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們的中文課:學好中文,讓生活變得不一樣了!

One-Forty team
2019/08/29

週日正午的台北車站,移工們的中文課甫結束,三五位學生結伴步出教室,你一言我一語的測驗著彼此方才學會的單字,鈴噹般的笑聲不絕於耳,暖艷的陽光灑落,讓每月難得的休假日更顯生氣蓬勃。

「老師好,我們有報名今天要留下來和您們聊天問問題。」課後的走廊已不見嘈雜人影,進階班的 Dewi 、初階班的 Rokinah、及下午接著要上創業課的 Warda 專程留下,將談談他們在 One-Forty 學中文以來的心路收穫。

帶領發言、嗓音清亮的 Dewi,髮上色澤飽和的亮黃絲巾綴著綠粉圓點,大膽活潑的配色令人不敢相信,她已是有兩位孫子,年紀卻僅 45 歲的年輕奶奶。

Rokinah 羞赧地站在 Dewi 身後,淡粉色頭巾下的臉龐細緻柔和,三位學員唯一擔任廠工的她,學習中文的時間還不算太久,細細斟酌著說出口的每句話。

牛仔褲跨出大大的步伐,若不望向 Warda 頭上的黑頭巾,她道地的口音與將背包甩上肩頭的俐落姿勢,完全是位在台土生土長的年輕大學生。


(註:以下訪問內容將以 D 表示 Dewi 發言,R 表示 Rokinah 發言,W 表示 Warda 發言。)

「大家今天想用中文、英文、還是印尼文訪談呢?」

D:「老師我們可以用中文回答,這樣還可以練習。」

W:「對,我也想試試看用中文。」

R:「真的說不出來,老師再救我們就好!」

(一行人笑聲響遍迴廊)

「好的,那我們準備開始囉!」


「為什麼大家想來台灣當移工?」

D: 「我在印尼的家鄉是個很小的村子,我是整個村子第一個來台灣的人,當移工是因為聽說這裡薪水很高。今年是我在台灣的第四年,在這之前我還在馬來西亞待了四年。我會離開馬來西亞來到台灣,因為馬來西亞發生過讓我很傷心的事情。」

「Dewi 在馬來西亞發生什麼事情呢?」

D: 「在馬來西亞工作的時候,一個月只有 1000 塊馬幣(換算台幣約 7500 元),那時我本來想改成去美國賺錢,因為朋友說那裡待遇很好,可是我的雇主告訴我,如果我要回印尼,不管機票還是簽證,我都要自己出一半的錢,除非我多留下來幫他工作一年,他才要幫我付全部的機票。結果,我就聽了他的話,但一年後發現根本就是假的,所以我趕快離開,在仲介幫助下來到台灣。」

Dewi45 歲的 Dewi,在來台灣之前,已累積了漫長的海外移工經驗。

「那 Warda 和 Rokinah 為什麼會來台灣呢?」

W:「以前我在印尼當國小老師,一個月薪水只有 10 萬 5000 印尼盾(換算台幣約 3500 元)。那時我的表姐妹都在台灣工作,我在臉書看到她們在台灣的打卡,覺得她們變得好漂亮,過得好開心,我就跟著來了。我在台灣三年多了,也還沒回去過印尼。」

R:「高中畢業後,我在印尼的工廠工作,但我們那邊工廠規定,只能被雇用到 25 歲,之後就會被開除。所以我在 27 歲來到台灣的工廠,今年我 30 歲了,還沒回過印尼。」

Rokinah三位女孩中,唯一擔任廠工的 Rokinah 說,來到台灣賺錢,為的是給家鄉的七歲女兒更好的生活。


「剛來到台灣,有遇到什麼辛苦的事情嗎?」

W:「剛來台灣的時候,那個雇主真的很可怕。他不准我休息、不准我跟鄰居的印尼朋友聊天,我也完全不能用手機,整整一年我都沒放過假。」

「Warda 面臨這樣的情況,有試圖做出什麼改善嗎?」

W:「有,那時候在新竹,冬天真的好冷好難受,我的手因為洗碗都快爛掉了,我有拜託老闆買手套給我,也有跟仲介說。」

「仲介有做任何處理嗎?」

W:「完全沒有,他只有一直叫我『要忍耐』。那個老闆其實很有錢,家裡有可以拖地的高級拖把,但他不准我用,我還是只能用手擦地。那一年我都在哭,覺得這個地方跟姐妹說的台灣完全不一樣,不過現在都過去了,現在我照顧阿公,一個月可以休息兩天,阿公對我非常好,我也吃得好。」

Warda談起新竹的冬天,開朗的 Warda 眼框突然盈滿淚水,她伸出雙手示意我們當時因為洗碗沒戴手套,發軟且凍傷的情形。

「那 Dewi 呢?從馬來西亞來台灣後生活有改善嗎?」

D:「在台灣第一個工作在新北市,那兩年我從來沒有吃飽過。雇主都只給我吃一點點的東西。兩年來,我每天晚上都要偷偷煮泡麵……」

「Dewi 泡麵都自己出去買嗎還是?」

D:「印尼店的泡麵比較多口味可以選,因為台灣超市的泡麵幾乎都有豬肉。我去之前要問他們可不可以去,但他們很不喜歡我出去買自己的東西。所以,我都趁他們叫我出去買家裡的東西時順便溜出印尼店買,但一次只能買一點點不然會被發現。」

「現在在台北的新雇主還會有這樣的情況嗎?」

D:「不會了,現在奶奶對我好。可是以前老闆讀國小的孫子對我真的很不好,很頑皮。他都會吼我說:『你不准講話!我爸爸媽媽請你工作,付你錢,你沒資格說話!』那兩年我完全沒放過一天假,從早上六點開始做早餐給大家吃,到晚上十點,真的很累。」


