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a:國中畢業我離家工作十年,現在我開自己的雜貨店

黃妤婷
2017/11/23

文字/ 黃妤婷
攝影/ 陳凱翔

如果說對台灣人而言,「開咖啡廳」是一種小確幸,那麼對印尼人來說,「開雜貨店」或許就是他們的確幸。儘管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初中畢業就開始離家工作的 Rina,十年後終於完成了這個心願。而 Rina 的雜貨店,並不只是堆滿貨品的商店,而是一小間有溫度、有細節、甚至有顏色主題的小屋。在這裡,有 Rina 在台灣認真工作的印記,還有她回到印尼用心生活的證明。


我是 Rina,我今年 27 歲。念完初中,我就開始工作。

我媽媽、我爸爸,都是「沒有錢人」,所以我要出去賺錢。我先去印尼泗水工作三年,然後去台灣工作六年。

我一開始在泗水照顧小孩,一個月 50 萬印尼錢(約台幣 1250 元),但是聽說去臺灣賺錢比較簡單。我媽媽說不能去馬來西亞,可以去香港或台灣可以。但是剛來台灣的時候我很緊張,因為講話不一樣、寫的字也不一樣。我以前去台灣的時候是 18 歲,但我的護照是寫 22 歲,因為那時候要 20 歲才可以去工作。我現在的 27 歲是真的。

migrantstory_rina_2

細數那些辛苦但也讓人深刻的海外工作經驗

第一次去台灣,我的老闆對我很不好,第一年我完全沒有放假,三年差不多放了三次假,每次只有半天。我的老闆會一直唸我、要我認真、把所有事情都弄好好的。但是第二年的時候,我的老闆跟我對不起,他說:Rina 我對不起你,因為我每天都罵你,但是我希望你要好,所以叫你工作要做快一點、做好一點,因為如果我沒這樣,你就會亂七八糟的。

那時候聽到她對不起,我跟她說:「姑姑沒關係。」我的老闆也是沒有結婚,一個人,她都叫我叫她姑姑。我覺得姑姑讓我變得比較會想事情、做事情主動一點。

第二次再來台灣就很好啦,我去高雄工作,因為我姊姊也在高雄工作。我照顧一個阿嬤,阿嬤人很好、老闆很好,全部都很好啊。我的阿嬤跟我說:不要叫我阿嬤,叫我媽媽就好。

我的媽媽(阿嬤)對我很好,她知道我喜歡珍珠奶茶,每次看到我喝都會說再喝會變得胖嘟嘟的,但是她出門還是都會買給我喝。我第一次放假要跟我的姐姐出去的時候阿嬤很擔心我,叫我打電話給姐姐,讓她跟姐姐講電話,我也給阿嬤看我跟姐姐的照片,看我們是不是跟我長得一樣,然後阿嬤才放心讓我出門,叫我不要太晚回家。

migrantstory_rina_3

「以前我賺錢都給家人,現在我想幫自己賺錢、存錢。」

第一次去台灣,我把全部賺的錢都給爸爸媽媽。第一次回來印尼,我想要開店,可是那時候我身上都沒有錢了,所以我跟媽媽說:媽媽我以前錢全部給你了,我要再去台灣第二次,對不起以後不會給你很多錢,因為我要把錢存起來,以後要用。

第二次回來印尼,我媽媽就叫我快結婚,她說:你現在都 26 歲,等你再出國三年回來,就快三十歲了,就太老了!你要趕快結婚,你從小時候就一直工作一直工作,你的身體要休息了,不要再出國工作了。

後來我就認識了現在的老公。那時候我跟他說,我還要去台灣,你要不要等我?他說沒關係可以等我。我還問他說,「你是想要女朋友而已,還是想要結婚?」他說:「我是真的想結婚。」我想說好吧,如果你真的想結婚,那再等我一年,他在 Bogor(茂物)工作,我去 Jakarta(雅加達)工作。一年後,我們就回來這裡(東爪哇小鎮 Ngawi)結婚了。我覺得他真的很好啊,因為我很囉唆,真的很囉唆,但是他都很忍耐,對我很好。

migrantstory_rina_4「要不要跟老公一起拍一張照呀?」「不用啦!他很那個啦,害羞啦。」

我現在已經回來印尼三年了。現在有時候還是會想台灣啊,在那邊工作賺比較多錢,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有時候也會想,可以跟我老公一起去台灣工作的話也很好,一起賺錢,也可以有一個人照顧,但是我老公的媽媽說不行。

