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ri:我用真心,換來老闆的放心

陳楨雅
2018/06/20

文字/陳楨雅
攝影/Kenny Mori

Humans Of Migrant -Fitri -2018/4/8 -One-Forty School

那天是移工人生學校的課後時間,我邀請 Fitri 到隔壁空教室想輕鬆聊聊天。你可能會好奇,學生數量高達七十位的班級,為什麼會選擇 Fitri?原因不是我跟她相識熟稔,而是因為每每看到她,總能感受到充滿正向的力量和溫柔的氣息。

humanofmigrant_fitri

她一身優雅黑裝扮,搭配上俐落的及肩長髮,散發出身為女人的自信與美麗。見面那瞬間不自覺露出的燦爛笑容,為我們接下來一小時多的對話營造出舒適的氣氛。

「我今年 34 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去年跟老公離婚,所以才出國工作。雖然前夫會定期支付小朋友的生活費和教育費,但他有可能會再結婚吧,如果到時候他真的娶老婆,就沒有太多錢了,而且我也需要養自己,所以離婚後開始找工作。為了賺多一點,我特地跑去雅加達,結果罐頭工廠的老闆喜歡年輕人,因為他覺得有小孩會常常請假,後來換去高爾夫球場,雖然薪水比上份工作還要好,但依然不夠用。」

「有次我聽到同事說:『台灣賺錢很快,去個兩三年就有房子蓋。』於是我就決定要去那裡工作,但我根本沒聽過台灣,也不知道在哪裡。」

在印尼很辛苦,所以來台灣除了工作,也要好好念書

「我們在出國前呀,都要先去仲介訓練所上課,那時候一天要背五十個單字,背不起來就要罰跑步,結果來台灣還是不會講。後來我就自己去報名在北車附近、用印尼文教中文的課。」

「現在想想, One-Forty 真的很好。每次都有很多老師陪我們上課,只要聽不懂就可以趕快問旁邊的助教。哪像之前一個班二十五個人,結果只有一位老師,常常會有同學問前面教過的地方,其他人就要再聽一次,這樣都學不到新的。然後同樣上兩個小時,在 One-Forty 的時間過比較快欸!因為上課好開心,可以玩遊戲認識同學、練習講中文,回家後還有字卡跟影片可以看,寫功課的時候不會頭痛,下次上課也不會忘記老師教什麼。」

「除了中文課啊,我還很喜歡商業課。之前都會覺得我很好,每個月乖乖把薪水存回印尼的帳戶,只留下一點點生活費,上完課才發現我不好,因為把錢拿去買已經有的或不需要的衣服鞋子,但現在不會了啦!因為老師有教買東西前要先想清楚,不ㄧ定要全部花光光。」

「妳說半年學費八百塊會不會太貴喔?當然不會啊!我覺得太便宜了。因為我喜歡上課,現在除了有中文課,還有商業課、電腦課、化妝課,好想要每個禮拜都來,但對老闆不好意思啦 ( 笑 )。」

humanofmigrant_fitri

阿嬤就像我第二個媽媽,她也說我可以這樣稱呼她

「我覺得我很幸運,可以照顧阿公、跟阿嬤住在一起。當初在印尼仲介公司視訊的時候,看到阿嬤的臉很平靜,我完全沒有緊張,就覺得阿嬤一定是個脾氣很好的人。剛到台灣的時候,我一句中文也不會講,阿嬤只是很有耐心的說慢慢來沒關係。」

「後來我去上中文課,開始可以越講越多,也在練習寫拼音和國字,每天晚上等阿公睡覺,我都會自己在房間複習到十二點。有時候真的太難了,我就會去問阿嬤,她都說我很用功,朋友來家裡喝茶還會介紹給大家知道,很開心。阿嬤除了是我在家的中文小老師,她也是平常我最關心我的人。每次放假要跟朋友出去或是來 One-Forty 上課,阿嬤都會關心我有沒有穿暖、錢夠不夠用,還會拿維他命給我吃、叫我要聰明保護自己。」

