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移工 101】從零接觸移工議題的你,一定要看!(下)

簡郁紋
2018/05/29

文字/ 簡郁紋
攝影/ Kenny Mori

【東南亞移工 101】從零開始接觸移工議題的你,一定要看!(上),你踏出了從零開始認識移工議題的第一步,了解到移工是因為什麼原因來到台灣、移工目前在台灣的人數和能做的工作種類,現在想要和你談談移工們在台灣工作會面臨到的三大困境。

在前一篇我們有提到,移工在台工作除了基礎勞動保障的制度層面問題以外,還有工作心理上、以及歸國回鄉後的困境得面對,而這些都是 One-Forty 每年兩次回到移工家鄉的田野調查,以及長期的論文資料研究下,歸結出的三大問題。

困境一:三千公里的思鄉之情,難以打破的刻板印象

在開始前,想請你停下來想想,第一次聽見「外勞」是在什麼樣的情境?你對他們的第一印象是什麼呢?

離鄉背井出外打拼的移工們,飛越近三千公里來到台灣,這或許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出國,又或者是他出國工作的第二站、第三站,甚至他可能是第一次聽說「台灣」這個國家。走出機場,踏上這個語言、文化和信仰截然不同的土地,即使仲介已經教了他簡單的中文讓他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應用,但習慣使用閩南話的阿公阿嬤或許難以中文對話、溝通;或是他被分派到同事都是家鄉同胞的工廠,少有機會應用中文。對於第一次進到完全陌生的環境的人,不論適應力再怎麼強,也會有難以調適的心情和焦慮。

特別是對「家庭看護」而言,長期守在阿公、阿嬤身邊,24 小時待命的緊張心情難有可以放鬆的時刻;若是在偏鄉地區服務長者的移工,更可能難以遇到家鄉同胞,無法和朋友訴苦的移工,「孤獨」、「緊張」和「焦慮」是多數「家庭看護」的共同心情。[註 1]

移工們承擔著養家的經濟責任,也學習著消化身在異地的孤單,同時卻還得面對台灣社會長期的不友善、不包容。移工在台灣社會上長期被貼著難以靠近的外來者標籤:黝黑的膚色和鮮豔的頭巾、刺鼻的香水與吵雜的談話聲、還有新聞媒體上那些負面的印象。刻板形象深深地牢固在移工身上,讓我們錯失了相互瞭解、好好認識彼此的機會。

初來乍到的移工不僅在語言文化難以適應,也因為台灣社會的不友善,更加難以融入。回過頭看,他們在台灣遇到的這些問題,與我們自己出國求學或工作的挑戰,或許有幾分相似。

seamigrantworker101

困境二:勞動權益不完善

除了社會貼上的標籤,移工還要面臨法律層面的困窘。即便在社會快速更迭、開始重視勞動權益的現在,移工仍有難以打破的難題需要面對:不受到保障的薪資、不能自由轉換雇主、當工作中受到不當對待時難以為自己發聲。

還記得上一篇提到和移工的工作有關的兩個法規:《勞基法》和《就業服務法》嗎?基本上《勞基法》保障了每個人的工作時數、休假日和薪資,但是「家庭幫傭」、「家庭看護」和「漁工」不在《勞基法》的保護範圍內,他們歸屬在《就業服務法》下。但《就業服務法》並沒有明訂工作時數的上限,也沒有強制規定應該休假,更沒有訂出最低薪資保障,使得工作環境與狀況難以追蹤的「家庭幫傭」、「家庭看護」和「漁工」長期處於高工時、低薪資的高壓環境中,法律上卻無能為力。

另外,根據目前的《就業服務法》規定,移工們要在非常嚴格的條件下,並且經過主管機關的同意,才能夠轉換雇主。[註 2] 也就是說,當移工遭遇不當對待時 (例如,被積欠薪水、或是被暴力對待),除非能夠提供非常明確的證據證明,否則難以脫離不好的工作環境與老闆。

對不熟悉台灣法規、制度上又相對弱勢的移工們來說,難以證明的工作遭遇反而成為禁錮在移工身上的枷鎖。對移工來說,「勇敢發聲,保護自己」並沒有那麼簡單。

困境三:貧窮的惡性循環

多數移工出國工作是為了改善家中的經濟狀況,其中不乏許多和你我一樣、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或是已經有兩個孩子的爸爸媽媽。他們有的夢想存錢回家開店,有的夢想幫弟妹或孩子準備好教育基金後,自己也要好好完成學業。

