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誌】Sandy:平凡的你,述出不平凡的故事

陳楨雅
2018/05/28

文字/ 陳楨雅
攝影/ Kenny Mori

Be HUMAN-centered,以人為本

這是 One-Forty 核心價值第一條,我們希望在移工領域上,無論做什麼事都能從使用者的角度出發,傾聽與同理他們的需求,因為我們都是一般人,沒有階級之分,而回到我們團隊內部也是如此,大家都是同事,甚至朋友、家人。

如果你曾看過我們官網上的招募文章,你可以發現,我們總會提及:「人,是我們最在意的事。」就像談戀愛,比起你有好的家世背景,兩人過著衣食無虞、一帆風順的生活,彼此間相互扶持朝目標努力,共同經歷過的挫折與成長特別深刻且美好。

而 Kevin 和 Sophia 始終將這件事牢牢放在心上,僅管工作再忙、行程再滿,也會空出時間和每位夥伴單獨吃飯聊聊天,不只了解工作進度和負荷量,更關心生活狀態與自我成長。我想我不會忘記,在某個週三的午後,手機螢幕亮起,來自 Kevin 的訊息。

「嗨 Sandy,等不及要跟妳說個好消息,我和 Sophia 決定從二月份開始,讓妳正式成為兼職夥伴。我們一直覺得妳很努力,也認真地辦好每場活動,將來如果有任何想嘗試的領域都可以提出來,相信妳有潛力可以做更多事!」

於是這番溫暖的話語,成為平息大風大浪最穩固的基石,讓我更能悠游自在地徜徉在移工議題這片汪洋裡。

sandy_workingdiary

那天,是結業半年、新學期課程開放報名的日子,考量團隊人力和學習品質,我們只預計招收 70 位學生,不料在約定好的前半小時,就有 20 多位來到教室門口,隨著時間將近,隊伍越拉越長,逐漸看不清後頭的臉龐。

外頭風瑟瑟的吹,氣溫有些冷冽,移工們身穿羽絨外套,穿戴象徵虔誠的頭巾,看似一如往常,實際上卻夾帶著驚喜。原來,這些準備報名的人,幾乎都是首次參與 One-Forty 實體活動的生面孔,也就代表我們即將要認識好多新朋友!

回想過去在工作上處處碰壁、自我價值低落的日子,身旁夥伴們總會分享 One-Forty 課程剛起步的荒唐。「一開始我們誰也不認識,只好硬著頭皮到北車宣傳,而且還是用最陽春的珍珠版。結束後就趕緊討論、設計、分工籌備課程,沒想到當天來的移工只有個位數,有次還直接變成工作人員同樂會,因為等了好久都不見移工朋友的身影。我們也曾經迷惘,是不是他們根本不需要,但拋開那些沮喪啊灰暗啊,或許可以再想想是什麼原因導致少數的出席狀況。」望向眼前莘莘學子殷切期盼的神情,心底的雀躍毫無保留地顯現在臉上, 還好我們沒有輕易被打敗,還好我們讚頌失敗。

仿效一般學校註冊日,四方的教室被清楚劃分成好幾塊行政區,有報到、有出納、有領書,而我則是位於最前線的接待人員,負責引領移工朋友來到第一區,填寫課程專用的基本資料。事後憶起當天的工作分配,仍然感到十分幸運,因為我不只協助了 One-Forty 往後能更有系統的管理學生,也悄悄帶走了他們的故事。

傾聽聆聽諦聽,走進你的世界

sandy_workingdiary

我像是一隻小蜜蜂,忙碌地飛來往去在芬芳花叢中。每當有移工朋友滿是朝氣的踏入教室,道聲你好早安已成為直覺反應,接著如採蜜般停靠在花朵上,聚精會神地關注這些大部分初次使用網路表單的學生,然我最記得 Desi,一位外表看似鮮豔玫瑰花,笑起來又同向日葵般溫暖的女孩。

看了看時間,發現距離結束只剩不到半小時,我將頭探出教室外,確認門口的學生都已經入內,才又回到我負責的區域。而 Desi 就坐在旁邊,靜靜敲打著鍵盤,動作很優雅、眼神很平靜,散發出一股悠悠的氣息,讓人感到很放鬆,而我也就這麼放空了一會。

忽然間,耳旁噠噠的敲擊聲逐漸轉弱,我好奇地湊近電腦螢幕,但面對滿是印尼文的字體卻什麼也看不懂,只見 Desi 小巧的手指在空中比劃,遲遲無法停駐,緊蹙的眉頭顯露出她的疑惑。

「老師,不好意思,我想請問如果在這裡填的資料跟居留證的不一樣,會有影響嗎?」

大概有幾秒鐘的時間,我腦袋裡的畫面像上演荒唐情節的連續劇,主角失去記憶,沒印象自己是誰、現在在哪裡,很慌張很無助。一直以來,都對自己能加入 One-Forty 感到榮耀,每當身旁朋友問起近況,總是口沫橫飛地講個不停,除了介紹組織,也連帶說明移工在台現況及工作困境等數據和事實,結束後的成就感等同於達標的喜悅, 還帶有點驕傲。而這段時間,只要周遭傳來任何有關移工的負面評論,我都會覺得說出口的人真是不明事理,殊不知了解移工基本資訊就以為懂得他們全世界的我才膚淺。

sandy_workingdiary

「我高中畢業就出國工作了,當年只有十八歲,聽人家說去台灣可以賺比較多錢,就趕緊找仲介來幫忙,沒想到申請時才發現照顧老人跟小孩要滿二十歲,只好偷偷在紙上把自己變老。」

