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去年,她們第一次聘請移工—— Latifah 與雇主的相遇:「希望她把中文帶回印尼」

One-Forty team
2021/12/24

2020 年 2 月,Latifah 第一次從印尼來到台灣;在雲林一幢透天厝裡,張家也迎來他們的第一位移工。對新手雇主而言,與陌生外國人密切相處、合作,充滿未知與不安。中文溝通不順、個性習慣不合,也需要長期的調整適應。衝突與挑戰是必然,而這個家庭告訴我們,磨合沒有速成,最好的答案,只有耐心的理解與陪伴。

勞動的手

那雙手在工廠捲過毛巾,撿過資源回收,挑過堆肥到街上賣。四處遷移打工,養育起一個家庭。工作的空檔,一雙手合十祈禱,每日早晚拜拜。幾十年來,照顧他人、虔敬神明,成為丟不掉的信念。糙硬溫暖的雙手,善於給予,不習慣承接。

手的主人,今年 93 歲。

張家阿嬤坐在寬敞的木椅裡,爬滿歲月的掌心,握著另一個人的手——Latifah 坐在阿嬤左側,兩雙勞動的手,一老一少,安靜地牽住彼此。

去年年初,Latifah 走進張家,和阿嬤、阿嬤的小女兒 Aki 成為家人。每天早上六點,這雙手起床準備早餐、攙扶阿嬤到神明廳拜拜,展開一天的家務:打掃、拖地、洗衣、做午晚餐、幫阿嬤洗澡⋯⋯。晚上阿嬤在臥房裡看電視,Latifah 在一旁陪伴,一天的工作,伴隨阿嬤闔眼入睡而結束。

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每天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的 Aki、阿嬤、Latifah(由左至右)。

照顧別人大半生的阿嬤,或許沒想過有一天,會有另一雙陌生的手,來到家中照顧自己。

長達七年的拔河

採訪當天是週日下午,張家的客廳坐滿了人。阿嬤的女兒女婿、外孫女與曾孫女,紛紛在假日回來,橫跨四代的家庭,團聚在阿嬤身邊。「我們都是從小被她(阿嬤)照顧到大。有時候覺得不要回來,她們也可以少煮一些、不用那麼累。但不行!她一直打電話,堅持要全家一起吃飯。」

跟 One-Forty 聯繫的張小姐,是阿嬤的孫女,幾乎天天帶家人來探望阿嬤,和 Latifah 的互動也密切:「照顧別人,對阿嬤而言是很重要的價值。即便到現在,她還是把很多家裡大小事放在心上:每個月電梯維修工人的工資會先準備好、每天開冰箱看看買了什麼東西⋯⋯。所以過去說要聘請移工,她會跟妳家庭革命的!她覺得這些都可以做、不需要有一個人來照顧她。」

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週日下午,橫跨四代的家庭,回到阿嬤身邊。後排左起:張小姐,阿嬤的大女婿、大女兒,張小姐的女兒。

Latifah 到來之前,家中只有阿嬤跟 Aki 兩人同居,三餐、清潔都由 Aki 負責。阿嬤年屆八十之後,依然喜歡騎著腳踏車在外頭晃,給年幼的曾孫女買個麵包、到隔壁空地種菜;門外長長的街道,曾經也是阿嬤一雙手、一根掃把維持整潔:「有時候同事傳照片給我看:『恁阿嬤閣在掃土跤!』」張小姐笑著說:「她是非常熱心的人。鄰居出遠門,她還幫忙收信件、倒垃圾,跟街坊的關係非常好。」

然而 Aki 也表示,隨著年歲漸高、身心出現退化跡象,越來越多危險潛伏在阿嬤獨處的白天裡。「平常我們都要上班。有時候她在家煮飯,瓦斯會忘記關,要她別煮飯,又會有一些爭執。」年老之後,阿嬤也不適合長時間走動、站立,移動速度緩慢,走在人車疾馳的馬路上安全堪慮。然而風險無所不在的日常裡,沒有一個人守在阿嬤身邊,留意她的安危。

「真的都是安全性的考量。如果有一個人能陪在阿嬤身邊、幫她打理一些家務,我們也希望能讓阿嬤多去外面走走。以她的年紀,也確實需要一個人來照顧她。」

張小姐回顧,從阿嬤八十五歲左右,家人們開始向她溝通聘請移工的事。但阿嬤一方面好強,另一方面想到跟外國人共同生活、無法溝通,一直強烈排斥。直到兩年前,Aki 因意外事故跌倒骨折。靜養期間,原本貼身照顧阿嬤的責任,突然無人承擔。阿嬤發現身邊子女的困難,才終於妥協,答應請移工來到家中。

