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ya 專訪】在台灣工廠誕生的印尼樂團,廠工 Jaya 搖身變成樂團主唱

One-Forty team
2021/03/11

我叫 Jaya,來自印尼的西爪哇,今年 48 歲了,我在 2010 年來到台灣,不只是工作賺錢,我還有一個很酷的樂團,在台灣很多地方表演。

Jaya

家中享受音樂的氛圍,讓我從小就喜歡唱歌

我小的時候,媽媽和他的兄弟姊妹都會各式各樣不同的樂器,也經常在家中練習歌曲,因此我也跟著他們一起學、一起玩,偶爾在他們練習的時候,還可以當他們主唱,站在客廳中間,開心的唱著歌。

一直到有一天,親眼看到他們站在舞台上表演,媽媽閃閃發光的樣子,讓我更喜歡音樂,甚至開始有了組樂團的想法。於是我在學校上學的時候,開始學怎麼彈吉他,並且更努力的練習唱歌,還找了朋友一起組樂團參加比賽。

誕生在台灣工廠的印尼樂團,Uniband

後來在大學,我讀的是金融,就是以後在銀行工作的科系,但是念了三年後我就沒有繼續讀了,我開始在外面工作,玩樂團的機會也慢慢變少了。2007 年的時候,印尼的經濟非常不好,家中的錢一直不夠,不過剛好我的堂妹因為在台灣結婚,很熟悉這裡的生活環境,也知道一些工廠的工作,所以介紹我來這裡,我也沒有多想,就覺得可以來台灣試試看。

來台灣之後,我在苗栗一家製作椅子材料的工廠工作,一開始的時候很辛苦,因為經常要很早起床,那時候為了想好好放鬆,在假日的時候都會在卡拉 OK 唱歌。

一直到工廠的尾牙,那是我最一開始組樂團的地方,因為台灣的習俗是會讓工廠的員工上台去表演,我就找了幾個會不同樂器的夥伴,一起報名參加尾牙的表演,工廠也對我們非常好,非常支持我們的樂團,還準備了一塊工廠的空間,讓我們下班後可以在那邊盡情的打鼓、唱歌,我好喜歡那些日子。

因為工廠對我們非常好,而且一開始的樂團成員都是工廠的員工,所以我們就將工廠的英文名 Uni 加在我們的樂團名稱裡面,變成 Uniband。

Jaya

移工合約的到期,不代表 Uniband 樂團的分離

但是從 2014 年開始,許多團員因為合約到期的原因,必須返回印尼,不能繼續留在台灣,我們的樂團也因此暫停了一陣子,但是我覺得不能因為這樣就放棄音樂、放棄 Uniband,所以我開始在臉書找會其他樂器的印尼人,結果在發文出去的一天之內,有很多印尼人非常熱情的回覆我。

所以接下來的樂團夥伴,不再是只有工廠的人,而是整個台灣,從彰化、台中,甚至是台北,隨著夥伴合約的到期,我們就會尋找下一個適合的人,不論他來自哪個縣市,甚至是哪個國家,只要是喜愛音樂的人,都可以和我們一起到處表演。

我覺得印尼人在台灣組樂團最困難的是,每 3 年就要分開,因為有些人會留下來,有些人會離開,但在台灣的印尼樂團我覺得很酷,不管你在哪裡玩,我們最終都會在某個表演裡面相遇。

JayaJaya

希望透過我的歌聲,讓更多台灣人認識不一樣的印尼

來台灣後,我會搭配著吉他慢慢的創作,寫了很多首歌,其中一首叫做 Rindu Menyakitkan(痛苦的思念),這其實是在寫我朋友的故事,也是很多離開家鄉的印尼人會遇到的事情,可能在外面工作好幾年,等你再次回到家鄉見到女朋友的時候,卻發現他跟別人在一起了。

這些歌曲以前可能只能在工廠的活動唱給工廠的人聽,但現在的 Uniband 與剛創立時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們跨出了工廠,現在有很多表演機會,可以到處唱歌,不只是印尼人,也會有越來越多台灣人聽到我們的聲音,我知道台灣人聽不懂印尼文,但我希望他們可以聽我唱歌,透過我們的表演,認識更不一樣的我們,也希望他們可以喜歡印尼。

JayaJayaJaya

走出練團室,我與 Jaya 坐在外面的地板上,我們都沉醉在音樂的洗禮中,心頭還是被大鼓聲音震的蕩漾,我隨口問了他會不會想趕快回去印尼,Jaya 豪邁的回答我:「對我來說都一樣啦,台灣就是我的家。」

【四十分之一的時刻】2021 One-Forty 年度倡議行動

四十分之一的時刻年度倡議行動,是 One-Forty 成立六年來最大規模的倡議計畫,也是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共同參與的公益行動。

在這裡,你會遇見印尼移工搖滾樂團 Uni Band、菲律賓移工藝術時尚走秀、移工小說家 Umy 分享如何走在實踐夢想的路上!希望能用多元的形式和活動,讓大眾看見東南亞移工「工作」外更立體的身份。

我們想邀請你,走進活動現場,用行動支持公益,也和所有對生活有嚮往的朋友們,一起點亮屬於自己的發光時刻!

【活動資訊】

1/40

簡單而艱難的夢——專訪 Suming 舒米恩:先認識他們,才有可能喜歡
簡單而艱難的夢——專訪 Suming 舒米恩:先認識他們,才有可能喜歡
【四十分之一的時刻】看見立體發光的他們:樂團主唱 Jaya、淨灘發起人 Maya、服裝設計師 Mark,移工之外的夢與生命
【四十分之一的時刻】看見立體發光的他們:樂團主唱 Jaya、淨灘發起人 Maya、服裝設計師 Mark,移工之外的夢與生命
【 Mark 專訪】從廠工到藝術家,那一場改變 Mark 的意外
【 Mark 專訪】從廠工到藝術家,那一場改變 Mark 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