「我其實也想念大學,以後當個老師,但家裡需要花用的地方太多了,而且底下還有個在唸高中的弟弟,想說先讓弟弟完成學業比較重要。還好,前陣子在臉書上看見 One-Forty 有在教中文,我就馬上問老闆:可不可以一個月放假兩次來上課?老闆答應後我就來報名了,只要認真把中文學好,回印尼就可以去學校當老師,薪水也跟台灣差不多,還可以跟最喜歡的小朋友在一起,真棒!」

隨著 Desi 講起自己的故事再到夢想,原本還有些黯淡的神情逐漸轉為明朗,從她娓娓道來的語調也能感覺到。我看著眼前這位女孩,不禁開始思考,身穿制服的年紀都在做些什麼?是朝七晚五的唸書考試?揮灑汗水的打球玩社團?還是談場滿是粉紅泡泡的小情小愛?而分擔家計該是選項之一嗎?那我目前為家人做過最大的犧牲是什麼?

突如其來的問題衝撞得我腦袋一片混亂,還來不及反應吸收消化,Desi 就已將資料填寫完畢。當下雖然仍處於震驚的餘韻中,但還是很開心 Desi 能找到圓夢的地方,與其說替她高興,倒不如說感謝她選擇 One-Forty,相信從這裡出發可以走向希望的路途。

或許是年紀相仿,也或許是認識新朋友,我們相談甚歡來到了門口,嘴裡還喋喋不休地想說些什麼,時間便毫不留情的做出選擇,於是我們擁抱,緊緊的暖暖的,約好下次上課再見。

轉身走回教室裡,正往還在填寫資料的學生前進,身後忽然傳來呼喊我名的聲音,有點熟悉,腦中卻理不出個頭緒,猛地一看,竟然是去年某次課程前在北車認識、被邀請來小樹屋的 Anas。

他是位二十出頭的小伙子,看起來特別文靜,實際上也真的挺害羞,兩小時課程沒什麼開口,只有在我溫情攻勢下才比較主動。

那時,台上夥伴正向學生宣傳新學期課程的時間及內容,我用手肘輕撞坐在身旁的 Anas,問:「你會來嗎?」沒料到他想都沒想就點頭,還說:「今天的理財課學到很多東西,相信明年的中文課一定也能讓我變得更好!」看著他手機裡的報名表單,嘴角的笑容越咧越廣,彎彎的眼睛也一同表示著我內心的澎湃和激昂。

sandy_workingdiary

往後的日子裡,我們都不要辜負自己

我曾經非常害怕獨處,那會使你懷疑自己,是不是太差勁所以才孤身一人?直到這幾年我才明白,那是與自己對話的時間,在忙碌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份,你可以專注地處理和照顧耗損狀態的各種情緒,然後恢復成全新的自己。

最近我常在思考,兩人之間願意相互坦誠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上?需要花多少時間去培養?我怎麼能讓初次見面的移工朋友就侃侃而談自己的生命旅程?而這些都在去年夥伴寫給我的生日卡片上有了答案。

剛出社會的年紀,難免有ㄧ段像明星被高度關注的時期,大部分的人都會覺得很反感,因為要被迫接收來自長輩們的「設身處地」。既往的歷練告訴他們,填飽肚子是生活的首要條件,所以工作性質要穩定、薪資福利要健全,最好能拿個鐵飯碗安逸過日子,未來才可以無後顧之憂安排想做的事情。

我聽著他們對人生的精打計算,腦中浮現他們對我現階段選擇的盤算,心裡想著這些長輩是出於疼愛才苦苦規勸,又感到沮喪自己的努力被視為白費,眼淚就簌簌地地流下來。我好氣,剛剛有那麼一刻差點站不住腳,也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年少輕狂任性妄為,應該要遵循大家的理想與期望,只是那不是我啊,哪個才是我?

加入 One-Forty 到現在,好多經驗開始萌芽,從最基本的活動規劃,到某堂中文課的基礎班教材設計和教學,都讓我享受挫折學習成長,也不時反應出我好像滿喜歡這些新穎的嘗試,而近期練習的文章寫作更讓我感到興奮,原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

翻開夥伴送的生日卡片,上面寫著:「嗨 Sandy,我喜歡妳的單純,尤其是和移工相處的時候。」我們都不是被上天挑中的人,也不能保證自己天賦異稟,又任性地想按照自己的方式走著。所以,現在就僅管溫柔完好的收藏這些故事,然後真誠平實的記錄下來吧。

【圖輯】在台北車站大廳,那 100 個美麗的瞬間
【圖輯】在台北車站大廳,那 100 個美麗的瞬間
【轉機:台灣】年度攝影展之後:One-Forty 團隊想和你分享…
【轉機:台灣】年度攝影展之後:One-Forty 團隊想和你分享…
2020 One-Forty 年度徵才季,正式開始!
2020 One-Forty 年度徵才季,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