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移工拍下的那朵花——簡單,充滿生命力: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圖輯(下)

One-Forty team
2021/07/02

(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圖輯分上下兩篇刊出,點這裡看另外 13 位移工的攝影作品與故事 >> 視訊裡的笑容,帶給移工的力量——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圖輯(上)

走在西門町徒步區,登上北海岸山徑,你或許會看到有人舉起攝影機,捕捉眼前的人潮光影。

這個人,可能是一名東南亞移工。

在異地忙碌工作,攝影是許多移工在休假期間獲得生活力量的來源。他們用各自的相機或手機,默默記錄著生活中的風景與故事。One-Forty 從 2019 年開始,每年舉辦「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攝影比賽(以下簡稱 VOM),向台灣移工們徵集攝影作品、在每年的實體展覽中展出優選作品。站在一張張照片前面,我們透過移工的景觀窗,看見他們眼中的台灣;也彷彿能感受到一雙雙眼睛背後,移工們對台灣的熱烈情感,對家鄉的思念。

今年的 VOM,One-Forty 擴大徵件,從來自印尼、菲律賓、越南的移工收到上千件攝影作品,選出三十件優選作品,在今年的【1/40“ 立體攝影展】線上展廳展出。當中一些攝影師默默地拍照超過十年,一些今年才得到第一台相機,然而面對各自的生活,他們按下快門,說出自己的故事。在這篇文章中,One-Forty 與你們分享 10 位佳作得獎者的攝影作品與訪談文字,藉由他們的眼,聽見他們的移工之聲。

點此閱讀前三名得獎者訪問文章:來台灣十年,這位移工始終在拍照——專訪 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得獎攝影師

Nanang Fitriadi:9 度氣溫下的跨年煙火

one_forty_voice_of_migrants照片提供:Nanang Fitriadi(來自印尼,在台北市工作)(佳作)

我在 2021 年元旦時拍了這張照片,這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照片,因為這張照片是從遠離熱鬧城市的地方拍攝的,是在內湖山的一座廟所拍攝的。此外,這是在冬天 9 度的溫度下拍攝的一張照片。對於身為移工的我而言,這真的是一張非常寶貴的照片,因為我在 2021 年初能獲得這個最佳的拍攝時機。

Quách Công Cường:工作的疲勞,像冰塊一般融化

one_forty_voice_of_migrants照片提供:Quách Công Cường(來自越南,在彰化縣工作)(佳作)

經過幾天的辛苦工作,我給自己找到一個有趣的地方來拍照,我來到的地方是台灣的鄉下。照片裡是彰化縣二林鎮的木棉花公路。我是在三月某天的一大早來到這裡的。來到這裡,我的內心一瞬間感到平靜和愉悅。一條佈滿花蔭的道路、蟲鳴鳥叫聲、一些狗狗在開心奔跑,真的是一個很讓人印象深刻的瞬間。在這個非常平靜的時刻,那些因為辛苦工作的疲累,彷彿像冰塊一般融化了。另外讓我印象也很深刻的是,台灣鄉下的道路竟都乾淨地沒有垃圾。

Quách Công Cường:像是幸運對著我微笑

one_forty_voice_of_migrants照片提供:Quách Công Cường(來自越南,在彰化縣市工作)(佳作)

照片上是一群人在嘉義的隙頂山採收茶葉的畫面。這張照片對我本身有很大的意義。這個地方因為風景、茶山、嫩茶葉的香味而聞名。之前我來了很多次,只要遇到休假我就騎著機車騎了將近 100 公里,就是為了想紀錄採茶人在雲霧繚繞的茶山上的畫面。但有很多次我都沒看到,彷彿幸運不對著我微笑,終於到某一天,幸運像是對我微笑著。這次我是在某天早上來到這邊,當時這個地方被一團濃霧籠罩著,所以我去一家便利商店休息一下,等到霧散了之後,出去時映入我眼簾的便是人們在山坡上採茶的畫面,一個美妙至極的瞬間,這般光景在攝影機的角度下,採茶人彷彿在創造一首很有規律的曲調,連綿的茶田看起來像是一片巨大的葉子。我以我的攝影機、用我全部的能力、技術來紀錄這個美妙的畫面、瞬間。經過努力、用功與不放棄,我終於能達成我所想要的。

