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二訪】老的時候,我會記得年輕時自己有多勇敢

陳子琳
2017/11/23

文字/陳子琳
攝影/陳子琳、陳凱翔

我是安娜,剛結束在台灣六年的看護生涯。現在,我想給自己一點時間到處看看,想想接下來要往哪裡走。

年輕時,我不知道我未來想做什麼。那時爸爸就叫我來台灣工作,因為台灣的薪水比印尼的還要高,所以叔叔賣了家裡的一頭牛、湊齊了我來台灣仲介費,於是我就這麼來到台灣,一待就是六年。

要再努力一點,才會有更多的機會

在台灣的前三年,我是在嘉義照顧一個阿嬤。阿嬤的身體其實沒有很差,我只要每天幫她煮飯、還有每個星期陪她去醫院做復健就好,日子很單調、也很無聊。直到有一次我在醫院的時候,跟其他的印尼人借了報紙來看,翻一翻,就看到印尼空中大學 (UT) 的招生消息。

我才開始想說「對耶!我也可以在台灣把大學讀完呀。」所以我就選了英國文學的課,在台灣一邊工作、一邊上課。

在台灣當看護,我常常一天有 12 個小時都要工作,身體已經變得不太好了,所以我知道我要很努力充實自己、才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我那時選擇學英文,也是想說如果以後找工作、跟老闆說我會印尼文、中文和英文的話,那麼,我應該會有更多機會吧?

migrantstory_Anna

我開始學習後,我也找其他的印尼朋友一起來讀書。可是他們都說:「我年紀已經很大了,讀書不重要。平常跟阿公阿嬤在一起已經很累了,而且,妳再怎麼讀也沒有用啦,再怎麼努力妳還是外勞啊。」但我不管他們,我還是繼續讀書,前前後後花了好幾年才完成學位。

後來的三年,我到了台北的安養院,雖然工作更累,但我也認識了很多組織和朋友。有一年的印尼獨立紀念日,我跟幾個朋友,和國立臺灣博物館一起,把印尼的文化和傳統舞蹈表演都搬到台灣、辦了一場好盛大的活動。其實,在博物館辦活動真的不簡單,但是我很好強、覺得一定要把事情做好才行,所以我就用安養院工作的空檔規劃活動、和朋友討論,雖然過程很辛苦,但是活動當天看到很多人來我辦的活動,我真的好開心、也覺得這些辛苦都不算什麼了。

我想讓他們知道,即使犯了錯,還是有人會關心他

放假的時候,我也會和燦爛時光的朋友一起去監獄,探訪那些在台灣犯罪的印尼人,他們有好幾個都是殺了人被關的。有的是和其他國家的移工吵架、情急之下就殺了人;也有的印尼人殺了他們台灣的老闆。他們雖然不對,但我覺得他們也很辛苦,被老闆欺負、還被欠薪水,在壓力很大的情況下才做了錯事,而他們也付出了二十幾年的時間在反省了。

他們每三個月才能打電話回印尼一次,但如果印尼的家人沒有接到電話的話、就要再等上三個月。在監獄,他們也工作,但是錢都只有一點點,可能連牙刷、牙膏的錢都付不出來。有的人牙齒痛可是沒有錢,也要等我們去探視他的時候給他一些錢,他才有辦法去看醫生。

每個月,我就這樣和他們隔著透明的牆,在 10 分鐘的會面時間,聽著話筒那端傳來的聲音。我寫下他們需要什麼、接下來想看什麼樣的書、還有想和家人說的話,然後再輕輕掛上電話,走出看守所,盡可能地完成他們的心願。

migrantstory_Anna

如果回到印尼,只能在都市工作的話,不如再來台灣吧!

