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grant Stars 移工大人物】除了工作外,我們更看見移工作為「人」的一面

林思皓
2019/02/14

2018 年 12 月的第三個周日下午,One-Forty 辦公室所在的 CIT(台北創新中心)大門口竟鋪起了紅毯?這宛如星光大道的排場,原來是「Migrant Stars 移工大人物」的頒獎典禮啊!

什麼是 Migrant Stars 呢?

One-Forty 致力於撕下移工的負面標籤,希望讓每個移工的多元樣貌被看見。因此,2018 年特別與同樣關心移工議題的香港 Enrich 與新加坡 Aidha 合作,舉辦了 「Migrant Stars 移工大人物」的選拔活動,藉由提名身邊在各層面表現傑出的移工,讓三地的民眾看到移工不為人知的一面。

在提名評選之前,One-Forty 也先從自己的學生、認識的移工中選出了十則「亮點故事」作為提名參考,分別是在才藝、教育或社會關懷等領域的十位代表人物(亮點故事清單在最下面唷!)。之後,為期一個月的提名與一個月的評選,台灣區共選出十位「移工大人物」。

我不只是移工

場景再拉回來頒獎典禮的現場,讓我們來看看每一位得獎者的故事與感言吧!

Anisa Pinky Damayanti(印尼,才藝)

熱愛彩妝,開班授課也協助印尼朋友化妝去參加各種文化走秀活動,另外也喜歡攝影,臉書追蹤人數超過六千人。

Bùi Khắc Hòa 裴刻和(越南,教育)

自學中文,也透過好廚藝讓更多人認識越南文化。假日積極參加文化活動,如至桃園望見書間擔任志工、參與桃園青年永續計畫等。

「謝謝台灣,讓我整個人改變了!」來自越南的 Bùi Khắc Hòa (裴刻和),從衣服上的國旗便可以看出他是多麼愛自己家鄉的文化。因此,他才想要把家鄉的好料理、有趣的民俗活動介紹給台灣──這塊他充滿感謝的土地。

Dwi Tantri(印尼,社群領袖)

北車地板圖書館發起人,並獲得基隆長期照護績優獎,長期關懷印尼同胞並在需要時給予協助。

「我在辦活動,沒有想到 One-Forty 也會看到我們的努力。」Dwi Tantri 在台灣九年,主動給予新來的印尼看護、廠工、漁工協助。一路上,他也曾經遭受不當對待,卻也同時受到許多人的幫忙,所以想要把這份愛繼續傳下去,「以前我們很難過,但現在台灣慢慢一步一步進步,有很多人在幫助我們。」

Dessy Riana(印尼,教育)

單親媽媽,努力自學中文,通過華語文能力測驗高級考試,也在網路上分享學中文資源。2018 年新北市選優秀移工第一名。

曾經得到移工中文演講比賽第一名的 Dessy Riana,未來的志願是想要回印尼當中文翻譯,也很感謝 One-Forty 給他這個獎項,「這個機會我很感謝你們,感恩!」

Francia Alondra Balderama(菲律賓,社會關懷)

參與桃園望見書間移民工生活節的籌辦。菲律賓移工國際台灣分會幹部、全國家戶移工勞動產業工會理事,2018 舉辦北車快閃舞蹈爭取女性勞動權益。

「作為一個媽媽,我繼續在台灣當一位移工。」為了扶養孩子長大,Francia Alondra Balderama 來到台灣工作。在台灣的十五年間,他參與許多菲律賓移工的社群,希望讓更多菲律賓人在台灣的權益能更被保障,「我愛台灣,但我心屬菲律賓。」

Haris Setiaji(印尼,才藝)

樂團主唱,曾在四國歌唱比賽中得到第二名。喜歡自創歌曲,並把中文歌翻譯成爪哇語錄製給印尼人聽。

「平常表演的時候,底下的觀眾都很嗨;今天這麼正式,反而讓我覺得好緊張。」Haris Setiaji 來自印尼的小村莊,來台灣工作後,他仍未放棄他的音樂夢,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一流的詞曲創作歌手。

Melinda Babaran(菲律賓,才藝)

熱愛閱讀與寫作,2018 年寫了關於自己身為 LGBT,但生長在傳統菲律賓家庭身分不被認同的故事,獲得移民工文學獎評審獎。

剛獲得移民工文學獎的 Melinda Babaran 帶著媽媽與阿姨來到頒獎典禮。不擅表達情緒的他,透過閱讀與寫作抒發內在的感覺,他也笑說:「我的眼睛因為看書看太多壞掉了。」。他也希望能繼續在台灣工作下去,「因為我可以展現真實的自己,可以不受任何歧視地跟我想在一起的人在一起。」

