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剪髮,堅定了我想回鄉創業的步伐

蕭雯瑄
2018/12/06

文字/ Amber
攝影/ Choy

十月裡一個晴朗的星期天午後,小小的驚喜在 One-Forty School (移工人生學校) 裡悄悄醞釀,教室裡來了一群看起來相當專業又時髦的神秘人物,原應擺著課本的長桌上,眨眼間變成了一把把銀質的專業剪刀、電剪、梳具;下午兩點開始的課程,才剛過下午一點,就已經有學生在教室外探頭探腦,期待的神情藏都藏不住…

我們好想跟你分享:今天是 One-Forty School 創校以來,第一次舉辦商業課企業參訪!

這次要帶學生認識的是社企髮廊好剪才 (Superb Cut),以「翻轉美髮業窮忙的刻板印象,找回髮藝專業價值」為宗旨而創立,並以義剪行動為社會中需要關懷的人們減清煩惱絲。因著相似的社會使命,好剪才和 One-Forty 決定一起為和我們關係最緊密的東南亞移工做些甚麼。其實呀,這是我們第二次合作了,距離第一次在東南亞星期天的合作相隔了九個月,再度相聚,是為了幫助有著開理髮店夢想的移工們,能有機會向好剪才專業的髮型師們學習台灣的技術,厚實回鄉創業的經驗與能力。

好剪才設計師們

第一次拿剪髮刀,我真的好緊張

「老師我緊張!」學生 Ayu 一拿起剪髮刀,就一邊緊張兮兮的向老師求救,手還直發抖,小心翼翼的一刀一刀剪下眼前假人模型的頭髮。

今天好剪才設計師們為移工訂下的課程目標,是希望他們在這三個小時間,透過實際操作,學會用電推設計出俐落的小平頭,還有用剪刀修整出平底中長髮。練習開始後,教室裡是此起彼落的驚呼聲與歡笑聲,我穿梭在各組之間,想用眼睛記住每組練習時生動有趣的畫面。

開始剪頭髮囉!

學生 Susanti 在使用電推的時候,眨著天真的大眼睛,無厘頭的發問:「老師,我這樣用太大力它(假人)會不會痛?」設計師 Jerry 很是好笑的回答:「你一直壓著它的頭髮理不斷,它才會痛啦!」說完 Susanti 和老師都噗哧笑了出來。

趁著練習結束前的空檔,學生 Iwi 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問設計師 Top:「老師,你可以幫我剪瀏海嗎?」「沒問題!」Top 爽快地笑著一口答應。眼看他動作輕柔的梳起 Iwi 因平日忙碌久未修剪而厚重過長的瀏海,優雅俐落的剪了幾刀,轉瞬間, Iwi 就像改頭換面一樣,修剪過的瀏海看起來輕盈了許多,乖巧的服貼在額頭上,Iwi 開懷的笑了,眉宇間洋溢著快樂和滿足。

Iwi

過程中,設計師和移工們一邊認真的設計髮型,一邊輕鬆自在的交流、談笑著,也不時看見有學生拿出手機,或用文字紀錄下剪髮的步驟、或拍照錄影捕捉彼此眼神專注發光的模樣,對移工們而言,這是一個非凡而值得紀念的時刻。

「他們都很活潑很好學,就算剪壞了也是大家笑成一團,不會因此沮喪灰心,有人在練習剪的時候,其他人就在旁邊幫忙加油,氣氛很歡樂、很開心。」設計師 Lune 這麼分享道。

對許多移工來說,這是第一次有人教他們剪頭髮,更是他們第一次真的動手實作,即使對象是假人頭,有較多的犯錯空間,學生們依然認真以待,用心完成每一次的練習。

過去在台灣幫雇主理髮的經驗,成為了我現在的寶物

相較於大多數移工是第一次接觸剪髮,也有幾位移工因為來台灣工作,而有了幫人理髮的經驗。

「以前幫我照顧的奶奶剪頭髮的時候,我都不太會剪,到今天上課,我才第一次學會怎麼拿剪刀剪頭髮!」

活潑愛笑的 Milia 興奮的和身旁的我們分享,接著感性地說,「那時候在高雄照顧奶奶啊,奶奶走路不方便,不喜歡出門,也沒人幫她剪頭髮,都是我幫她剪的,可惜那時候剪不好。」