來到台灣的他們,每天日出夜息辛苦工作,為了完成自己的夢想,每個月收到的薪水多數都要寄回家鄉。在台灣一待就是三年到十四年的時間,卻容易因為成長過程沒有培養理財觀念,少有存款觀念。同時,移工們受限於在台灣能夠從事的工作特性:高勞力密集、低技術,長期下來無法累積到對於回鄉求職有用的技術能力;再加上多數沒有機會受到高等教育的移工,也可能因為缺乏理財與開店的基礎知識,在回到家鄉後,小本生意失利、缺乏一技之長找不到足以養家的工作,最後終得再次出國工作、離開家人,一再陷入貧窮的惡性循環。

很多移工的孩子,可能一出生爸爸媽媽就長年不在身邊。爸爸媽媽出國工作,為的是讓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將來有機會有更好的生活。但許多小孩因為年紀輕,沒有辦法諒解爸媽的缺席,導致家庭關係破裂,造成無法修補的遺憾。

seamigrantworker101

在發現上述的三大困境後,2015 年 7 月,幾個年輕人心裡想著:這些移工其實就和二十幾歲的我們一樣,想要到國外留學或工作,求的是為自己實現理想、為家人帶來更好的生活;這些移工撕下勞動者的標籤,跟我一樣是誰的母親、誰的兒女、是有著夢想、有悲傷、有故事的人。而他們今天選擇帶著希望來到台灣這片土地,我們身為台灣人,是不是可以讓他們這趟旅程有所不同?

於是,One-Forty,這一個非營利組織出現了,我們創辦課程,教移工語言、商業、理財等知識,讓他們在台灣能夠在假日學習、充實自己,回國後更有能力找到好工作,或是創業成功;我們收集更多移工的故事,透過文章、影片、照片等方式,讓台灣人看見這些移工真實勇敢樣貌;我們還舉辦實體活動或展覽,創立一個好玩的場域,讓你真正與移工面對面,交換彼此的文化與故事,打開我們認識東南亞的窗口。

移工這個議題並不容易,但是總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們:「今天我們不做,還有誰來做呢?」對的事情,從來就不容易,但是只要堅持下去,就可以看到影響力。成立快三年,我們已經累積了超過 300 位移工學生、線上學習頻道也有超過 120 萬瀏覽數,累積超過 100 篇移工故事文章、舉辦的活動也有超過三萬人到場參加。

這條路還很長,我們從兩位創辦人到今天十幾個人的團隊,正在這條路上努力、踏實的走著;這條路還很長,我們想邀請你一起走。

你可以參加我們每月的文化交流活動,真正好好認識移工;也可以甄選我們的年度志工,用實際的行動來參與我們的計畫;我們更需要支持同樣理念的你,用每月小額贊助的方式支持移工教育計畫。點這裡 贊助我們,成為 One-Forty 捐款人 VIP 的一員,與上百位會員一起讓台灣成為更美好的土地。

seamigrantworker101

看完這兩篇文章後,相信你對移工在台灣的生活與困境有了相當程度的認識,大概成為全台灣了解移工議題前百分之一的人了!請持續鎖定未來我們的【東南亞移工101】系列,或是告訴我們關於移工議題,你還想知道什麼!

期待你用自己最適合的方式,加入我們的行列,也期待在未來的活動裡面遇見你 🙂 One-Forty 會繼續努力的!


註解及參考資料

[註 1] 謝玉玲,2011,〈看得到的照護政策、看不見的勞動差異:照顧工作者與勞動場域的檢視〉,《台灣社會福利學刊》,10 卷 1 期,頁53-96。

[註 2] 根據《就業服務法》第 53 條和第 59 條規定,在四種例外狀況下,移工才能夠經由主管機關同意,轉換雇主。四種例外狀況為:雇主或被看護者死亡或移民、技術上讓勞工無法繼續工作、工廠關廠不能營運或雇主不依契約付薪水、其他不能歸責給受聘僱者的事由。

INFOGRAPHIC: Southeast Asian Migrant Workers in Taiwan
INFOGRAPHIC: Southeast Asian Migrant Workers in Taiwan
【東南亞移工 101】從零接觸移工議題的你,一定要看!(上)
【東南亞移工 101】從零接觸移工議題的你,一定要看!(上)
歸國移工的告白:「除了來台灣賺錢,我還從台灣帶走了… 」
歸國移工的告白:「除了來台灣賺錢,我還從台灣帶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