「請大家分享現在的工作都在做什麼。」

D: 「現在我照顧一個失智的奶奶,奶奶有五個兒女,每天會有一個人回來看看奶奶。我一個月休息 12 個小時,但薪水是被扣完整的一天。不過現在的工作比以前好很多,奶奶很可愛也對我很好,她早上最常對我說『 Dewi,卡緊捏!』,可是自己都還一直不起床,很有趣吧!」

R:「在包裝工廠上班,一星期休息一天,我比較喜歡在工廠工作,因為累的只有身體也比較自由,不用照顧阿嬤需要 24 小時,而且也不太能有自己的情緒。」

「擔任廠工的辦理程序和擔任看護工有不一樣嗎? 」

D:「差超多的!到工廠上班很貴!」

R:「和 Dewi 說的一樣,要來工廠工作的話,在印尼要先付給仲介台幣大概四萬塊才可以來。」

W:「對啊,工廠超貴的!像我這種來台灣顧阿公阿嬤的,就不用先付錢,不過在來台灣工作後,每個月薪水仲介都從薪水扣一點點錢,會扣九個月。」

homeworkbook作業本上,女孩們運筆順暢地寫下「台灣,台北」。對她們來說,在這裡發生的一切,辛苦,也幸福。


「為什麼要來到 One-Forty 學中文呢?」

W:「我來 One-Forty 學中文,因為我不想再害怕了。我們來台灣工作前, 要在仲介那裡上 60 天的課,每天要用指紋打卡,會學一些中文,但只會教一些『早安』、『太太先生吃飽了沒』、『我去做家事』這類的,可是在那裡學的在台灣都用不到,因為印尼人教的口音完全不對。」

「Warda 怎麼知道可以來學中文呢?」

W:「以前我都自己亂滑 Facebook 亂學,直到有一天我在臉書看到 One-Forty,才發現台灣居然有這種地方可以讓我學習。我真的很開心那時候在臉書讓我看到您們。

D:「我來學中文,是因為我把學中文視為我人生的第二次機會。我年輕在印尼的時候,有一天我的小拇指受傷斷掉了,讓我無法參加英文考試,所以對學英文害怕、失去信心。來台灣後,我想透過學中文重新開始!用英文說,我想說,I believe through One-Forty, I can change my life! 」(譯:我相信透過 One-Forty,我可以改變我的人生!)

homeworkbook聊起最近的上課內容,Dewi 雀躍地展示剛學會的歌曲「我們不一樣」。三位女孩一同唱著,氣氛溫暖到了極點。


「學中文以來,覺得最有成就感的是什麼?」

D:「我現在會幫阿嬤寫每天的行事曆,像是幾點要吃藥、尿尿、便便,老闆看到的時候一直誇獎我。」

R:「工廠有人來買東西的時候,老闆知道我會說中文都會派我去!我都好高興!」

W:「我現在超會買東西的!以前我都只能用比來比去的,現在都不一樣了!」


「最喜歡或是印象最深的中文字是什麼呢?」

D:「我最近在學『肉』這個部首,有時候只能用『月』、有時要寫『肉』,有點難,但我認得差不多了。」

R:「我最喜歡『我們』這個字,因為有大家一起的感覺。」


「回去印尼的那天,會想用你的中文能力做些什麼嗎?」

D:「等我更老了,我要回印尼我想教我的孩子和孫子說中文。我覺得中文很重要,而且到那時候我一定在 One-Forty 學習的更好了。」

R:「我想要回去做跟華人有關的生意,因為很多華人都在印尼有開公司。」

W:「我希望能回印尼當導遊,幫台灣觀光客導覽!接下來在 One-Forty 上課,我要變得不只很會說還很會寫! 」

homeworkbook除了寫的又滿又工整的作業簿,Dewi 的作業簿更放滿了新學會的造句練習。

在台灣的日子,越來越好了。Dewi

我喜歡台灣的一切,尤其是天氣剛好的春天。。Rokinah

開始來上課後,生活的一切都在進步。Warda

說著在台灣經歷的一切,三位移工女孩的臉上盡是知足。前雇主們所留下那些不愉悅的工作經驗,隨著每三年一簽的在台合約漸漸到期,也漸漸淡去。即便談起過往、憶起家鄉,眼框仍轉紅,她們的正向心境與積極態度,一如談吐間越趨流暢的中文能力ㄧ樣,令人敬佩與尊重。


「移工人生學校 」是全台第一個為東南亞移工設計的線上線下社群。One-Forty 提供實體/線上課程,讓移工了解自身權益,習得第二外語、商業知識、財務規劃等技能。至今我們已累積了超過三萬名的學員,持續落實團隊使命,讓每位移工在台的旅程精彩與值得。

我們希望,能讓每位在這裡學習的移工學生,在返鄉之時都能擁有帶得走的能力。而我們需要你的支持,你的每一筆捐款都將堅定而密實地撐起移工的學習之路。歡迎你,成為 One-Forty 的一份子,成為友善社會的推手。 點這裡,讓改變發生。

移工 Evi 的夢想藍圖:透過開店,我要讓家鄉失業的年輕人有一份工作
移工 Evi 的夢想藍圖:透過開店,我要讓家鄉失業的年輕人有一份工作
移工 Adi 的夢想藍圖:一座擁有 600 隻羊的「打領帶的羊牧場」
移工 Adi 的夢想藍圖:一座擁有 600 隻羊的「打領帶的羊牧場」
穿越繽紛罩袍,走入台北清真寺的齋戒月
穿越繽紛罩袍,走入台北清真寺的齋戒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