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東南亞說】我覺得體內有一女一男,共用著別人選的名字

One-Forty team
2018/02/14

【聽東南亞說】是 One-Forty 取材至「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計畫的系列東南亞作品。我們將引介數篇來自東南亞文學論壇所精選的作家和作品,透過這些文學作品,讓遠在台灣的你,能用一種更敏銳而細緻的方式、從生長在那片土地的作家之眼,來認識或許跟你所想像的全然不同的東南亞。


One-Forty 成立以來,接觸了各式各樣的移工,其中又以女性移工為主。他們有的年輕、有的年長;他們既是傳統的,無怨無私的為家庭犧牲奉獻自己的人生,同時又是非常現代的,流轉在不同的國家之間,汲取各種不同文化,而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己。

如果說我們認識有一百位女子,那同時也就意味著,我們看見了一百種不同的女子樣貌。

然而在穆斯林文化中,女性可能又是相對被壓抑的,在印尼、馬來西亞這些穆斯林國家,現代女性如何去表述自己的自由靈魂和多樣面貌呢?想介紹兩位分別來自印尼和馬來西亞的作家給你,他們如何去解讀「自己的臉」、如何去表述自己的身份認同。


自己的臉

作者/諾拉茲瑪阿布巴卡(Norazimah Abu Bakar)

各種顏色
有寂寞
有悲傷
有喜好
有歡愉
有話要講
有哭聲
有抗議
有威嚴
有自我
有眼淚
有沉默
傾注在這畫布上
繪出生活
自己的臉

於蘇邦配買
2013 年 8 月 11 日

莎昆妲羅(節錄原小說片段)

作者/亞悠・塢塔米(Ayu Utami )

我叫莎昆妲羅。

我常覺得我體內有兩個人,一女一男共用一個別人選的名字。

我不記得我是什麼時候開始知道我是女生,正如我們不再記得我們是什麼時候開始記得事情的。我猜我父母從我還不會說話的時候,就不斷告訴我:妳是女孩子。我不會說話,要怎麼爭辯呢?

但有一天,我內在的那個男人出現了。沒人告訴我,他也沒自我介紹,但我知道他是我內在的那個男人。他是在我還很小的時候出現的。那時我像紡錘頭一樣跳舞。我像跳舞的伊斯蘭托缽僧一樣轉圈圈,直到我的裙子像風鈴草一樣膨起來。加速度讓我的身體輕飄飄,因此我踮著腳尖。像桃花心木的種子一樣輕巧。然後我飛起來,感到有東西脫離了我──就是他。我內在的那個男人,我的那個男人。他愛我。他吻了我的額頭,沒有離開。

完整原文請點這邊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 計畫介紹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從台灣這座島嶼所在的北緯 23.5 度出發,朝赤道的方向探索,透過文學作品翻譯、邀請東南亞作家來台交流,策劃主題式的推廣活動——「作家指南逐談」、「馬來西亞讀書會」、「移動說書人」、「文學論壇」,作為不同文化間交流的觸媒與場域,在台灣與其他東南亞國家之間建立起相互認識與溝通的橋樑。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 03/02 – 03/03 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 B1國際會議廳 | 03/04 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 | 03/06 臺中・國立台灣美術館。2018/02/01 開放線上報名,更多活動可以參考官方網站臉書粉絲團


想介紹幾位我們所認識的、那些又傳統又現代的女性給你:

Lilis:新加坡2年、台灣9年,我靠自己的力量蓋了我自己的房子
Anna:老了的時候,我會記得年輕時自己有多勇敢
Warti:為了在家鄉開間衣服店,我逃跑,然後被抓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