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

剛好 Aki 身邊友人家中有移工照顧中風的母親。長輩有照護需求的台灣人互相交流,介紹仲介給彼此認識。Aki 在仲介提供的名單中,看見 Latifah 曾在阿拉伯有過家管經驗,與家中需求相符;線上面談之後,也覺得 Latifah 看起來純樸、合意,決定與仲介簽下合約。

經歷長達七年的拔河,張家迎來她們的第一位移工。

母親與母親

於此同時,一個母親正要離開生病的丈夫、兩個成長中的兒子,從印尼飛來台灣。

與許多移工相同,來台灣之前,Latifah 有段時間全職在家照顧孩子與長輩;丈夫生病之後,無人負擔家計、在印尼也找不到條件好的職缺,她決定受訓來到台灣工作。張小姐回憶當時跟 Latifah 一起和印尼的家人們視訊:「看到她母親跟她的先生一起住、有兩個孩子,老大就跟我們家這隻一樣大,」張小姐指著坐在 Aki 身邊的小女兒:「我是用一個母親的身份,看待另一母親的角色,可以理解 Tifa 來到這麼遠的地方工作,都是希望家人能得到照顧。」

Tifa 是他們平常稱呼 Latifah 的方式。共感移工的人生背景,張家在 Latifah 來台之後,花許多心思讓這位新成員融入家庭:高雄的三女兒寄來大箱印尼零食;在桃園讀大學的曾孫用 Google 翻譯寫一封印尼文的信,感謝 Latifah 的幫忙。

第一次發薪水的時候,張小姐才知道移工來台灣,都要支付高額仲業費。剛到台灣的九個月,Latifah 領薪水的隔天,仲介會前來家中收費。張小姐看著 Latifah 一雙手數著鈔票,辛苦工作一個月,卻只能拿到實際工資的三分之一:

「我想到以前阿嬤給我零用錢,手中也是這樣數著到處打零工賺來的薪水。看到的時候我都很不捨,每次都很不想跟阿嬤拿錢。」

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

薪水被抽成之下,Latifah 不計昂貴的匯率,堅持每月將微薄的工資寄回印尼家中。體恤 Latifah 的辛勞與節儉,張小姐時不時帶她到附近夜市買一些小吃,希望移工一個月的努力,還是能有一些小小的回饋。

伊有伊的神

文化環境不同,生活上仍有許多部分需要互相溝通妥協。Latifah 剛來台灣時,張家發現她煮完飯、端菜上桌後,總一個人端著碗到角落吃飯。但一家人在一張桌子吃飯,是阿嬤幾十年來的堅持:「在她的認知裡,絕對不會覺得『這個人是移工』,來到這個地方一起生活,對她而言就是家人。所以每次吃飯一定叫:Tifa!Tifa 呢?」去年穆斯林齋戒月,Latifah 整個白天不進食,阿嬤看得更焦慮:「叫伊食飯伊是按怎攏無愛食飯?」身邊的人向阿嬤說明穆斯林的齋戒習俗,但阿嬤年紀大,聽久了忘記,還是無法理解。許多溝通,仍在進行中。

後來張小姐上網查資料、跟工作上認識的移工朋友詢問,知道有些移工平常不習慣和雇主同桌吃飯。「但在家裡,我們還是很希望用餐時間大家坐在一起,就邀請她過來,桌上準備的都是她可以吃的菜餚。」家裡多了穆斯林移工後,張家也少吃豬肉,偶爾買來貢丸,會跟 Latifah 特別說明,避免飲食上不小心沾染。白天裡人人忙著工作,每日共進晚餐,成為 Latifah 與張家最多交流的一段時光。

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

Latifah 很慶幸遇到尊重自己宗教信仰的雇主。在印尼受訓時,聽說台灣許多雇主禁止移工遵守伊斯蘭的宗教習俗,她也曾預期來台灣之後,可能無法像過去照常禮拜。但在張家,家人們甚至留了一個樓梯間的小閣樓給她做祈禱室。每日陪著阿嬤早晚拜拜之外,她有自己的時間與空間,供奉自己的真主。

