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人 Angela:One-Forty 的溫柔革命或許緩慢,卻很堅定

陳子琳
2018/08/07

文字、攝影/陳子琳

因為家裡請過三個看護,慢慢了解他們想來台灣工作的原因,無非就是為了更高的薪水、讓自己或家人有更好的生活。雖然我自己沒有出國工作過,但是身邊有很多想要或是曾經出國工作的朋友,他們出國的理由和這些東南亞移工並沒有什麼不同。

Angela

他們想出國的原因,和我們沒有不同

六年前,爺爺奶奶年紀大了、生病了以後,我們家就開始請印尼的看護,現在已經是第三個了。第一個看護來的時候是三十幾歲;第二個呢,她是一個 30 歲的單親媽媽;而現在這個年紀比我還要小,大概才二十四、二十五吧,她這六年來因為有他們的幫忙,我們才可以放心地把爺爺奶奶交給他們。

雖然我們住在一起沒有很久,我把她當作自己的妹妹、朋友對待,因為我們都希望自己在其他國家能受到友善的對待呀,那麼在台灣我們也應該同樣友善對待這些來台工作的他們。身邊有很多人想往國外走,但卻忘了有很多人也想往台灣來。我們應該要能夠將心比心。

可是,即使在我自已家裡,我都能深深體會台灣的社會對他們是很不友善的。我奶奶有一群打牌的朋友,他們每個人都有請看護,在他們那一代人的觀念裡,這些來自東南亞國家的人不只是看護,更像是可以使喚的「傭人」,要她們做很多不應該做的家務事,顧小孩、煮菜和顧店。

奶奶年紀大了,脾氣也不好,常常會怪現在照顧她的看護中文不好、什麼都不會、教東西也要重複講很多遍,而偏偏這個看護每天最長時間相處的就是奶奶,那她的壓力又該怎麼排解呢?當這個印尼女生在客廳和家人講電話時,奶奶也會唸幾句。有的時候,我會試著和奶奶說:「如果我今天在國外,想家的時候您也希望我常常打給您吧?」奶奶就會說:「哎呀這不一樣,她來是工作的。」

但是,我今天到國外也是去工作的呀,不是嗎?我也時常在想我自己能夠怎麼樣更和緩地去改變家裡對待移工的氣氛。可能因為我大學是社會系的吧,我讀了很多關於人權、平等、種族的書籍,我很在意人跟人之間的是不是實質平等的、彼此尊重的。我也時常納悶,為什麼一樣是外國人,白皮膚的和深色皮膚的人,常常就會有差別待遇呢?

Angela

溫柔革命或許緩慢,卻很堅定

所以我開始思考台灣人和東南亞移工之間的互動關係,我總覺得這個社會可以有更好的空間和可能。在大學的時候,我因為朋友的關係認識到 Sophia ( One-Forty 共同創辦人),所以在 One-Forty 剛創立的時候我就默默在關注了。我覺得這幾個年紀和我一樣大的年輕人很不簡單,也很勇敢,而我也總能從他們寫的故事裡,看見我家移工的影子。我喜歡 One-Forty 用很溫柔的方式去碰觸這個議題,有的人會認為「改變大眾的刻板印象」是一個緩慢而漸進的過程、甚至有點緩不濟急,是我覺得就算今天立了法、有了立竿見影的成效,但大家的觀念還是沒有改變的話,那這些移工在台灣的處境還是很困難的呀!

法律和基本的保障固然很重要,但有很多在基本規範之上的、更好的事情,也許是沒有辦法直接透過法律去達成的。對我而言,One-Forty 注意到的是這些移工在很生活的層面的需求,讓移工可以安心的環境學習,並設法用溫柔的方式撼動大眾固有的價值觀,這是讓我很佩服的。而且,切入一個議題的角度有很多種,緩慢的倡議或直接的訴求,都沒有對錯,我只是選擇支持我所認同的,如此而已。

我很喜歡看他們拍攝關於移工的影片,有一支影片讓我特別印象很深,那是 Yani 的故事。One-Forty 飛回去印尼找她和其他的歸國移工,Yani 在影片裡說他在 One-Forty 學到了什麼、懷念臺灣什麼,讓我感受很真實的是,不只是能夠聽到移工現身說法,從 One-Forty 團隊和她說話、互動的方式,我可以感到「真誠」和「尊重」,這是沒辦法做假的。

後來,我出了社會,有了比較穩定的收入,我就想說,因為工作,我沒有太多的時間親自參與這個議題,那不如就用捐款的吧。能夠長期、穩定的幫助一個組織,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Angela

我還年輕, One-Forty 也是,那就一起成長吧

成為 One-Forty 的定期定額捐款人之後,我每個月都會收到很貼心的來信,他們會分享過去的這個月 One-Forty 又做了什麼事情;辦了什麼樣的活動和達到了什麼樣的活動。每一次邀請捐款人一起來的活動,雖然我往往沒有時間參與,但從粉絲專頁的貼文還有每個月的寄信,我就知道這個組織是很穩定地在運作,不會擔心會不會哪一天突然消失了;也相信他們會很妥善地運用每一筆捐款。關於團隊的財務報告我反而不會看得很仔細,也許有些人會很在意組織的人事費用比例會不會太高,但我不會這樣。

其實這是很多非營利組織會遇到的困境,大多數的人會認為「非營利=做公益」,裡面的人要嘛就是義務幫忙;不然就是薪水要少。但我認為,即使再怎麼有熱情的人也會被時間和現實所磨損,也導致這種領域的工作者流動率很多。所以,我可以接受組織的人事費用高一點,留的住人才的工作環境、才有辦法更穩定和長期地完成他們的目標吧!

One-Forty 成立才三年,自然不像其他大型的非營利組織一樣穩定,但也因為這個組織很年輕、很敢做各種的嘗試和可能,雖然可能還是有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也許也會犯錯,但關於人的議題,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呀。可能這樣很天真,但我很願意繼續陪伴他們,看他們可以走到多遠的地方。

我很期待在五年、十年後,One-Forty 可以持續努力地用溫柔的力量撼動這個社會、讓更多人可以沐浴在名為平等的價值觀裡,並帶著我們所有人的支持,一步步改變現有的體制和法律,一起實現我們所共同期待著的社會,那個不論你的種族、階級是什麼,每個人都可以有相同的機會去爭取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地方。

邀請你一起加入這場溫柔的革命,跟 Angela 、以及上百位捐款人一起,讓在台灣的移工能夠被好好對待,並透過教育來翻轉生命。因為,改變從來不是一個人做很多,而是每個人都做一點點。現在馬上加入定期定額捐款人的行列。

成為志工或實習生,與 One-Forty 一起展開新的一年
成為志工或實習生,與 One-Forty 一起展開新的一年
【工作日誌】Irene:在這裡,我學習看見並接受自己的渺小
【工作日誌】Irene:在這裡,我學習看見並接受自己的渺小
淨山,是這群在台工作的印尼移工假日日常
淨山,是這群在台工作的印尼移工假日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