去年我在台灣的工作告一段落了,我短暫回到印尼、也試著找新的工作。我的家鄉比較偏僻 (靠近中爪哇) ,找不到很好的工作,當老師的姐姐也幫我一起找啊,但薪水比較高的工作都在雅加達,而且都是要長期坐在辦公室的那種。

我就覺得,如果要到雅加達的話,不如再來台灣吧!我在這裡有朋友、還可以做有意義的事情、也可以幫忙更多印尼人啊。在台灣的這些日子,我發現自己很喜歡與人相處、也喜歡學習新的事物,更重要的是,我喜歡幫助人、讓他們知道還是有人在關心他們的。

爸爸媽媽知道我想再來台灣的時候,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們並沒有反對,我想,是因為他們知道我在台灣是在做好的事情吧。可是我知道他們有偷偷在擔心、擔心我如果再來台灣,就會錯過適合結婚的年齡。因為我們印尼人都比較早婚嘛,而我已經 25 歲,已經不算年輕了。

很多親戚都會問我說:「妳怎麼還不想結婚啊?」、「跟妳一樣大的女生都生好幾個孩子了。」不像台灣人比較 Free,結不結婚比較沒關係!

我自己其實不太擔心什麼時候結婚,因為我想趁現在多做一點事情,而且結婚也不簡單啊,這可是要跟一個男生一起生活很久欸!我都跟親戚說:「會啦!我明年就結婚了。」可是,我已經決定好要慢慢地、好好地找適合我的人。

再來台灣,並沒有我想像的簡單

再來台灣,我一開始是想讀研究所的。可是啊,我投的每一間學校,通通沒有上!我雖然有空中大學 (UT) 的學歷,但是它是兩年制的,而這樣的學歷並不被台灣的政府承認。有朋友建議我回去印尼讀四年的大學再過來台灣,可是我就在想,這樣我讀完大學就要 30 歲了。

但是,我的弟弟也還在讀書、我不想要我的父母再幫我負擔這麼多了。所以,我還是想趕快開始工作賺錢、不要讓他們那麼辛苦。

migrantstory_Anna

我是一個很倔強的人,我不喜歡在別人面前露出脆弱的樣子、不想要他們擔心我。可是也因為我看起來很堅強,在台灣的經驗跟大部分的印尼人的都不一樣,就有些印尼女生會覺得我很自大、不喜歡我。可是,事情並不是這樣的。我只是選擇我覺得對的事,然後很努力地去完成。

從小,我爸爸就跟我說要當一個好的穆斯林。在台灣工作的那段日子、一度撐不下去的那些夜晚,也是因為有信仰才讓我更堅強。雖然現在我還不知道要做什麼,但我相信只要我當一個很好的人、願意幫忙更多人,Allah (阿拉) 已經為我準備最好的安排,在未來!

現在,我給自己兩年的時間,好好地在台灣走走看看,在 27 歲以前、細細探索我真正想做的事情。我覺得學東西很開心,有機會的話,我什麼都想試試看。趁年輕多學一點,這樣以後我老的時候,還會記得我曾經這麼勇敢。


採訪後記

在訪談的過程中,我一直在想怎麼形容安娜這個女孩。但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樂天」和「善良」最適合她。想再來台灣讀書、幫助更多印尼人,申請研究所卻處處碰壁。一般人到這一步,可能就想回去印尼找一份安穩的工作、或是找個不錯的男人嫁了,而她,決定再給自己兩年到處走走、試試各種可能。這個決定看起來有點天真、卻又勇敢的不得了。

祝福安娜。


【更多關於移工在臺灣生活的點點滴滴,推薦你讀:】

專訪回國移工安娜:我想再次回台灣,不是做看護而是成為研究生
Norie:我在這裡合法的努力工作,雇主請把我當「人」對待
Ainy : 勇敢面對,只要我們在對的一方,一定會有人幫助我們

用看一場電影,支持台灣的每一位移工
用看一場電影,支持台灣的每一位移工
Fitri:我用真心,換來老闆的放心
Fitri:我用真心,換來老闆的放心
歸國移工的告白:「除了來台灣賺錢,我還從台灣帶走了… 」
歸國移工的告白:「除了來台灣賺錢,我還從台灣帶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