文化差異導致一些相處上的不理解,但阿嬤其實很尊重 Latifah 自己的信仰,訪問時也告訴我們:「我拜佛祖、月娘菩薩,伊有伊的神,不共神爾。」

Google 翻譯不能解決的

剛來台灣時,Latifah 中文生疏,家中阿嬤只說台語,溝通上困難重重。

最初幾個月,許多家人協助 Latifah 適應環境、在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潤滑緩衝。中文交談對 Latifah 也不容易,但幾個人比手畫腳、Google 翻譯輸入關鍵字,還是能用耐心了解彼此。

然而時間慢慢拉長,家人們回歸各自的日常工作,平日白天的家裡,留下阿嬤與 Latifah 兩人。阿嬤堅強固執,對許多家務有自己的堅持,但心智退化之下,無法理性與 Latifah 溝通。每當 Latifah 接收不到一串串複雜的指令,阿嬤忍不住失去耐心。「我阿嬤其實人非常好,平常對人都很溫和的,只是遇到這樣語言溝通上的障礙,難免有摩擦。Tifa 在這個位置,真的非常辛苦。」張小姐坦言,語言隔閡是一年多的相處下來最大的挑戰。

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

更嚴重的是,沒了其他家人在場約束,阿嬤又開始像以前一樣,獨自跑到隔壁空地種菜。

當初搬到雲林,張家隔壁多了一塊空地,堆著廢棄建材。地目不屬於張家,但阿嬤熱心幫忙整治,貧瘠的石子地,多年下來被耕耘成一片菜園,種滿韭菜、皇宮菜、地瓜葉⋯⋯。「這邊每個人都吃過阿嬤種的菜。她就是希望,家人都能吃到沒有農藥的菜。」一直到 Latifah 來台灣前,阿嬤天天拉著一張小板凳、一把小刀到空地上割雜草。

有一次阿嬤在菜園上跌倒,導致鎖骨骨折。從此之後,家人反覆跟阿嬤溝通,要她別再去種菜。但一雙勞動的手停不下來,每當阿嬤從臥室窗戶看到那片空地,忍不住想去除草、澆水。Latifah 夾在阿嬤跟其他家人的拉扯之間,一方面要照顧阿嬤的安全,又需要承受阿嬤的情緒,有許多難為與糾結。每次看到阿嬤背著她外出,就用手機錄下傳給張小姐;阿嬤看到 Latifah 拿起手機對著她,也氣她向家人告狀。長期的不滿,突然在某一個平日裡爆發。

那一天,阿嬤又一個人拿著小刀,跑到空地上割草。然而當 Latifah 上前叫阿嬤回家,那一刻,幾十年的執念放不下,阿嬤突然情緒失控。一雙手握著割草的刀,開始朝著面前的空氣,像在捍衛什麼般地,一直揮、一直揮、一直揮。

「當時阿嬤已經沒辦法控制自己。Tifa 會擔心阿嬤,但也怕阿嬤這樣揮,會傷到自己。」事後看 Latifah 錄下的影片,張小姐和家人意識到事情有多嚴重。然而不論怎樣叮嚀責備,阿嬤很快就忘記,腦中只記得過去照顧家人的責任。和老人的溝通無解,家人只能將割草刀藏起來,暫時解決這場爭執。

我們不能漠視不管

平常在洗腎室工作,張小姐每天都會遇見移工帶著腎友來回診。跟移工交談時也發現,許多移工跟病人被雇主雙雙留在家中。有一位阿公會用拐杖打家中的移工,移工卻無從向雇主反應,只能向醫院的張小姐傾訴。

「我們的處理方式是,我們會通報社工,找到雇主來協助。我可以理解長輩年紀大、不能維持理性,但這種時候,其他家屬應該要能夠介入。」

見過太多移工跟老人被雇主拋下,張小姐意識到,在移工跟老人的照護關係中,其他家人的支援非常重要。「現在我們家裡有一個不理性狀態的老人家,我們也不能夠漠視這件事。我們要盡可能去處理。阿嬤可能沒辦法好好溝通,我們需要讓移工清楚知道,她只需要幫忙留意阿嬤的安全,這樣就夠了。」家中除了 Aki 作為阿嬤與 Latifah 之間的緩衝,張小姐天天回家吃飯,也能以半個外人的角度,在兩方之間溝通協調。

