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誌】Irene:在這裡,我學習看見並接受自己的渺小

簡郁紋
2018/08/15

文字 / 簡郁紋
攝影 / Kenny Mori

雷聲震響,時而陣雨、時而盛陽,天氣開始變得陰熱,夏天終究還是到了。距離上一次回顧在 One-Forty 的日子,也匆匆地過了十個多月,在這不長也不短的時日裡,我繼續被時間追趕著,努力學習如何在時間的夾縫中求生,學習管理自己的生活、看見自己的不足,學習接受還不夠完整、還很渺小的自己。

在這一年來從實習到兼職,對我來說,就好像我很爭氣地在待辦清單打上一個勾勾,讓我可以拍拍自己的肩膀說聲「做得好。」365 天中,我認識更多移工、聽了更多他們不經意袒露的人生故事;我也有了機會與捐款人真正的面對面相處,與他們聊聊為什麼願意付出自己的一點心意,用行動支持著這個有些高冷、有些難以親近大眾的議題。

就這樣,我看著一百多雙帶著夢想的眼睛每次上課時比手畫腳寫著中文字、努力理解五種聲調差異的發音練習,再轉頭看見自己有時苦惱地推敲著修改不下十次的捐款人體驗文案,總覺得這段日子很充實、很快樂,也好安心。

workingjournal_irene

與移工的訪談,看見每一個選擇背後的勇氣

記得上一次在實習日誌裡嚷嚷著要變成理想中的大人,爾後的九個多月裡也真的很努力的默默實踐著這個傻傻的夢,但在非營利組織工作的身份終究讓我受到了同儕的關注,陳腔濫調的好意勸阻(即使只不過是一個人)與不得不面對的、非常現實的經濟需求,終究還是逼迫我重新檢視自己做這份工作的必要性。而很剛好的就是這段時間,我有了第一次與移工好好坐下來、深度聊聊的機會,那次訪談的移工是一位二度來到台灣工作、並且已經來台 12 年的媽媽,她的名字是 Suwarni。

和許多移工的故事相同,為了解決家中沉重的經濟需求,Suwarni 只得在當時的丈夫重病、女兒仍舊年幼的狀況下來到台灣。然而她帶給我的震撼不僅止於人生無常的更迭起伏,還有那股默默的溫柔和堅定的勇氣。

我深深記得在與她訪談結束後的那一天,我的淚水在眼眶裡轉了又轉,有一股很強烈的情緒不斷在心裡翻攪著,回到辦公室後更激動地與夥伴們分享她的故事,然後久久不能自己。

如果說 Suwarni 的故事是茫茫人海裡悲歡離合的縮影,那我的憂愁和困擾相形之下是多麼地微不足道。如果她都能夠那麼勇敢地做著她認為對的事,那麼為何我不呢?

當我看著身邊的全職夥伴,以及一路走來相挺著彼此的 Sandy 和其他兼職、實習生們,他們或多或少也都曾經面對這個人生中的小小苦惱與煩憂,縱使每個人來到這裡的契機與緣分不太相同,但我們共同都在 One-Forty 發掘自己之於社會的價值、一起在與移工的互動中看見了身而為人的尊嚴與意義。

我們之於這個世界雖然很小,卻也都勇敢地做了決定、也真心相信著這個決定;而當我加入這個團隊、當我與 Suwarni 訪談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參與了這群擁有力量的人們的生命,或許我也因此在不知不覺中能夠為自己所相信的堅持、抗辯了吧。

workingjournal_irene

在這裡,我會永無止盡地學習,學習聆聽、學習包容

還記得我後來是這樣和朋友說的:「在 One-Forty 工作的日子裡,我彷彿有永無止僅必須學習和成長的空間,我還需要學著怎麼聆聽每個人的聲音而且圓滑的處理與溝通、我還要學習包容各種議題與各種人事物的力量。在這裡,身邊的人對於知識的渴求與人本關懷的觸及對我來說絕對會是我成長過程中的震撼。我想我會永遠記得現在的我的感受,好好提醒自己要繼續向這裡的夥伴們看齊,所以我從來不覺得這份工作是低就、或是不值得,我在這裡工作得很快樂。」

即使人生越走越長,開始有了生活圈越來越小的危機,可是和這群夥伴在一起,每天都學到很多,就好像開驚喜包一樣。因為在他們的陪伴下,我看世界的方式有了新的廣度與深度。

在 One-Forty 的工作日常中,總能看見夥伴們對社會上不同議題的觀察與深省,還有夥伴們吸收與消化不同思考和意見、再溫柔反芻回覆的驚人包容力與溝通。相比之下,好多時候我的能力和我的驕傲與刺人的銳角顯得好渺小。

如果你問我,在 One-Forty 的這一年之中,我學到了什麼,我想我會回答:「求知的渴望、無時無刻有意識地觀察社會,還要學習溝通、包容,和看見與接受自己的渺小。」

成為志工或實習生,與 One-Forty 一起展開新的一年
成為志工或實習生,與 One-Forty 一起展開新的一年
淨山,是這群在台工作的印尼移工假日日常
淨山,是這群在台工作的印尼移工假日日常
捐款人 Angela:One-Forty 的溫柔革命或許緩慢,卻很堅定
捐款人 Angela:One-Forty 的溫柔革命或許緩慢,卻很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