Nguyen Thi Phuong 阮氏芳(越南,教育)

華語檢定成績優良,協助高雄榮民總醫院附設居家護理所執行衛教翻譯,讓居家看護照顧更周全。獲選 2018 年模範移工,並把部分獎金捐給社團法人高雄市臻愛天使兒少關懷協會,幫助弱勢學童。

因為一次語言溝通不順而與雇主發生衝突,Nguyen Thi Phuong(阮氏芳) 下定決心要好好學中文,也在努力過後順利通過華語文能力檢定,同時也幫助新來的越南移工處理語言上的障礙,他說:「感謝 One-Forty 給我們移工這個小小的舞台,可是力量真的很大!」

Pindy Windy(印尼,社會關懷)

擅長捏麵,常在東協廣場舉辦印尼文化活動,讓移工展現工作外的面貌。也發起淨街活動,號召移工上街撿垃圾維護環境,也想反轉台灣人對移工髒亂的印象。

「我覺得我不應該得這個獎,因為在這邊的大家每一個人都是 Migrant Stars!」為了翻轉台灣人對移工的負面刻板印象,Pindy Windy 辦了很多活動,「我覺得台灣很好,但我們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的移工、新住民也都是很好的。」

Tari Sasha(印尼,社會關懷)

喜歡寫作,有著作《Babu Traveler》,曾獲 Merit award Taiwan Literature Award 第一名、Hello Taipei 寫詩比賽第三名。創立了「台灣創意寫者」社團,也是社團 Save BMI 負責人。

「我們不只是來台灣工作的人,我們也有許多才華。」Tari Sasha 不只作為一個家庭看護,他更把握時間寫作,也創立了社團讓在台灣的移工有一個發表文章的平台。

世界咖啡館:用彼此的故事交朋友

頒獎典禮結束後,我們將大家打散分組,讓台灣人與移工有更多的交流,藉由故事的敘說相互了解。

圍成小圈後,大家對於移工朋友的好奇也就敢問了:「什麼時候開始寫歌的?」、「為什麼想讀印尼空大?」、「現在的工作薪水高嗎?」等等。面對一個又一個問題,可以感受到移工朋友不但不覺得煩躁,反而十分有興趣地「賣力」回答。

有趣的是,在這個十分「國際化」的環境裡,同樣意思的一句話,常常需要經過中、英、印、越、菲等語言的多重翻譯過程。雖然耗費的時間冗長,但更可以在其中看見每個人為了交流彼此的故事,努力地克服語言障礙,那樣的精神反而令人動容。

謝謝 One-Forty 讓台灣人能接觸移工議題

短暫的交流時間使許多人意猶未盡,紛紛在活動結束後仍三五成群地散落在會場周圍繼續聊天,有人也拿起手機自拍留念,交換聯絡方式,甚至在臉書上互相標註。

這個空間對於近百人的交流互動顯得有些擁擠,但卻也因此使我們之間更沒有距離。此刻,沒有老闆與雇主間的不對等關係,沒有台灣人與移工之間的隔閡,只有一個擁抱、一抹微笑、一句感謝,每個人都作為「人」地相互傾聽著。

「我喜歡 One-Forty 為移工朋友做的努力,以及創造移工與台灣朋友間的連結。」活動結束後的心得小紙條上,有人這樣寫道。很希望這樣的互動不會結束在這一刻,反而作為一個生命交會的起點,讓台灣人與移工能成為真正的朋友。

你要的亮點故事都在這裡!

Heni:成為移工不是夢想,我要讓所有人透過教育打破貧窮

Etty:明明我很認真地生活,卻總被別人當笑話看

Marichris:表演是我的生命,你將它奪走,就不是真的愛我

佳佳:我就是幾十萬印尼移工的「網紅媽媽」

Mila:我想辦更多活動,讓這裡的朋友能更快樂、讓印尼被台灣記住

Mandala:我很喜歡唱歌,也希望在臺灣的印尼樂團可以一起活躍起來

Mark:如果沒有人幫我們的菲律賓女孩打扮,那就讓我來吧

Yusni:在台灣九年,我怕回去後變成自己國家裡的陌生人

Modison:我覺得我像米奇,總是努力想辦法解決問題

Halim:我想要證明,我在台灣也能夠有一番成果

穿越繽紛罩袍,走入台北清真寺的齋戒月
穿越繽紛罩袍,走入台北清真寺的齋戒月
2019 下半年度 One-Forty 實習生計畫,招募開跑!
2019 下半年度 One-Forty 實習生計畫,招募開跑!
「移工國際台灣分會」:他們是菲律賓移工在台的最強後盾
「移工國際台灣分會」:他們是菲律賓移工在台的最強後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