「有一天下午我打電話回家,講沒幾分鐘我就哭了,阿嬤聽到後很緊張用跑的進來,我哭著說:『剛剛弟弟 (我兒子) 說他沒有媽媽沒關係。』阿嬤就拍拍我說:『所以妳才要更勤奮地賺錢然後唸書,讓他知道妳有多愛他跟妹妹 (你女兒) 啊 。』」

如果可以,我希望回家當自己的老闆

「我很想開店,特別是餐廳。因為我很喜歡煮東西,媽媽也說我廚藝很好。有次在老闆家煮很辣的印尼菜,結果他們全部吃光光,還說這個比上次去峇里島玩吃到的好吃很多很多。」

「要是沒辦法開店,那就當翻譯。因為我現在有在 One-Forty 學中文,不想浪費。而且我真的很想會,所以晚上我都會練習用拼音或注音打字給老闆,像是好、謝謝、早午晚安,每天一點點,我還沒有太會,所以我已經決定要報名下學期的中文課了。」

humanofmigrant_fitri

採訪後記

長達一小時多的對話中,我聽到最多次的話就是:「真的,阿嬤她真的很好。」要離開教室前,我感激地向 Fitri 道謝,說很榮幸能成為她分享在台灣生活與工作點滴的朋友,也很開心她與阿嬤能像母女般的相處,聽到如此暖心的故事,我的嘴角不知上揚了幾次,也覺得這是當週最幸福的事了。

「為什麼要來台灣?」每當我們這麼問移工時,賺錢、付孩子的學費約莫佔了原因的一半。Fitri 在訪談中不停地說自己真的很幸運,可以遇到好的雇主奶奶,就像是第二個媽媽一樣地親切待她,而這樣的「慶幸」,卻有些叫人心疼。當我們今天去到異地,總是希望自己可以被好好對待的,但對許多東南亞移工而言,來台的旅程本質上就是一次豪賭,能夠遇到待自己友善的台灣人是幸運;若沒有辦法,則是命運。

但有沒有可能,我們真的讓台灣成為一個友善的地方,不用仰賴運氣,而讓每一位來台灣工作的外籍移工,都可以感受到這裡的善良和美好?

One-Forty,一個關心東南亞移工的非營利組織,成立三年以來,我們嘗試著用溫柔的方式去觸碰移工議題,也許天真,但我們相信,每個移工帶來台灣的夢想都是值得被聆聽且實踐的。因此,我們用移工的母語開辦了各種的實體課程,也拍攝了超過一百支的教學影片,我們鼓勵移工透過在 One-Forty 學習離自己的夢想更靠近一點。

我們也舉辦各式移工和台灣人之間的交流活動、展覽和講座,期待可以讓更多人了解這些移工為什麼來台灣、付出了什麼、又經歷了些什麼。我們相信,一個實質友善的社會裡,是之中的每個人無論他的膚色、性別和工作是什麼,都可以無懼地、安穩地生活著,我們期待透過溫柔革命,可以讓社會變得更美好一點。

現在,我們我們想在台灣建一座更大的移工學校,讓更多的東南亞移工可以在這裡勇敢地實踐理想。而我們需要你的支持,你的每一筆捐款都將化作這座學校的一磚一瓦,堅定而密實地撐起移工的學習之路。歡迎你,成為 One-Forty 的一份子,成為友善社會的推手。點這裡,讓改變發生。


關於 【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於是發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計畫,用訪談過程中的言談,真實呈現受訪者的感受、溫度與價值觀。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這些彩色的故事,拼湊出更完整的世界。

你也是喜歡聽故事的人嗎?如果你也相信故事的力量,就一起加入我們吧!透過小額捐款,你可以幫助我們讓更多的人用這些真實而有溫度的故事,來認識這個世界的各種樣貌。點這裡加入上百位贊助人,一起讓台灣成為實質溫暖與多元的土地。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