題的新創非營利組織,於 2015 年 7 月成立。One-Forty 致力於東南亞移工的教育,讓移工透過在台工作期間習得實用的知識技能,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並為自己、家人、下一代,乃至家鄉創造更好的生活。One-Forty 也定期籌劃各式文化交流活動,讓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接觸、交流,進而同理。同時打開台灣民眾認識東南亞的窗口,擁有更多元完整的國際觀,建立一個實質友善的社會。

因為相信在夢想之前人人平等,我們投入東南亞移工培力,透過教育賦予移工能夠選擇不同人生的能力。每個月 100 元支持 One-Forty ,成為移工築夢的推手,改變的起點在這裡

【轉機人物專訪】從廠工到藝術家,那一場改變 Mark 的意外
【轉機人物專訪】從廠工到藝術家,那一場改變 Mark 的意外
【轉機人物專訪】從外傭到攝影師,Joan Pabona 用自身經歷告訴你「不要受限於身份」
【轉機人物專訪】從外傭到攝影師,Joan Pabona 用自身經歷告訴你「不要受限於身份」
移工們的中文課:學好中文,讓生活變得不一樣了!
移工們的中文課:學好中文,讓生活變得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