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回國移工 Liena:卸下移工的身份,11年海外旅程後的生活

陳凱翔
2017/08/17

文字/陳凱翔
攝影/Chace Lim

每一年,我都會帶著 One-Forty 的團隊夥伴到印尼,像是例行的沈澱和反思。因為身為一個在東南亞移工議題裡耕耘的非營利組織,除了關注移工們在台灣的工作與生活各面相。

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理解他們跨國旅程的另外一段光譜,也就是走進他們的母國家庭,看看出國之前,以及回國之後的生活。

兩年多以來,我很幸運的走進了許多移工們的重要人生歷程,像是結婚、生小孩、畢業典禮、創業開店。在這其中,有一個人的故事常常被我想起,不是因為什麼特殊遭遇,或是美好結局,但卻總是成為我在外面分享時,第一個提到的故事,她是我的印尼朋友 Liena。

liena's store

11 年的海外旅途,總算回了家

來自印尼西爪哇的鄉村 Indramayu,Liena 的青春歲月跨越了大半個地球。曾經到杜拜工作兩年,再到台灣工作了九年,現在的 Liena 回到印尼,完成了結婚大事,搬到了老公的家,落腳在東雅加達的郊區裡,重新開始了她的另一段生活。還記得半年前和 Liena 碰面,是她剛從台灣回國,在西爪哇 Indramayu 的新房子裡,興奮的說著即將結婚的事,那棟房子是她在台灣辛苦存錢幫媽媽買的,我們一行人坐在客廳裡,感受到苦盡甘來的喜悅。

半年後,我們再次啟程,來到雅加達,走進 Liena 的婚後世界。

「好久不見!」一聲中文的打招呼從遠方摩托車上傳來,清脆又熟悉。Liena 坐在後座,騎著機車的是新婚半年的老公 Yam,還有兩個小孩夾在他們之間,我嚇了一跳,隔了半年怎麼突然生出兩個小孩?Liena 趕緊解釋,是老公姐姐的小孩,住在隔壁總喜歡黏著她。

liena walking

跟著 Liena 的腳步,走進一個適合被寫成小說的社區,巷子非常窄,一戶一戶人家貼緊彼此的生活著,路中央成了社區公用的現成陽台,大叔搬張躺椅在路上乘涼,小孩在玩風箏、烤雞蛋糕的攤販前排了長長的隊伍,都在這條寬不到三公尺的巷子裡生動上演。

「我們到了,歡迎來到我的新家!」Liena 就住在眼前這間轉角口的小雜貨店裡,拐個彎進去又是幾戶人家,原來全是老公的親戚,一間是公公婆婆的、一間是表哥表嫂的、一間是姊姊的,典型的大家庭阿。

新婚以後,馬不停蹄的生活

問到 Liena 的新生活,她就像話匣子打開了停不下來,「你知道嗎,我現在每天都好忙好累阿,因為老公的家是在賣薑黃飯,已經賣了 20 年了,附近的人全部都知道這裡。我每天五點半就起床,公公婆婆凌晨要做二十幾公斤的飯菜。我負責幫忙包飯還有賣,早上六點半就開始賣了,每天可是要賣 160 份的,一路忙到中午,睡個午覺後就幫忙顧雜貨店到晚上十點!」

聽著聽著,我覺得 Liena 現在的生活實在是不輕鬆,搞不好比在台灣工作還辛苦。「還可以啦,每天都這樣就習慣了。不過有一點我比較在意,就是現在的房間很小,舊舊的老房子了,跟我幫媽媽買的新家差很多,那裡又新又很大。」Liena 偷偷跟我們說這是她最常跟老公抱怨的事,很想要趕快努力賺錢把房子重新裝潢。

liena and yam

不過我最好奇的,其實是 Liena 和老公相處的新婚生活,因為之前 Liena 跟我分享,她從台灣回印尼後,媽媽幫忙安排相親,只和現在的老公見一次面後就訂婚了,我總覺得不可思議,所以趕緊試探的問問她和老公的相處如何。「很好阿,我的老公很愛我,現在我們兩個做什麼事都一起,像是吃飯一起用一個大盤子,有時候在外面吃飯我們也會互相餵對方。當然也有小吵架阿,像是隔壁親戚會把衣服丟到我們家的洗衣機洗,我還要幫她們收衣服,我就會跟老公抱怨,但他很愛面子,都不好意思去跟親戚說!」

開一家衣服店,或是當幼稚園老師

看著眼前的 Liena ,兩年來都沒什麼變,說話一樣表情豐富,手舞足蹈,中文也一點都沒有退步,心裡默默的為她感到開心。有人說,愛是相處而來的,儘管 Liena 少掉了那段和老公培養默契的情侶時光,但還是在婚後的每個日子裡,繼續練習和磨合,牽牽小手,吵吵小架,每個人不都是這樣嗎?

「其實我心裡還想要再出國,因為現在我們貸款買了車,每個月要還車子的錢,也想要快點裝潢房子,過得舒服一點。但是又覺得,想要趕快生個小孩,陪伴孩子長大,而且剛和老公結婚,也還在學習在這個大家庭裡相處,所以目前還是會繼續待在這,跟著老公一起努力。」

liena and us

我一直都記得,Liena 和我說過自己心中的夢想,是當一個幼稚園老師,喜歡和小朋友互動,她也想要有一天能開衣服店,因為自己對剪裁和搭配衣服很有熱情。而現在的生活,似乎距離夢想還有一段距離,而且要考慮的,不只是自己,也多了老公和大家庭的關係與和諧。

這又更讓我確定,移工的跨國旅程,不僅僅在完成工作搭上飛機回家那一刻,就此結束。遙遠的那一頭,有新的挑戰,新的困難,新的生活需要再融入,對每個人來說,都不是件簡單的事。

但我始終相信 Liena,她的樂觀和正向,還有同理和勇敢,會讓她繼續走出屬於她的路。

搭上飛機,我們回了台灣,下一次,再過去找她。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