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a:我想辦更多活動,讓這裡的朋友能更快樂、讓印尼被台灣記住

One-Forty team
2018/10/02

撰文、編輯/ 林思皓
攝影/ Kenny Mori

「我叫 Mila,我是爪哇人,我目前快 39 歲,1999 年來台灣,然後 2002 年回去結婚。結婚完畢,我老公到黎巴嫩當兵五年,所以我 2005 年再來台灣。從 1999 年到現在,我都在化妝品公司上班。」

我們女生也可以自己賺錢自己用,幫助自己的家人

「我媽媽是做衣服的,奶奶很會幫人家結婚還有化妝,所以我們跟 fashion 很有關。」小時候在大人旁邊看著,Mila 羨慕那些女生總是能畫得漂漂亮亮的,便偷偷趁大人不注意時,拿起口紅在臉上亂塗,「那時候只知道粉底跟口紅,其他都不知道怎麼用。你知道彩虹筆嗎?我把它拿來畫眉毛哈哈。」漸漸地,Mila 愈畫愈上手,十五歲時已經可以幫其他人化完全妝,「你問我化妝品從哪來喔?就用媽媽的哈哈,有時候他就說:『好啦!要什麼我幫你們買。』」

「因為我從小就很會跳舞啊、唱歌啊、走秀啊,國小一年級發現的。」除了化妝外,Mila 從小便嶄露了表演天分,「因為我們畢業的時候每個年級都要表演,老師幫我們化妝、換衣服,教我們唱歌、講笑話、讀詩,從一年級就開始練習,所以我才每次畢業都去表演。」

Mila

也是因為這樣,讓他來台灣後繼續表演,「我在 2008 年參加 GFTV (印尼網路電視台)在台灣辦的走秀活動當 Miss GFTV 拿第一名,又在 2011 年台北市長在板橋辦的唱歌比賽拿到第二名,後來就越來越多人認識我,也是在那些比賽和活動後認識很多會唱歌走秀其他才藝的人。」

「我以前當護士,因為大學唸護理系,可是我不喜歡,感覺很煩啊,薪水很低,大概一個月才 1000 多台幣。」因此,他有了出國工作的念頭,但卻遭遇父母的反對,「我跟我爸爸講,我要去外面工作,爸爸說不可以,媽媽說你為什麼不結婚吧拉吧拉,我說我不想,我先工作回來再說。」於是,Mila 還是先來了台灣工作。

工作一段時間後,Mila 還是回印尼與之前在醫院認識的男朋友結婚,「他是陸軍,常被總部分配來分配去,像是剛從黎巴嫩回來泗水沒多久,又去 papua ( 巴布亞省 ) 三年,然後回家兩年後又去加里曼丹待四年,之後又去雅加達。」

Mila 不想讓老公單獨負擔家計,「在這裡可以學很多東西,老闆也給我很多自由。所以我跟爸爸媽媽說我不要回去,他們說不行。我覺得女生只能在家給男生負責養家是不對的,我們女生也可以自己賺錢自己用,幫助自己的家人。而且我老公很辛苦很少回家,我也捨不得。」

Mila

我們很努力讓他們看到移工不是只坐在這裡而已,我們也有很多活動

在台灣工作的期間,Mila 看到許多朋友工作很辛苦,便想要舉辦一些活動讓他們快樂一點,「以前很少放假,如果過年或是印尼國慶日,我們會寫信給他們的老闆,要不要給他們出來玩,IPIT(印尼在台勞工聯盟) 會跟駐台印辦講,可是都沒有成功。我們辦很多活動,可是很少人來看,我們就放公告啊傳單啊什麼都發,就是沒有人要來看。」

但 Mila 並不灰心,仍舊繼續做下去。從 2006 年開始跟 IPIT 合作舉辦活動,甚至邀請印尼明星來台表演,如果台北不能辦,就移到板橋、桃園等地,一心希望能讓在台灣的印尼朋友們,有一個「開心」的地方。

去年 4 月份,Mila 第一次獨自一人舉辦 Kartini 選美活動。Kartini 是印尼第一位爭取女性教育權的「英雌」,為了紀念他的勇敢,印尼政府將他的生日訂為「Kartini 日」。這對 Mila 而言也有特殊的意義。「Kartini 是最勇敢的女生,所以那天女生可以出去賺錢不用一直待在家煮飯。那次也是我第一次,自己想、自己找朋友當工作人員、還有自己找模特兒。」

今年 3 月,Mila 更是在 101 旁邊辦了為期四天的 Indonesia Week,「我覺得我辦的活動每個都很成功。今年三月的 Indonesia week,印尼政府的人也有來,很開心他們可以看到在台灣的外勞那麼認真、還有能力一起舉辦活動;然後我們也可以給台灣人看我們印尼有多美、有多好,不是你們想像得那麼窮。這次在印尼的仲介公司也幫了很多忙,有 100 多間贊助,讓印尼文化被更多人看見很感動。」

Mila

我打算在回去之前努力讓印尼的名字在台灣紅一點

「我在台灣最開心的是幫助別人,很開心他們現在可以做到以前沒辦法做到的事。我在台灣最驕傲的是覺得自己蠻厲害的,很累也不會喊累,還可以做到別人不一定會做得到的事,像是我教別人可以不收錢、辦活動我可以自己一個人拿很多東西、也會幫別人上化妝課。」

「我覺得成功的定義是可以辦活動讓其他人很開心,讓印尼政府贊助我們。我開心、其他人開心,這樣就是成功了。」即將於明年回印尼的 Mila ,現在努力在台灣培養很多「接班人」,「我打算在回去之前努力讓印尼的名字在台灣紅一點,繼續辦活動,讓我們的朋友在這裡不要隨便玩、亂七八糟。」

「如果要用一句話講自己,我會說我是 Mila,不管我做多少事,我就是 Mila。因為我不想一直講,怕別人覺得很驕傲。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人家看就好,不需要我自己講給他們聽,這樣而已。」

從移工到小說家:海外 17 年的工作經驗,成為 Umy 寫作的靈感來源
從移工到小說家:海外 17 年的工作經驗,成為 Umy 寫作的靈感來源
一名雇主對移工的告白:他們不只是好隊友,更是神隊友!
一名雇主對移工的告白:他們不只是好隊友,更是神隊友!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