我看過一句話,忘記在哪裡了,它說:「你出去在哪個的地方,你也一定是要回來。不管你去多遠的地方,你還是要回家。」我覺得也是很對。跟我老公結婚之後,我就搬來現在這裡,開這間小小的店。

現在開這個店是我想的,但是一開始也是很難。我結婚才搬來,在這裡誰都不認識,他們會問我為什麼要開店,我就是說我喜歡,而且我相信我可以。我婆婆說,「妳哪裡有錢開店?」但是他可能不知道,因為我以前就是沒有錢的人,所以我工作都有好好存錢。

「開店很難啊。但是開店是我很喜歡的事情。」

一開始,我的身上有 15 萬(約台幣 375 元),我跟老公去市場,問他說要買什麼東西來賣,他說你高興就好。所以我就去買那個粉阿、尿布、隨便買一些,最後帶了兩箱東西回來開始賣。我的店原本在後面,小小的,今年二月搬來前面,我買了新的櫃子、冰箱,我請修理房子的人把前面整個開起來,然後這邊開一個門,經過的人才看得到啊。地板跟門都是紫色的,因為我喜歡這個顏色哈哈。我老公都沒關係,說我高興就好呀!

migrantstory_rina_5

現在我的店,如果沒有熱鬧的時候,一天可以賺 80 萬(約台幣 2000 元),還沒有扣掉成本;熱鬧的話,差不多 150 萬(約台幣 3750 元)。我這邊有賣米、有賣蛋、瓦斯、冰的東西、很多啦。

每個人要買的東西都不一樣啊,像是要用的肥皂也不一樣。如果有人要買的東西我沒有,也都會跟我說:「Rina~以後賣給我好不好?」有時候我會出門回媽媽家,但是因為現在有開這個店,我就會比較擔心。有時候我關門,就會有人打電話給我說:你在哪裡?怎麼沒開店?有時候會很累,但是也覺得現在這樣,就是很好。

migrantstory_rina_6

從台灣帶回來的招財貓,讓這間店成為印尼鄉村裡最吸睛的雜貨店

以前在台灣看到這個(招財貓)就覺得很可愛呀,手一直這樣揮來揮去。我在台灣常常看到這個,我就在想為什麼去買珍珠奶茶、買雞排,去哪裡買東西都會看到這個,我覺得這個很可愛就想買一個。這個很貴啊,但是沒關係阿我想要。

很多小朋友來買東西看到這個就會一直跳跳跳,想要摸摸看啊。有時候老人也會問這個是什麼,可不可以買呀!我說,不行,這個沒有賣啦(笑)!

我的店現在很小東西又很多,以後,我想要讓我的店更大,讓大家可以走進來逛逛。雖然我現在賺錢沒有很多,但是我覺得在家裡跟老公一起開店,很好。

店小小的也沒關係,因為這就是我自己的,不是別人的,我不用害怕。


關於【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你也是喜歡聽故事的人嗎?如果你也相信故事的力量,就一起加入我們吧!透過小額捐款,你可以幫助我們讓更多的人用這些真實而有溫度的故事,來認識這個世界的各種樣貌。點這邊加入我們,成為 One-Forty Club 的一員。


【推薦你更多:移工回到家鄉後勇敢創業的故事】

專訪回國移工 Warti:為了在家鄉開間衣服店,我逃跑了,然後被抓
Nanik:我的水果冰 + 肯德基炸雞 + 烤雞店
Heni:成為移工不是夢想,我要讓所有人透過教育打破貧窮

【轉機人物專訪】從廠工到藝術家,那一場改變 Mark 的意外
【轉機人物專訪】從廠工到藝術家,那一場改變 Mark 的意外
【轉機人物專訪】從外傭到攝影師,Joan Pabona 用自身經歷告訴你「不要受限於身份」
【轉機人物專訪】從外傭到攝影師,Joan Pabona 用自身經歷告訴你「不要受限於身份」
移工們的中文課:學好中文,讓生活變得不一樣了!
移工們的中文課:學好中文,讓生活變得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