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東南亞說】在自己的世界有無限自由,我可以是任何樣子

One-Forty team
2018/02/21

【聽東南亞說】是 One-Forty 取材自「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計畫的系列東南亞作品。我們將引介數篇來自東南亞文學論壇所精選的作家和作品,透過這些文學作品,讓遠在台灣的你,能用一種更敏銳而細緻的方式、從生長在那片土地的作家之眼,來認識或許跟你所想像的全然不同的東南亞。


你知道嗎?許多來到台灣工作的東南亞移工,其實和你我的年紀相仿,正處於他們人生精華的二三十歲。如果說和移工成為朋友,能讓我們認識到不同的文化,那麼和他們成為網路上的朋友,更是可以讓你從原本自己的「同溫層」往外在擴散一點,看到另外一個不太一樣的世界。

其實 One-Forty 也是,除了週末和移工的朋友相聚之外,更多的時候,我們是透過網路和這些移工朋友保持聯絡、建立關係。對於這些在異鄉打拼的朋友來說,有的時候網路世界比真實世界更讓他們感到自在。也因此,在網路上,我們更容易能看到他們另外一面真實的樣貌。比方說,有些在現實生活中害羞寡言的移工,在網路上實則是一位經常分享自己觀點和生活的網紅呢!

在這些移工的網路「個人頁面」上,你能夠認識到他們在台灣工作之外,那些同樣真實而精彩的生活體驗。

今天想介紹兩位來自東南亞國家的作家給你!第一位是來自泰國的帕達・雲(ปราบดา หยุ่น):在〈括弧裡的或然率〉這篇散文中,他彷彿就坐在你的對面,拿著一杯小酒、親切地和你分享他自己的故事,以及成為一位職場新鮮人之後,那些瑣碎而重要的生活體驗。但網路上的形象或樣貌,就一定是真實的嗎?

今天的第二位作家,是來自緬甸的尼朋樂(Nay Phone Latt),他在〈是杯良藥還是毒藥?〉這篇短文中,就提出許多對於網路使用的心得,還有「Burgllish」( Burmese+English 緬甸式英文)的小反思。一起來讀讀這些東南亞青年的文字吧!


括弧裡的或然率(節錄)

文/帕達・雲(ปราบดา หยุ่น)

我的紙掉了,(這張紙來自我國中一年級用的筆記本,表面的藍色線條已經開始褪色,整張紙只有一個句子,寫在筆記本分隔線數下來第三行,我用黑色鋼珠筆寫下的筆跡小心翼翼,奇怪呀,到今天還清晰可辨。這個句子的要旨是:「我永遠不會改變」。

是從什麼改變也完全不記得了,所以真的很困惑,想知道自己有沒有守著當初的諾言。我試著回想 12、13 歲的時候,自己都在想些什麼?但不管那是什麼,一定是很重要的事吧,重要到必須對自己承諾絕對不會改變,我當時大概非常喜歡自己的想法。

以前我很喜歡讀哲學家的名言,而且理所當然地覺得自己也有不輸這些人的智慧,有時碰巧讀到某些非常有感覺的句子,就拿來當作自己的人生格言。還記得有一句話是這樣的:「如果你想當好人,表示你不是好人。」讀完我都跪了,好清脆的一巴掌,唉!太深刻了,真的是這樣,人要是想當好人,表示還不是好人,因此,我必須不想當個好人,但又要表現得讓別人覺得我是好人,想完我都忍不住笑了。

老媽說,小孩子長大了就會有這種時候,你可能會問自己,生下來幹嘛?當找不到理由,你就會回頭來怪罪爸媽把你生下來幹嘛,從沒要求過要帶你到這個世界啊,突然就把人帶來,都沒經過同意欸。老媽現在先跟你說好啊,老爸跟老媽對不起你啊,孩子你說的對,老爸老媽沒有權利沒問過你就把你生下來,把你帶到這個世界上,還為所欲為地要求這個要求那個,逼你上學,逼你吃菜,逼你讀書,逼你起床,逼你睡覺,處心積慮地設法讓你能從事某個職業,孩子你最好跟這樣的人結婚,跟人家打招呼啊,要尊敬那個人喔,叫聲伯伯,這個要叫阿姨。這些老爸跟老媽全都真心認錯,可能的話,當你想要有自己的小孩時,試著先問看看他想被生下來嗎?如果他沒回應,表示不想生下來,如果他不想也不用把他生下來,讓他隨命運安排去生在小貓小狗的肚子裡吧。老爸老媽真的錯了,孩子啊,你要生氣還是討厭我們都可以喔。

我媽真聰明,在離開前搶先一步懺悔,當老爸老媽後來因為翻車意外掛了,我只想念他們,怎麼可能冷血地討厭他們或生氣呢?我沒有要求要來到這個世界,爸媽也沒有跟誰要求過要從我的世界離開,至少,不需要在同台車上一起走吧?總有個人會想晚點走,好再多陪我一下。

