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 Dudut 的復原之路:我痛的不是我的手,而是遠在印尼家人的心

One-Forty team
2020/11/27

我是 Dudut,工廠的同事有時候也會叫我 Awan,我來自印尼的東爪哇,已經在台灣生活 9 年了。而在這幾年中,最大的轉折就是 2015 年在工作期間的那場意外,我的右手手掌被機器切斷,那一年所發生的一切,讓我的人生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

意外說來就來,人生瞬間充滿了未知

我在台灣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雲林控制機台,一開始很順利,在熟悉操作的流程之後,我除了做好我份內的工作以外,我也會去幫忙別人,我的工作表現讓我成為工廠裡的班長,這些責任更讓我知道操作機台要非常小心,也要注意好自身的安全,但是意外就是這麼突如其然,說來就來…

一瞬間,我的右手手掌只剩下大拇指與手腕相連,其他四根手指就這麼被機台切斷,當下我只記得滿地都是我的鮮血,管理部的主管就馬上帶我去醫院,途中我的手不痛,但我的心理很痛。我一直想著我受傷以後要怎麼辦?我不能工作以後是不是要馬上回印尼?我的老婆以及今年剛出生的女兒如果知道的話,會不會很擔心我?

awan

為了聽懂醫生的話,中文開始成為我的日常

受傷後,我每個月都要定期回去醫院看傷口,那時候都聽不懂醫生護士跟我說的話,但我很想知道自己的傷口的狀況有沒有好轉,然後要怎麼讓他復原的更好,所以我就決定要開始學習中文,要聽懂醫生跟護士到底在說些什麼。

我報名了雲林附近國小的中文課,每個禮拜有四天晚上都要上課,一開始的時候很辛苦,那裡老師是臺灣人,他們都是用中文在教,聽不懂的我只能一直寫,回家再打開翻譯,趕快查那些中文是什麼意思,再加上我那時候受傷的右手沒有辦法用,所以真的很難過只能練習用左手寫字。就這樣,白天上課晚上念書寫功課的生活,就這麼持續了 1 年之久,那是我最辛苦也是最痛苦的日子。

awan

學好中文,我的人生變得不一樣了

回家寫作業的時候發現我完全不會注音、拼音什麼的,所以我就去 Youtube 找影片學,也在這裡認識 One-Forty 加入了好書伴計畫,影片上的老師會用印尼文幫助我們學中文,而且裡面的內容比較實用,所以我覺得我的中文以前比起來真的進步非常多,現在可以在外面用中文跟其他人溝通。

學好中文對我的幫助,除了是可以聽懂醫生說的話,更多的是生活上的幫助,像是我是穆斯林不能吃豬肉,現在出去買東西,因為我看得懂中文,所以我就可以避免有豬肉的食物,而且中文變好之後,我的朋友如果要出去玩,很喜歡找我一起,這樣如果遇到不懂的事情,就可以派出我跟別人溝通。

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我的女兒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從受傷到現在,我總共做了 9 次的手術,到今年我就不用再回到醫院了,隨著傷口逐漸好轉,我的手也慢慢恢復以前的樣子,雖然沒有辦法像受傷前一樣的敏捷,但我相信只要我肯努力復健,我的手一定會越來越好。而且我的醫生跟我說:「你很 Amazing~復原的非常好!」

在這段煎熬的日子裡,我最大的改變很容易沒有自信,除了心理上有著對家人的抱歉,另一方面則是在跟人接觸的時候,因為害怕自己的不一樣,我都會不自覺的將手藏起來,拍照也都不太喜歡露出右手。

這五年來,要特別感謝我的醫生和表姊,總是耐心的陪我復健,在學中文因為慣用手受傷,在無法精確的寫出想要寫的中文字時,謝謝他們的鼓勵,帶給了我好多希望與夢想。這也讓我想到今年五月在印尼出生的女兒,雖然因為疫情還不能跟他見面,但是我好想告訴他,希望他長大之後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要留下任何遺憾,這就是我最大的夢想了。

awan

通過中文檢定的移工 Rani :能夠在台灣學好中文,也不枉我在這裡的十年歲月
通過中文檢定的移工 Rani :能夠在台灣學好中文,也不枉我在這裡的十年歲月
【移工攝影圖輯】用鏡頭說話,東南亞移工在台灣的心聲(下)
【移工攝影圖輯】用鏡頭說話,東南亞移工在台灣的心聲(下)
【移工攝影圖輯】用鏡頭說話,東南亞移工在台灣的心聲(上)
【移工攝影圖輯】用鏡頭說話,東南亞移工在台灣的心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