儘管時有誤會,但阿嬤與 Latifah 也經常透過行為,看出彼此之間的在乎。Latifah 說,雖然聽不懂,但她知道阿嬤常常用台語跟她講自己過去的故事,電視上歌仔戲的劇情也會解釋給她聽;阿嬤半夜起床廁所,看到 Latifah 踢掉棉被,會幫她重新蓋好。有時候 Latifah 想逗阿嬤笑,會把手伸到阿嬤腰上給她搔癢。24 小時的相處裡,有時候肢體語言,比任何話語更能表現情感。

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

同時,張小姐也積極思考如何幫助 Latifah 加強中文能力。去年 10 月,張小姐帶著 Latifah 向 One-Forty 申請中文好書伴計畫。給移工一份中文課本,讓他們在工作時間外學習日常中文,不僅對工作溝通有幫助,考到華語文檢定後,回印尼也能憑語言專長找到穩定工作。

「如果我是她的話,我也希望能把中文帶回印尼,回家之後,不要再出來了。」張小姐為 Latifah 申請學習包,是一個母親給另一個母親的祝福。她經常關心 Latifah 的學習進度、和孩子約好,要幫助 Latifah 通過華語文檢定。「雖然有課本和線上課程,但一個人在雲林,學習動力還是不足。等疫情結束,我也很希望她能在假日去台北,多認識一些朋友、參加 One-Forty 的活動。一群人互相認識,更可以帶動她積極學中文。」

一年下來,Latifah 的中文越來越好。有時候用中文傳訊息給張小姐:「姊姊晚上要不要回家吃飯?」當天訪問,她坐在阿嬤身邊,聽著一群人用中文、台語交雜對談。有一次阿嬤指著 Latifah 說:「伊台語聽無啦。」身邊的 Latifah 突然笑了出來。那句「聽無」,她原來已經聽懂。張小姐和我們說明:「很多時候我們發現,Tifa 很努力要認識一些兩個字、三個字的台語,聽懂阿嬤給她的指令。像阿嬤很常對她說『渥水』(ak-tsuí),Tifa 聽了很久,有一天終於懂了,現在就知道,阿嬤是要她去澆花。」

張小姐笑著轉向阿嬤:「阿嬤,妳講伊聽無,其實伊聽有呐!妳袂使講尚深、講尚長,按呢伊才聽無。」

阿嬤愣愣地聽著,發現 Latifah 看著她笑,突然伸手偷襲在 Latifah 的腰側搔癢,Latifah 笑著擋開,兩個人在椅子上抱在一起。隔著語言,她們慢慢靠近彼此。兩雙勞動的手,互相牽伴,互相照顧,走向未來一天又一天的日常。

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雇主_移工_中文_語言_溝通

延伸閱讀

喜歡這次的雇主訪談文章嗎?One-Forty 曾經訪過多位移工雇主,快來看她們之間的溫暖故事:

「我都當她是女兒呀!」這一次,我們聽雇主聊她眼裡的移工
一名雇主對移工的告白:他們不只是好隊友,更是神隊友!


邀請你一起,支持移工教育,讓移工的跨國旅程更精采值得!

One-Forty 自 2015 年創立以來,致力於培力東南亞移工,讓他們能透過教育與學習累積自己,回鄉後有能力經濟獨立、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我們開辦移工人生學校,幫助超過 1000 名移工接受長期培訓,課程內容包含中文課、理財課、創業課等!

每年,更寄送 1000 份的專屬的中文學習包到全台灣各個縣市、偏鄉、外島,讓移工們都能獲得免費的實體教材與線上學習資源,在工作之餘學習中文、認識台灣文化,創造與雇主更好的溝通,也感受到台灣人的善意。「改變,從來不是一個人做很多,而是每個人都做一點點。」你的行動,可以和我們一起創造改變,創造更實質友善、包容的台灣社會 >> 立刻小額捐款

【當移工走進菜市場】專訪 Tiny、Risca(下):飛來台灣那天,擔心家人沒飯吃
【當移工走進菜市場】專訪 Tiny、Risca(下):飛來台灣那天,擔心家人沒飯吃
【當移工走進菜市場】專訪 Tiny、Risca(上):曾經,我買不到一盒番茄
【當移工走進菜市場】專訪 Tiny、Risca(上):曾經,我買不到一盒番茄
視訊裡的笑容,帶給移工的力量——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圖輯(上)
視訊裡的笑容,帶給移工的力量——2021【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圖輯(上)