朋友們都擔心我在那次意外後,會變成問題少年,但沒有。雖然以後沒有爸媽陪在身邊了會難過,但我剛好是自我世界很遼闊的人,有爸媽、朋友的世界算是外在世界,少了兩個人不會讓我的世界變得可怕。必須回到外在世界的時候,會覺得寂寞、悲傷是很普通的事情,但不是嚴重到要去依賴毒品的問題,也不用為了追隨誰而去就把自己弄死。因為在我的自我世界裡,有著無限的自由,我想要是什麼樣子都可以,想做什麼、想當什麼、想吃什麼都行,超有趣的吧!根本不用煩惱啊。如果我跑去吸毒,就必須遠離這個有趣的世界;如果我自殺,就無法再從中獲得樂趣了。

…完整原文請點這邊


是杯良藥還是毒藥?(節錄)

文/尼朋樂(Nay Phone Latt)

記得我是在 2004 年到新加坡工作時,才和所謂的網路特別熟悉了起來。在新加坡買賣這些網際網路使用權的 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 (ISP),都是私人公司。因為獲得網路使用權的費用並不太高,幾乎家家戶戶都能方便地使用網路。也因此,只要一早起床,世界就好像為了方便我們看見與研究,而將一切準備好,放在桌上,並等候著我們。尤其在大學院校中,更是方便。不管在校園的哪一個角落,只要打開自己的筆電,就可以透過無線網路系統上網。

由於我在新加坡不是留學,而是工作,坦白說,我使用網路的主要目的,不過是為了與分隔兩地的家人、親戚、朋友互相聯絡而已。簡單來說,透過 Chatting Services 的幫助,我好像依然還在分隔兩地的家人附近。此後,在室友的介紹下,我對諸如 MIRC 這樣的 chatting site 也非常熟悉。我的使用目的更向前進了一步,那就是尋找新朋友,無論是跟我一樣的緬甸人,或是外國人,認識他們,並跟他們交換各自的所見所聞。在 MIRC 中,我既結交過緬甸人,也結交過外國人。

在詢問對方有關其國情、文化方面,獲得不少知識的同時,透過告訴對方自己國家的國情、文化、思想,以及優美的自然風景,我也得到了讓世界知道什麼是緬甸的機會。MIRC 中的多數緬甸用戶,在跟緬甸人聊天時,會用所謂「Burglish」,即將緬語發音以英文字母拼寫:Nay Kaung Lar…?(你好嗎?)、Sate nyit nay loe(心情很煩)之類的。因為我完全不喜歡所謂 Burgllish 這樣的 Language,所以多數時候都使用英文,也因此我的英文有了明顯的進步。我時常鼓勵我在 Chat 裡遇到的人們,以 English 代替Burglish,這有一點辛苦,為了讓對方理解,而將自己所言反覆進行解釋,也會為了理解對方所言而時時翻閱 Dictionary。不願意那樣麻煩,而完全倚賴 Burglish 的方便性,使英文進步緩慢的同時,好像也阻礙了自己結交外國友人的可能性。

我進入 chatting 的目的,在於認識更多世界各國的朋友,並分享我們的一切,所以我都習慣先說出自己真實的 Profile 之後再交談。這部分也很重要。就我的觀點而言,我並不願意跟一個不知道是什麼人,什麼年齡,來自何方,身分不明的人成為至交。因此,一如我只說事實,我也曾經相信過對方的言論。但是漸漸地,我了解到很多人都不說真話。對國家而言,使用聊天功能的年輕人們以無所謂的心態,隨便哈啦說謊的行為,是讓人心情非常沉重的。這樣的行為不僅會使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消失,也會讓人喪失必須為自己言論負責的認知。

我們可以看到,不同的使用目的,會使個人的收穫有所差別——想要增加朋友、交換見聞、求取知識而使用 聊天功能的人,會如其所願獲得朋友、見聞和知識;同時,沒有任何確切目的,只是基於年輕人的本性與人曖昧,或因為互相不知道對方是誰而無所不言,以愉悅自己的心情為目的而使用聊天功能的人們,不但不會有任何益處,還可能對心靈造成傷害。

…完整原文請點這邊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 計畫介紹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從台灣這座島嶼所在的北緯 23.5 度出發,朝赤道的方向探索,透過文學作品翻譯、邀請東南亞作家來台交流,策劃主題式的推廣活動——「作家指南逐談」、「馬來西亞讀書會」、「移動說書人」、「文學論壇」,作為不同文化間交流的觸媒與場域,在台灣與其他東南亞國家之間建立起相互認識與溝通的橋樑。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 03/02 – 03/03 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 B1國際會議廳 | 03/04 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 | 03/06 臺中・國立台灣美術館。2018/02/01 開放線上報名,更多活動可以參考官方網站臉書粉絲團


如果你想要再多認識幾位一樣有自己獨到想法的移工朋友:

Anna:老的時候,我會記得年輕時自己有多勇敢
Heni:成為移工不是夢想,我要讓所有人透過教育打破貧窮
Rina:國中畢業我離家工作十年,現在我開自己的雜貨店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