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im:我想要證明,我在台灣也能夠有一番成果

One-Forty team
2018/10/11

撰文、編輯 / 蕭雯瑄
攝影 / Ga-Wii、Choy、Kenny Mori

Halim 是 One-Forty 中文課的學生,也是 One-Forty 的學生大使之一。認識 Halim 的人都知道,他熱愛爬山,許多知名的百岳都爬過,像是富士山、合歡山、玉山等等,最特別的是,他爬山的時候會一邊撿垃圾。放假時,常呼朋引伴一起去淨山、淨灘,做著這些台灣人都不一定做得到的事。這次訪談是我第一次見到 Halim本人,除了認識新朋友的興奮之情,更因為訪談前聽聞了他的這些事蹟,讓我對他的故事感到更加地好奇……

我是 Halim,今年 37 歲,我來自印尼西爪哇,有一個老婆和一個兒子。來到台灣已經 3 年了,目前的工作是在台北汐止做窗簾。

我大學讀機械系,畢業後,曾經去日本工作過 3 年,回來印尼結婚,在泗水和雅加達工作了 2 年,因為發生了一些私人問題,我那時候很急著要去國外工作,就選了申請程序最快的台灣。

Halim

雖然對大學畢業的我來說,台灣薪水不太多,但台灣比印尼好,又可以不用去面對我在印尼的私人問題,不過爸爸媽媽一直很不諒解,罵我為甚麼不回家,要跑來薪水少的台灣,他們並不知道我遇到了一些問題,我也沒有跟他們說。

One-Forty 想要翻轉移工的生活,這件事非常好

目前的工作是在台北汐止做窗簾,不太難,因為以前在日本每天從九點到晚上十一點,很忙,所以台灣工作比起來輕鬆很多。平常周一到周五上班,六日休息,有時候在大樓打工賺錢。我住員工宿舍,但不是工廠內的那種。

我一個月薪水扣掉仲介費、 住宿費、伙食費後是 16,000 元。一個月寄 5000 到 7000 元給在印尼中爪哇當幼稚園老師的老婆,再扣掉假日去爬山花的錢,過去在台灣的三年都沒有存什麼錢。沒有錢,又不想要幾年後甚麼都沒有就回印尼,我很想要向家人證明,我在台灣也能做點什麼。

但對於快 40 歲的人來說,專注力下降,要學東西很難進步,我想說,那就學語言吧!是 One-Forty 的夥伴 Dodo 介紹我來 One-Forty 的,從那時開始在 One-Forty 上中文課、學中文。我覺得 One-Forty 想要翻轉移工的生活,讓我們過得更好,這件事情是非常好的。

Halim

淨山/淨灘,是為了讓台灣更乾淨、印尼人更有紀律

因為我家住在海邊,沒有山,而我覺得山的風景很自然,爬山可以消除疲勞,所以才喜歡。國中以後,開始可以自己出去玩了,從那時候開始會去爬山。在台灣,政府都把路鋪好跟階梯蓋好了,而且到處都有 7-11 ,裝備可以比較輕便,爬山就會比較方便。

爬山認識了一群很合得來的印尼人,就都會一起去爬,爬到常常宿舍的床都沒人在睡。有一次我們一群人去台中爬山撿垃圾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台灣人組成的淨山社團,他們都有自己辦的活動,除了撿垃圾,還會在海邊種植物防風砂,後來我們就跟他們一起。

Halim

每次去觀光景點都很髒,玩的感覺也不好,如果不能把它清乾淨,至少不要弄髒,所以我常常會到處問人還有哪裡的山、哪裡的海邊很髒,需要去撿垃圾的,我們就去。有一次去爬玉山的時候,有一些印尼人覺得,天氣都不好了幹嘛還要撿垃圾,但我們一部分人就堅持認為無論如何都要淨山。

很多人一起撿垃圾的時候,真的很開心。 有一次朋友還帶才小六的小孩一起來撿,讓我覺得很開心。 (看一個地方) 從很髒變得很乾淨,很有成就感,覺得這個世界上有一小塊地方變得乾淨了。我和朋友之後還打算去更多台灣的觀光景點,邊玩邊撿垃圾。

我常常在想「像印尼這麼多自然礦物的地方,為什麼是發展中國家?」我覺得是印尼人民的素質還不夠好,沒有紀律,所以我要和一起淨山的印尼朋友們,一起回去當印尼人的榜樣,讓印尼有一點點改變。

Halim

自律,是為了做生活的主人,也是為了打破印尼人對來台工作的刻板印象

回到家裡,我都會以身作則,如果兒子亂丟垃圾,我就會問他:「平常爸爸媽媽都在哪裡丟垃圾的?那你是不是應該也把垃圾丟到那裏呢?」這樣下次兒子就會知道垃圾不能亂丟。我跟兒子感情很好,常常會通電話,我們就像朋友,我喜歡甚麼,兒子就跟著喜歡甚麼。

身為一家之主,做事情一定要有紀律,要當老婆和兒子的榜樣。紀律是我在日本學到很重要的事,如果沒有規則的話,生活會很亂。而來到台灣後,我也跟以前很不一樣了,更知道時間的重要性,學會準時,也變得自律,要求自己不要那麼懶。

一般印尼人都會覺得去台灣工作會有不好的結果,讓我更想要在台灣證明些什麼,多累積一些甚麼,給家人看、給印尼人看,讓他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跟他們想的一樣。

採訪後記

在這次訪談之前,就經常聽夥伴說起不少 Halim 的故事,知道他平時外出都習慣隨身帶著垃圾袋,看到垃圾就一定會撿起來。訪談的時候,他也提及自己經常到處問人還有哪裡的山、哪裡的海邊很髒,需要去撿垃圾的,只要知道就會去。

來台三年間,Halim 主動去淨山、淨灘十幾次,因為「台灣人都說印尼人不乾淨,我想要讓台灣人知道,不是每個印尼人都是那樣。」

聽到這裡,心裡對於 Halim 堅持守護環境的使命感,有著止不住的感激與動容,來自海洋遙遠彼端的這群移工,和我們共同生活,卻比我們更在乎、掛念台灣這片土地,且不求回報的付出。

Halim 說,他很欣賞 One-Forty 想要翻轉移工生活的願景,而我卻更欽佩他想要「翻轉台灣人對印尼人、以及印尼人對於來台工作」的刻板印象的這份決心,和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使我想要寫下他的故事,讓更多台灣人得以看見,那雙因長年勞碌而愈趨粗糙的大手,一次又一次拾起路邊垃圾的堅定。

Halim

白晝之夜裡,讓大家看見我們不只是移工!
白晝之夜裡,讓大家看見我們不只是移工!
Pupu:我想幫助印尼小朋友的生活和未來
Pupu:我想幫助印尼小朋友的生活和未來
Toto:我愛我的家,他們是我最甜蜜的負擔
Toto:我愛我的家,他們是我最甜蜜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