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Forty - 那個我們稱之為家的地方

張正儀
2017/11/21

文字/張正儀
攝影/Kenny Mori, Chace Lim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2015 年那個 6 月,在 Subway 見到凱翔,他打開電腦,眼神發亮的跟我說起他計畫的那一天。

那一天,就好像打開一只音樂盒,音樂流淌在時間的腳步中陪伴我成長。我的人生好像開啟了副本,東南亞、社會議題、非營利組織這些關鍵字開始走進我的生命中,教我學會用更細膩溫柔的方式去理解、去在乎這個世界、去同理他人。我的人生劇本中開始出現了其他角色,不只我很重要,一同在舞台上、沒有站上舞台的人也一樣重要,當我們都能輕鬆自在的在台上展現自我,那才是最美最好的一齣劇。

no3_elisa_1

你有沒有勇氣 做一個與眾不同的選擇?

常常在活動、分享的時候被問到,「你怎麼會想要加入 One-Forty?」

我通常會提起大學交換時的經驗,在英國獨自生活了一年,才一年,就足夠讓我體驗到當刻板印象成為實際,那種不舒服的對待。那段經歷,讓我能夠同理這些在台灣努力工作移工們,他們其實沒有做錯什麼,只是出生在一個經濟相較沒有那麼好的地方,需要因為生活更努力一點,僅此而已。

而「出國工作」是移工們為了生活下的勇敢決定。

如果讓我用一個形容詞形容東南亞移工,「勇敢」會是我的答案。將自己放在一個語言文化不同的環境絕對不是一個容易的選擇,我們都害怕未知,踏出舒適圈之後的不確定和壓力總讓人恐懼,但相信著人生還有不一樣的可能,提著一只行囊離開家鄉落腳在台灣這塊土地上。

我不只一次被這些勇敢的人兒感動,他們的故事也鼓勵著我、教我相信:勇敢不是不害怕,是面對恐懼與它共存,但還是願意跨出去嘗試。

no3_elisa_4

而「加入 One-Forty」是我做的勇敢選擇。

交換結束之後我回到台灣,回到熟悉又有點不適應的生活,帶著滿滿經驗和滿滿疑惑,懷疑同時又肯定自己的存在的時候,遇見了 One-Forty。從志工、兼職、到正職,時間不長不短,正好足夠我認識這裡,也將我自己好好的灌溉這個組織,讓它發芽長大。

從沒想過會參與一個 NGO 的建立從零到一,我們在每一次的活動、課程學習與成長;在每一次會議和檢討中進步;在每一次 Rocket Camp 更認識彼此;也在每一次與移工相處時,練習調整讓自己成為移工能倚靠信任的對象;每一天都站穩腳步,持續在移工議題這個領域深耕茁壯。

台大商學院畢業,看著身邊的朋友有人進銀行,有人在外商,你問我會不會緊張?會啊,當然會,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選對路,有沒有真的發揮自己的專長,有沒有幫助 One-Forty 成為一個更好更完整的組織?

而在課堂和學生相處看到他們一字一句、一筆一畫認真學習的樣子;在東南亞星期天,看著印尼人、菲律賓人、台灣人圍著圈圈一起野餐聊天時;在展覽擺攤位,認真閱讀移工故事,聆聽我介紹 One-Forty 一雙雙真摯的眼睛與耳,都再再向我大聲宣告,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每一個和移工度過的週日都像一次充電,讓我不斷地有動力向前,幫助移工們看見他們自己的價值,從中我也找到自己的價值,就這樣彼此給予我們都能長成更好的模樣。

no3_elisa_2

因為緣份相遇 就把彼此好好的刻印在心上

我們總是和學生說我們是一家人,穩穩記妥每個人的名字,在禮拜天台北車站大廳的人潮中認出彼此,熟練的親親臉頰,說聲好久不見。「記住」和「被記住」有多重要,是直到我真的到了印尼,再一次在擠滿人的小火車站見到好久不見回鄉的印尼學生,被那一霎純然的驚喜與快樂所感動,原來被放在心上的感覺是這樣的美好。

移工們來到台灣若干年,降落在家家戶戶、不同的工廠、養護所中,化作阿蒂、安娜無聲勞動,完成三年六年的合約,回到家鄉結婚生子,家裡請來另外一位看護,產線上換了一位勞工,好像鴨子划過水一切又回到了原本的樣子。

但如果沒有人記得,那是不是一切就好像沒發生過?所以我們都渴望在彼此心中烙下一些痕跡,好證明那些努力打拚生活、在一起相處的時間,是真真實實存在過。

當看到已經回到印尼的學生如數家珍的背出 One-Forty 團隊成員的名字,從房間裡拿出 One-Forty School 的講義和課本,我們細數那些在台灣的回憶,一起上過那些課、去過那些地方,我能清楚感受到我們之間的連結和在彼此生命中的重量與溫度。

一次回到印尼的田野調查、兩次週年派對、四期移工學校、二十場東南亞星期天,於是這些異鄉人成為的我的另一部分,在捷運上看見推著輪椅或是包著頭巾的東南亞人總會多看幾眼,看看他們有沒有需要幫助的地方,或是朝著他們猛傻笑,希望成為他們放假日的一抹陽光。

看到印尼文、印尼菜的時候會撂幾句印尼文告訴朋友什麼好吃,噢,菲律賓的 momo chacha 叫做 halo halo,印尼也有很像的叫做 es buah,吃巴東牛肉、辣炸蛋、薑黃飯就像吃魯肉飯一樣稀鬆平常。

在外婆家的時候會和照顧她的 Amin 多聊幾句話,問問她兒子怎麼樣,喔大學上的很好啊,原來今天晚餐還有加 Amin 她從印尼帶到台灣偷種的沙薑。因為學生記住自己的生日偷偷開心,被 tag 的時候回上個幾句破破的印尼文,一起逛夜市吃平價牛排,收到她們做的乾燥花和別針然後好好收藏。

no3_elisa_3

其實我們沒有想像中的不一樣,當褪下語言和膚色的差異,我們一樣都會為心愛的人擔心流淚,一樣想要孝順父母,一樣會犯錯。看見我們彼此相同的地方,才是真正擁抱世界的開始。

面對一個議題有千百種切入的角度,而我們選擇用這樣溫柔婉約的方式去軟化它。每支影片、展覽、工作坊,都在向不認識移工議題、對東南亞有刻板印象的人開一扇全新角度的窗。如果,有更多人像我們一樣在乎,那就像更多的石頭投入水塘,改變的漣漪就更有可能達到彼方。

致寧說,改變不是一個人做很多 而是每個人都嘗試做一點點。有人說我們傻得可以,我說就是因為這一股傻勁和無可救藥的堅定,One-Forty 才有力量讓人相信,這個世界永遠有更美好的可能,我們都能選擇善良,都能擁有改變的力量。

One-Forty 就是一個這樣的地方,一個永遠充滿正能量,不會對這個世界失望;一個不會因為你來自的地方不同、語言不同而對你有所改變;一個每個待過的人都會想要稱為家、想要一直回來,可以獲得滿滿勇氣與愛的地方。

【圖輯】在台北車站大廳,那 100 個美麗的瞬間
【圖輯】在台北車站大廳,那 100 個美麗的瞬間
【轉機:台灣】年度攝影展之後:One-Forty 團隊想和你分享…
【轉機:台灣】年度攝影展之後:One-Forty 團隊想和你分享…
2020 One-Forty 年度徵才季,正式開始!
2020 One-Forty 年度徵才季,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