Razel Felipe Cariño:賺錢養家不用資格

one_forty_voice_of_migrants照片提供:Razel Felipe Cariño(來自菲律賓,在新北市工作)(佳作)

我認識這個人,他是我的同事。他的一隻腿細小又彎曲,但我每天都看到他很盡力地在爬樓梯。在台灣,只要能工作,就不會受到歧視,希望我的故鄉菲律賓也能夠一樣。賺錢養家不用什麼資格,就算老了,只要有能力還是可以被雇用。

Riyan Peranta Wantia:在台灣,感受到對印尼的熱愛

one_forty_voice_of_migrants照片提供:Riyan Peranta Wantia(來自印尼,在花蓮縣工作)(佳作)

這是我在台灣花蓮時,在崇德海灘上拍的照片。在夏天結束之前,我和我的朋友到太魯閣地區玩與探索,並在此海灘停留。在這海灘上,我和我的朋友設置帳篷與營地過夜。這張照片是在日出時拍攝的。當時,印尼正在發生很多事情,而我想透過這張照片來表達我對印尼的思念。就在那時候,我發現,其實當我們出國時,對自己國家的自豪感和熱愛將會更大,因為印尼擁有許多其他國家所沒有的一切。

Ruby Ross Tabor Morillo:時鐘

one_forty_voice_of_migrants照片提供:Ruby Ross Tabor Morillo(來自菲律賓,在台北市工作)(佳作)

我拿這張街頭相片來參賽,並取名為「時鐘」。這對我來說很有意義,也對所有移工很重要,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將在異鄉停留多久,不知道回家後,孩子是否仍然認得我們、家庭是否還很完整,或是否還能活著回家。我們在異鄉度過了每一小時、每一天和每一年,也讓我們與所愛的人們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少。因此,時間不能浪費,好好存錢並實現夢想,最後才能再與最愛的家人度過歡樂的時光。

Sepilut:奶奶的藥,我的工作

one_forty_voice_of_migrants照片提供:Sepilut(來自印尼,在台北市工作)(佳作)

藥物是奶奶生活中形影不離的東西,可能對全國的所有老年人而言,都是如此。他們每一天的早上、中午和晚上都有該服用的藥物。有時後,甚至一種疾病就有好幾種藥物。看到這種情況,有時我會對奶奶感到遺憾。但也沒辦法,因為這已經成為她的必需。因為奶奶對服藥已感到很厭倦,我經常發現這些藥物最終落入了廁所。

我認為服用藥品是延長人類壽命的一種幫助。該論點聽起來刻薄,但確實如此。每個人一定會尋找能解決生活問題的方法,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問題。所有問題都是生活中的疾病,必須立即治療才能讓生命繼續下去。訣竅是嘗試為當前的狀況找到合適的藥物。例如,採取健康的生活方式並感謝我們今天仍然可以生存。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要思考我們所選擇的方式,在未來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就像是,我以前從沒有想過要成為僕人或女傭,但是我選擇了這條路徑,作為我解決問題的一種方式,因此我來到了這個國家。我將其命名為生存的藝術。這是我的希望,也是我對所有移工朋友們的希望,就是當我們在這個國家完成工作之後,我們將能找到更好的生活藝術。希望你們能成為為自己的僕人。

Sharen Manimtim Tila :簡單的花

one_forty_voice_of_migrants照片提供:Sharen Manimtim Tila (來自菲律賓,在台中市工作)(佳作)

我拍下這張令我難忘的相片。這張照片叫做「簡單的花」。我認為簡單就是一種美。拍這張相片時,我花了很多精力和勇氣,因為這朵花離我宿舍的距離約 12 公里,需要騎自行車才能到這片花海,而我花了一年的時間才捕捉到這美妙的日出。事實上,這朵花很普通,種了就可以自行生長,但每當我看見它,它總會帶給我自信。它就是這麼簡單,卻又充滿生命力。

