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回國移工 Warti:為了在家鄉開間衣服店,我逃跑了,然後被抓

陳凱翔
2017/08/21

文字/陳凱翔
攝影/Chace Lim

我叫 Warti,今年 28 歲,有個已經八歲的兒子。我來台灣總共四年,在今年二月的農曆過年前,我在台北車站被抓了,然後被強迫送回印尼。

我家在印尼的西爪哇,一個叫 Indramayu 的小城市,家裡以前種田,小時候我都會幫忙爸爸一起下田,還記得腳踩進去田裡都是泥巴,很難拔出來,但是印象很深刻。高中畢業沒多久,我就結婚了,跟老公開了一個小小的衣服店,但是一開始實在是很簡陋,店的位置很偏僻,連裁縫機也不夠,那時候心裡想,搞不好我可以到台灣工作,賺多一點錢,可以買更多布,還有做衣服的機器,也想要有錢把店開在人潮比較多的地方。

warti

雖然很不想要和小孩分開,我還是決定來台灣了。一開始的工作是在一個家裡照顧小孩,做了一年,每個月一萬多塊薪水,我發現錢存的不夠。後來我在台灣的一個印尼朋友逃跑了,她的老闆會一直打她,很大力的打,她怕她死掉所以跑了,然後她跟我說逃跑以後的薪水比較多,叫我也跑掉,我一開始好怕,但為了可以賺錢賺更快,趕快回印尼陪小孩,我就鼓起勇氣試了。

把害怕吞下肚,決定逃跑

還記得逃跑那天,我在外面菜市場買菜,我打電話給朋友,她聯絡了一個仲介開車來菜市場接我,我就搭了他的車逃了。我付了一筆錢,讓仲介幫我找其他工作,結果到了醫院去照顧老人。

warti

這個工作很辛苦,我每天五點半起床,工作到晚上十一點半,因為老人不能動,要用管子餵他吃東西,幫他清理,一整天都不太能休息。這裡的薪水比我第一份工作高,但我想更努力,所以工作之外我還在網路賣衣服,每天十一點半工作結束,我繼續做賣衣服的事,每天半夜兩點才睡覺。辛苦了幾年,我幾乎把所有的錢都寄回家了,好不容易蓋了一個新房子,在馬路旁邊地點比較好,除了自己住,也弄了一個新的店面。

在台北車站大廳,被警察抓了

有天放假,我坐在台北車站的大廳,警察突然來了,要看我的居留證,我愣住了,好害怕,但也沒辦法,只好被帶回警察局,後來被關在宜蘭拘留所。在那裡有三百個印尼人,都是被抓的,一個房間裡有四十個人,每天都只能待在房間,我在那裡兩個多禮拜,然後被送回印尼。

剛回印尼的時候很擔心,因為我存的錢不夠,只能買三大塊布和一個招牌而已!但不知怎麼的,我運氣很好,回印尼後衣服店的生意越來越好,每天都好多訂單,大家都喜歡我和老公做的衣服,朋友推薦給朋友,常常要趕訂單到半夜,因為衣服實在太多了要一直做才能趕快交貨。但是很高興能賺了些錢,現在已經買了更好的機器,越做越上手。

wartifamily

創業當老闆娘,很累但是很充實

如果你問我未來的夢想,我希望可以和老公繼續打拼,把衣服店做大一點,然後可以教那些沒有工作的人,讓他們學會做衣服,然後到我的店工作。

我覺得,成功就是自己有能力去幫助別人,像是讓沒有工作的人也可以找到工作,或是捐錢去村子裡蓋學校,讓小孩子能夠從小就有好的學習。如果能做到這樣,我的心裡就會更滿足,覺得努力都沒有白費。


關於【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你也是喜歡聽故事的人嗎?如果你也相信故事的力量,就一起加入我們吧!透過小額捐款,你可以幫助我們讓更多的人用這些真實而有溫度的故事,來認識這個世界的各種樣貌。點這邊加入我們,成為 One-Forty Club 的一員。


【逃跑之後】用不同的角度認識「逃跑外勞」的真實樣貌

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自己離開台灣
找一個暫時的家:庇護所裡逃跑移工的世界
我家的看護逃跑了,我希望妳好好生活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