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Sriyati:隨著中文能力進步,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漸漸消失了

One-Forty team
2020/05/06

採訪當天,Sriyati 身著一襲黃色連身裙、橘色頭巾,戴了一頂藍色圓頂帽,與台北車站大廳的黑白方格成了強烈對比,鮮豔的裝扮更難以和她臉上那抹時不時流露出的羞赧笑容搭配。

「我叫 Sriyati。」、「我來自爪哇。」、「我在家排行老二。」這是對 Sriyati的第一印象。

爸爸去世後,為了幫仍在讀高中的弟弟付學費,同時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今年 22 歲的 Sriyati 於 2018 年來到台灣,至今在台灣工作不到兩年的時間。也因此,對於台灣的生活文化、與雇主的溝通方式,她還在摸索以及適應當中。而在採訪的過程中,即便中文不太流利,她也憑著自己知道的幾個中文單字,努力地溝通與表達自己的想法。

Sriyati

在台灣,從不安到安心的旅程

Sriyati 仍記得剛到台灣的不安感。「我來台灣以前一直很怕被雇主討厭。」如同每個出外工作的人,總會擔心不受上司喜愛,工作起來不快樂。這種情形對移工來說更是如此,在一個文化、語言截然不同的國度裡,人生地不熟,想撥越洋電話找家人哭訴都不一定有機會,「而且台灣人的眼睛小小的,感覺很兇很恐怖!」

Sriyati 在台灣的第一份工作是家庭看護,然而她在整整一年期間都不被允許放假,「老闆星期天還會叫我去幫他小孩整理房子。」工時長、沒有放假的工作讓她選擇向仲介申請更換雇主,也順利地換到現任雇主的家,負責照顧 87 歲的阿嬤。

「在這裡(現任雇主家)我感覺像家人。」碰到好的雇主之外,也因為中文能力慢慢地進步,Sriyati 剛到台灣的不安感也就漸漸消失了。

在台灣將近兩年的期間,她的最大感想是「我覺得台灣的文化很自由。」目前預計在台灣待三年的她,有打算再續約三年。她希望在台灣存得一筆錢,未來可以回到印尼創業,「我想開一間賣印尼傳統小吃的店!」開店之外,Sriyati 還有另外的打算,那就是她想繼續進修學中文,回去印尼後還可以選擇當翻譯或中文老師。

接觸好書伴計畫後:我的朋友說我發音變好了!

「中文很有趣,跟日文、韓文比起來也很特別!」以前在印尼的時候,Sriyati 透過看台灣偶像劇、唱台灣流行歌來學中文,「我以前看《Hi My Sweetheart》(海派甜心)的時候,很喜歡 Rainie Yang(楊丞琳),我最早學的歌就是 Rainie Love(雨愛)!」她在北車大廳打開手機播放《雨愛》,看著螢幕上用拼音寫成的歌詞,輕輕哼唱起來。

Sriyati

從楊丞琳的《雨愛》聊到魏如萱的《你啊你啊》,從偶像劇《海派甜心》聊到《流星花園》,甚至連最近的《聲林之王》,Sriyari 都知道。一方面,她也藉著這些歌曲、戲劇與綜藝節目學習中文。然而,這樣的學習方式或許不一定能直接套用在 Sriyati 的日常工作,以及與雇主的溝通上。

Sriyati 笑言中文的捲舌和聲調太難了,例如雇主之前請她幫忙買「十」顆蛋回家,但她最後只買了「四」顆蛋。此外,要學習寫繁體字也並不那麼容易,Sriyati 就舉例台灣的「灣」讓她頻頻卡關,必須多多練習。

「我本來不知道 One-Forty,直到我在 YouTube、Facebook 上面看到。」想學中文很久的 Sriyati 毫不猶豫地報名了「好書伴計畫」,想要增進自己的中文能力。「我也推薦給很多朋友,但是他們都太晚去報名了。」她更坦言,「如果有更多的放假,我還想去 One-Forty 上(實體)課!」

如今,在好書伴計畫下,Sriyati 利用平日工作的瑣碎時間學習中文,也因為有了更系統性、完整的學習方式,她也感覺到自己的進步,「我的朋友說我發音變好了!」此外,雇主更大力支持她學習中文,「他很多時候會糾正我怎麼講,我有問題也會問他。」

這樣一個典型的女孩,卻有著過人的勇氣與行動力。獨自一人遠渡重洋來到異地,縱使工時很長、中文很難,她不輕言放棄,仍把握難得的機會學習,更不怕冒險與挑戰地探索這個島嶼。由衷希望台灣這個地方── Sriyati 眼中自由的國度,能讓她透過學習滿載而歸,能成為她實現夢想的第一站。

Sriyati

支持計畫,改變每年 3 萬名東南亞移工在台灣的經驗

你知道嗎,每一年都有 3 萬名東南亞移工像 Sriyati一樣 來到台灣,其中只有不到 10 % 的移工具備基礎的生活中文能力。而往往因為語言不通,他們面臨文化不適應、工作中常與雇主產生衝突與摩擦,更遭受了社會上的長期歧視。

One-Forty 好書伴集資計畫是一項針對全台灣移工的教育學習行動,透過每年寄送專屬中文學習教材,讓剛來到台灣的移工都能獲得免費的實體課本與長達一年的線上豐富學習資源,也深入認識台灣文化。不輪在台灣的任何一個城市、偏鄉、離島,移工們都能在工作之餘學習中文、快速適應生活,也創造與雇主之間的良好溝通和互動。

台灣自 1989 年引進第一批東南亞外籍移工之後,台灣各大產業、工程以及家庭都有移工貢獻的身影,他們已經成為台灣人這幾十年來不可獲缺的「好隊友」。好書伴集資計畫是一份台灣人送給東南亞移工的學習禮物,讓移工在最孤單的時候,感受到台灣人的溫暖。然而,我們每年需要 300 萬元的資金才能讓計畫繼續營運,而現在離目標達成,還有一大段距離。

一天不到十元,你就可以支持好書伴集資計畫,讓移工持續學習展開長達 365 天的學習旅程。我們需要你的支持,讓每一位東南亞移工都有機會像 Sriyati 一樣:qsear.ch/80d3ae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圖輯】這一次,由東南亞移工拍攝他們眼裡的台灣(上)
【圖輯】這一次,由東南亞移工拍攝他們眼裡的台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