Sidik Pamuji:松山慈佑宮的建築

one_forty_voice_of_migrants照片提供:Sidik Pamuji(來自印尼,在台北市工作)(佳作)

這是我印象深刻的照片,我對這座寺廟建築的建築設計感到驚訝,尤其是它精美而細緻的雕刻。看到了這一點,我也不忘了使用我的相機拍攝這張照片。這座寺廟是歷史建築之一,至今仍保存完好。甚至在有宗教的活動時,它還是被很多人參觀。這座寺廟建築的獨特之處是在於它的位置,在台北市的松山、饒河夜市的隔壁。拍攝照片時會花費一些時間,因為我是使用長時間曝光攝影的技巧,並且被拍攝的人也必須將她的移動保持在 15 到 20 秒。再加上,我必須重複很多次,因為我錯過了對人物的聚焦。使用長時間曝光攝影技巧的原因是因為我想將靜止物體與運動物體結合在一起,並使用較慢的快門速度的設定來獲得行人移動的效果。

Siti Muridah:幫奶奶按摩完的晚上,畫了一張畫

one_forty_voice_of_migrants照片提供:Siti Muridah(來自印尼,在新北市工作)(佳作)

那時後,在我幫奶奶按摩完的晚上,我從房間裡拿出了一張紙和一支鉛筆。在陪她看電視的時候,我畫了一個我崇拜的人,就是一位叫李現的中國演員。最近,我真的很喜歡利用空檔時間來畫畫。此外,我也會用空檔時間寫一些短篇小說、詩詞、歌曲,或令人難忘以及讓我想把它寫下來的事情。大約一個小時後,我完成了繪圖,並把它展示給奶奶。她說 「這是誰?」我笑著回答,「他是我的偶像。」我把我畫的作品和人物的真實照片一起給奶奶看,奶奶說非常的相似,甚至也說我畫的更好看。我對她說「謝謝」,然後她給了我建議,她說,「如果你是認真的,終有一天你會成為一名偉大的畫家」。她也說,「最重要的是,在做你自己喜歡的事情時,如果你不認真也沒有努力,那麼一切都會毫無用處。」

【One-Forty 1/40“ 立體攝影展】6/24(四)~7/11(日)線上開展中!

2018 年,台北車站大廳。2019 年,松菸文創園區。2020 年,高雄駁二藝術特區。過去三年,每年我們都舉辦一場超過萬人的移工展覽。今年我們想挑戰自己,把這場萬人攝影展搬到線上,用 360 度虛擬實境技術,與大家在線上相見。三個展區的規劃,三種不同角度,與觀展者分享移工的故事:

「面對面 Face to Face」展出移工個人肖像,從靜下心的凝視、眼神的交流,重新去好好認識一個人。

「移工攝影徵件 Voice of Migrants」從上千件的移工攝影投稿中,展出三十件優選作品,看見他們所看見的,也了解他們在台灣生活的故事與情感。

「One-Forty 故事展區」訴說移工們利用假日,在台灣這片土地上舉辦活動、發揮影響力的故事。他們創立樂團、設計禮服、發起淨灘行動,讓我們看見「移工之外」的可能。

平面的照片背後,有著立體的故事。每位移工,也有各自的光影與溫度。6/24(四)~7/11(日)期間,One-Forty 邀請你參加【1/40“ 立體攝影展】,認識一個個立體的他們:https://qsear.ch/70df23

 

視訊裡的笑容,帶給移工的力量——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圖輯(上)
視訊裡的笑容,帶給移工的力量——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圖輯(上)
來台灣十年,這位移工始終在拍照——專訪 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得獎攝影師
來台灣十年,這位移工始終在拍照——專訪 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得獎攝影師
【移工之聲】線上展廳:由移工拍攝,一場集結他們在台灣所思所感的展覽
【移工之聲】線上展廳:由移工拍攝,一場集結他們在台灣所思所感的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