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ison:我覺得我像米奇,總是努力想辦法解決問題

One-Forty team
2018/10/11

撰文、編輯/ 蕭雯瑄
攝影/ 吳致寧、林彥廷、張言浦

我是 Modison,今年 33 歲,我來自印尼棉蘭的一個華僑家庭,從 2015 年開始到台灣工作,至今已經 4 年,都在同一間便當工廠工作。

以前姑姑照顧我,現在換我來照顧她的兒子

小時候,因為家裡窮,小孩又多,我 3 個月大的時候,媽媽就去新加坡工作了,一去就是 7 年,所以我在 7 歲以前完全沒有見過媽媽,甚至在她從新加坡回來的時候,因為認不得媽媽而問她:「你是誰?」

9 歲的時候,爸爸把我託給姑姑照顧,姑姑供養我讀書,高中畢業以後就在姑丈家開的玩具店當收銀員,後來,爸爸和姑丈都過世了,玩具店也就沒了。2017 年,姑姑也去世了,她唯一的兒子也變成了孤兒。會來到台灣工作不只是為了幫助自己,也是為了要報恩,賺錢讓當時才剛上小學的表弟可以好好讀書。

Modison

沒有人要我這麼做,是我自己心甘情願的,因為我知道以前家裡辛苦,沒有錢讓我讀書,那時姑姑照顧我,而現在,就換我來照顧她的兒子。

不學的話不會怎麼樣,但現在學了,就算只會一點點,以後也會很不一樣

來到台灣後,雖然工作很辛苦,但我很喜歡,因為假日加班的時候,可以免費跟著師傅學煮菜,我很喜歡看人家煮菜,也喜歡自己煮,這樣以後回印尼想吃的時候,就可以隨時自己煮來吃。台灣菜我吃得很習慣,因為跟我們家裡吃的菜很像。

一開始因為中文不好,看不懂廚房裡的菜單,也聽不懂別人說什麼啊。後來我就在 Facebook 上面搜尋 how to learn Chinese,發現了 One-Forty 的開課資訊。來 One-Forty 學了中文之後,我終於開始看的懂菜單了,高麗菜、南瓜等等的,也可以跟老闆溝通了。

在 One-Forty 很開心,很多朋友,又可以學中文。One-Forty 像一個照顧我們的 Family,我們不會講中文,你們就很耐心的教我們,對我們以後的工作有好處。不學的話不會怎麼樣,但現在學了,就算只會一點點,以後也會很不一樣。

Modison

我和米奇很像,懂得解決問題,並堅持到底

放假的時候,除了學中文,我還喜歡畫畫。我從國小就開始畫畫,但那時候畫的不漂亮,來到台灣之後,有比較多時間邊看 YouTube 邊學,才越畫越好。

Modison

畫畫最讓我開心的時刻就是畫得很像的時候,畫的不像會覺得「啊~不開心。」畫得很像的時候真的會非常高興,畫畫能讓我忘記所有煩惱。

我平常最喜歡畫 Disney 的人物,小時候在印尼不容易看到 Disney,都是過年或是家裡很有錢才看的到。我最喜歡的 Disney 人物是唐老鴨,他很衰又愛生氣,覺得很有趣。

Modison

小時候爸爸媽媽不在身邊,是唐老鴨陪伴我長大,他就像我的朋友一樣,而我覺得自己像米奇,他和我一樣是 melancony (憂愁)類型的人,而且他懂得解決問題,想辦法成功,堅持到底,就像我無論工作多忙,還是盡力撥出時間學中文一樣。

我總是努力學習,想辦法成功,因為我不要我三年後的生活和現在一模一樣,如果有更好的工作為什麼不去做?我一定要變得更好,這是從 One-Forty 學到的。

回印尼之後,想和媽媽一起賣吃的,也會繼續畫畫,因為畫畫是興趣,是熱情所在,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ModisonSekolah One-Forty 的頻道破兩萬訂閱,Modison 很開心,特地畫了一張伙伴們的畫像送給我們

白晝之夜裡,讓大家看見我們不只是移工!
白晝之夜裡,讓大家看見我們不只是移工!
Pupu:我想幫助印尼小朋友的生活和未來
Pupu:我想幫助印尼小朋友的生活和未來
Toto:我愛我的家,他們是我最甜蜜的負擔
Toto:我愛我的家,他們是我最甜蜜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