教室的另一邊,學生們正讚嘆著同組的 Sari 嫻熟的理髮技巧,連一旁指導的設計師 Enso 都嘖嘖稱奇,甚至給了 Sari 「小老師」的封號。問起她這麼厲害的秘訣,她害羞地答道,「沒有啦,以前我在那個療養院,不是有很多病人嗎?他們都要很久才有機會出去剪一次頭髮,頭上也會長一些東西不舒服,後來我們就都乾脆自己幫他們理啦!」說完話的同時,假人頭原本長短參差的雜亂短髮,轉眼間已經在 Sari 的手中變成了一顆整齊俐落的平頭。

原來,過去在台灣幫雇主理髮的經驗,在輾轉遷徙的行旅之中,已然成為移工細細珍藏心中的回憶,也在往後的日子裡成為一項帶得走的技能。

Sari

「謝謝你」是我們之間最美好的共同語言

課程步入尾聲,我們邀請各小組的設計師和移工帶著已經完成的作品上台和大家分享今天上課的心得。

學生 Ayu 篤定地接過麥克風,說起剛剛練習時的心情,難掩激動,「一開始拿那個剪刀的時候,我真的很緊張、很緊張」,每吐出一個字都像使盡全身的力氣,「所以,我想要謝謝 Jerry 老師,我知道要教怎麼剪頭髮真的很難,但是他一直很認真教我們。」Ayu 的聲音顫抖著,卻漾起感動滿足的微笑。

剛被設計師 Top 修完瀏海的 Iwi,臉上帶著一抹自信快樂的神采,「我要謝謝老師幫我剪瀏海,很好看,剪完很舒服,」她調皮地眨了眨眼,「而且不用錢。」一說完,便博得哄堂大笑,Iwi 最後感性地說:「老師,我會永遠記得你。」

在這三個小時的課堂中,其實設計師和移工彼此之間語言不盡相通,互動上是充滿挑戰的,設計師 Jerry 也說,「一開始覺得最困難的地方在於溝通,很多時候我們會沒辦法把髮藝的一些專業術語用更簡單的方式傳達給他們,只能盡力示範給他們看,很神奇的是,他們好像漸漸就懂了。」

想把剪髮技巧傳授給學生的真摯,和積極想向老師學習的熱忱,化解了因語言不通所可能產生的誤解與阻礙,於是,一句「謝謝你」,便成了生長於不同文化的台灣設計師與印尼移工之間最美好的共同語言。

Ayu

學剪髮,點亮回鄉創業的夢想

課程剛開始時,好剪才負責人 Lane 曾問學生們:「在場有多少人想回家鄉創業?」,教室裡超過一半的移工們都紛紛舉起手。

看著移工們在設計師示範時全神貫注在講台上的臉龐,還有課程間從不倦怠的積極發問、認真練習,心裡好溫暖,這是人們為了實踐夢想,發光發熱的模樣啊。下課後,問起設計師們今天教移工剪髮的收穫,設計師 Enso 說著:

「知道他們有不少人都想回去創業,剛剛練習的過程也都很積極想要學習,如果今天的課程能真的幫助他們以後回到家鄉開店,那就是我最有成就感的事了。」

One-Forty 相信「每一個夢想都值得被實現。」所以我們創辦了移工人生學校,希望讓移工在台灣工作這段期間,能透過假日的學習,堅實逐夢的腳步。與好剪才合作的商業課企業參訪,便是在實踐這個初衷。

如果你也相信夢想的價值,歡迎你用小額贊助支持移工學校擴建集資計畫,和我們一起支持東南亞移工的夢想,讓他們得以累積足夠經驗和能力,實現回鄉照顧自己和家人的願望。

平日我是為別人工作的外勞,這天我是為自己認真的學生
平日我是為別人工作的外勞,這天我是為自己認真的學生
淨山,是這群在台工作的印尼移工假日日常
淨山,是這群在台工作的印尼移工假日日常
2018 小小兵實習計畫,正式啟動招募!
2018 小小兵實習計畫,正式啟動招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